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79章
第278章 男人的攤牌

  面對趙行遠的問話,霍翊坤心中明瞭他想知道什麽。

  便將趙慕青在趙行遠離開錦州的當日,就入了趙姝玉房中,以訓誡爲由占了趙姝玉的身子,之後又多次宿在趙姝玉的房裡。

  這些事情一一坦白。

  趙行遠越聽臉色越難看,却有些不願意相信,「這些事,你可曾親眼所見?」

  霍翊坤不動聲色地回道:「未曾親眼見他們行房,只在窗外聞得聲響,天明時暗裡助了二少爺一次離開含玉軒。」

  那場面趙行遠幾乎可以想像。

  「只是年前四小姐落了一次水,起了高熱,那之後二少爺便一連宿了十幾日在含玉軒。」

  「再後來他進出含玉軒,下人也就見怪不怪了。」

  趙行遠聽完,牙槽緊咬,壓抑著怒火道:「所以幾個月,玉兒不僅和你,還和二弟同宿,你們都把她當成了什麽?!」

  辛辛苦苦種的白菜,自己還來不及好好品嘗,就被屋裡的一窩狼輪番吃了。

  此刻趙行遠心中又酸又怒,一張俊顔也皺黑了臉,髮鬢處的經外奇穴一跳一跳地疼,打擊可謂是接二連三。

  聞得怒叱,霍翊坤却是不惱,隻抬眼看向趙行遠,一字一句道:「我心悅玉兒,她亦悅我,我和她也不是從最近才開始的,她十二歲那年,我們就在一起了。」

  「啪」的一巴掌拍案巨響。

  趙行遠今日已拍裂了第二張桌子。

  他臉色鐵青地看著霍翊坤,「那你可知,玉兒是我養在房裡養大的?」

  他言下之意,便是言明趙姝玉是他房裡的女人,而不是妹妹。

  霍翊坤垂下眼,「後來才知。」

  書房裡陷入一陣沉默。

  趙行遠揉著突突跳動的眉心,過了好一陣才開口,「那西凡呢,他可有逾矩?」

  霍翊坤想了想,回道:「三少爺心思莫測,但看得出對小姐格外上心,一日朝晨二少爺宿在四小姐房裡時,他就在窗外站著。」

  站在窗外,聽著自家小妹和二哥的行房聲,這是一個正常兄長會做的事情?

  霍翊坤雖然未撞見過趙西凡和趙姝玉私下偷情,但直覺告訴他,趙西凡對趙姝玉絕非尋常的兄妹感情。

  只是趙西凡此人心思多變,做事又不留痕迹,比之趙慕青要深沉許多。

  至此,趙行遠已大概知曉趙姝玉這段時日的風流快活。

  他將她養得嬌又淫,心中沒有倫理綱常的束縛,在床笫之上也异常坦誠,鮮少忸怩羞耻。

  便是現在年歲漸長曉通世事,但骨子裡依然不屑於那些三從四德,女戒女訓。

  這本是他精心培育,想要的結果。

  然而這顆甜美誘人的果子,却是人人都想咬上一口。

  「玉兒如此行事,你竟不惱?」

  趙行遠抬眼看向霍翊坤,面色嚴肅。

  霍翊坤低低一笑,「怎會不惱?」

  「只是她年歲尚小,分不清自己的感情是父兄之情,還是男女之情,可不論哪一種,都不會改變我對她的情意。」

  霍翊坤看著趙行遠,又別有深意道:「若玉兒嫁我,就依然是趙家的四小姐,一切都不會改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