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78章
第277章 杏兒窺見小姐「挨打」

  將厚簾掀開一隙,小杏兒看見了裡屋那張千工拔步床前,衣衫散落一地。

  還都是她家小姐的。

  而二少爺則俯站在床前,不斷向前大力挺身。

  這是何種責罰?

  小杏兒心中大奇,不由掀開簾子又向裡探了探。

  這才看清二少爺衣衫完好,可她家小姐却光著身子,癱軟在床上。

  只見趙姝玉兩條細白的腿隨著趙慕青的撞擊不時向兩側攤開,或是難耐地勾在趙慕青的腰上。

  被撞得狠時,她嗚嗚叫著,腿兒也胡亂蹬著,惹得趙慕青不快,乾脆將她兩腿幷攏,向前壓去。

  接著,趙慕青的動作更加劇烈,不停向下猛搗,整張床都被他弄得吱嘎大響。

  「二哥……不要,嗯啊……大哥、大哥他們在外面……」

  趙姝玉哀哀嬌泣著,喘息聲异常甜膩。

  可趙慕青却絲毫不爲所動,反道:「你都敢夜不歸宿厮混外男,現在還怕被人知道?」

  也是被氣紅了眼,趙慕青狠搗數十下後,陽具一抽,將趙姝玉翻過身來,趴在床上。

  向那雪白的玉臀上落下一個清脆響亮的巴掌。

  趙慕青再度頂胯,將陽具猛送進妹妹的穴裡。

  接著又是一陣大開大合的操幹,那紅腫的小花穴被他胯下巨物大力抽頂,連帶穴口的嫩肉也被翻攪了出來。

  趙慕青扒開趙姝玉臀瓣,邊操邊看,見她大腿兩側還有不少齒印紅痕,連菊蕊也是腫的。

  這顯然是被別的男人暢快作弄過。

  趙慕青越想胸中惱意越甚,後入乘騎的姿勢也讓他的征服欲异常高漲。

  他狠狠騎著自己的嫡親幼妹,被妒火焚了理智,只想狠狠發泄,完全顧不上被外面的人聽見。

  沒過多久就生生將趙姝玉操出了尿水。

  連混淆視聽的眼泪也擠不出來,身子泄了又泄,最後連聲音也沒了,只能趴在床上,翹著屁股挨操。

  然裡間這兄妹兩的一陣大動,却嚇壞了掀開簾子偷看的小杏兒。

  她本就不通男女之事,只以爲二少爺在床上將小姐打得沒了聲兒。

  再看二少爺扭曲的側臉,平日裡神仙一樣的二公子竟然會有那般可怖的神情。

  小杏兒嚇得直哆嗦,也不敢闖進去,怕沒命,隻顫著腿兒,捂住自己的嘴巴,含著眼泪一轉身跑出了含玉軒。

  ……

  話說趙行遠示意霍翊坤一同離開後,兩人便進了書房。

  屏退了守在書房外的下人,趙行遠將房門一關,轉身第一句話就是——

  「關於玉兒,你還知道些什麽?」

  趙行遠這一趟離家,時間雖不算長,但當他回到府時,却發現一切都變了樣。

  先是趙姝玉的疏遠閃躲,再是洗塵宴上,趙慕青的大發雷霆。

  連帶一向嘻笑的三弟,也是笑中帶惡,有意挑唆。

  這都不是作爲兄長應該對妹妹的態度。

  更不用說後來在趙姝玉的房裡,趙慕青竟親自驗身,還怒聲詰問趙姝玉昨晚到底和誰厮混——

  這根本就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態度。

  他們和她何時有了這種關係?

  就在這短短三兩個月?

  向來運籌帷幄的趙行遠,第一次覺得事情無法掌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