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76章
第275章 趙四小姐東窗事發

  承受著席上男人們迫人的視綫,趙姝玉磕磕巴巴地開口解釋。

  可憐她自以爲是故作輕鬆地一笑而過,然話音帶顫,笑容太僵,緊張的冷汗都濕了前胸後背,連帶她脖子上毛髮蓬鬆的白狸小圍脖,也汗濕成了一縷縷。

  這桌上的男人們個個都是人精。

  就連一向君子以德,溫潤端方的趙慕青,也覺得趙姝玉是在鬼扯。

  因爲,他看見了她脖子上,那汗濕的圍脖下,有幾枚隱約的紅印。

  趙慕青盯著那紅印一瞬怔楞,猛地就沉下了臉。

  「趙姝玉,你脖子上是什麽?」

  怒氣森森的話語衝口而出,趙家二公子便是男女情事所曆不多,又如何看不出那紅印代表什麽?

  趙姝玉一驚,下意識捂住脖子,一臉冷汗狂冒的心虛,更顯欲蓋彌彰。

  至此,趙四小姐夜不歸宿,還被男人留下了一身痕迹的事情,再也瞞不住。

  接下來的場面,比之男人們之間的試探對掐,要難看許多。

  畢竟趙家這幾個男人,在分肉這件事情上,大抵也算得上勢均力敵。

  可當他們把矛頭一致轉向趙姝玉時,就强弱立現,劇情急轉直下。

  花廳外伎樂坊的伶人們被匆匆撤下送走。

  洗塵宴忽然作罷,趙家的奴僕們噤若寒蟬,主子們一走,偌大的花廳裡除了殘宴斜凳,就是落在地上一段精緻的白狸小圍脖。

  趙姝玉面如死灰地被哥哥們揪回了院子。

  含玉軒大門一閉,連小杏兒都被擋在了外面。

  女兒家的閨房裡,隔著一層簾子,裡面是衣衫半裸的趙姝玉,正一臉懼色地看著床前的趙慕青。

  而外面,站著趙行遠和霍翊坤,兩人臉色皆陰沉至極。

  當然也少不了趙西凡,趙西凡坐在外間的八仙桌旁,面色訕訕,神色薄凉。

  「說,昨晚你去了哪裡、做了什麽!」

  此時趙慕青一臉寒霜帶雪,丟下手中碎裂的外衫。

  趙姝玉抱著身子,躲在床角,兩眼含泪地看著趙慕青,模樣幾多可憐。

  可她兩瓣嬌唇抖了又抖,半晌却隻吐出一句,「慕青哥哥……玉兒錯了……」

  從小到大,趙姝玉都是個慣會撒嬌賣乖的,做錯了事就立刻低頭認錯,過去趙家的男人們便是有天大的火氣,也都消了。

  可到了今天,這事就不可能被趙姝玉糊弄過去。

  站在床前的趙慕青絲毫不買趙姝玉的賬,憑她泪眼欲滴也好,低頭認錯也罷,只要看見她身上那些刺目的痕迹,若不是還有人在外面,他定要將她扒個乾淨。

  「她昨夜在高家,那把高家的人叫來不就知道了。」

  外面的趙西凡忽然開口,音色凉凉。

  可屋裡的男人們都沒有應聲,連裡面的趙慕青也只是頓了頓,沒有接話。

  畢竟家醜不可外揚,更不論這還關乎趙姝玉的名節。

  趙家的男人們顯然不願意讓更多人知道此事,可裡面的趙姝玉一聽趙西凡竟然提到高家,頓時嚇慌了神。

  那高熙珩是七七八八地知道她做了些什麽烏七八糟的事情。

  那混世魔王本就還在發瘋,若再給哥哥們找來趙府,那還了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