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117章
第116章 小玉兒裸身入宴

  當趙姝玉被人推著走出屏風之後,只穿了一隻鞋子的她,心底是怦怦直跳,慌亂無比的。

  別看她平日裡看似機靈,在哥哥們的面前慣會討好賣乖。

  在趙府裡偶爾也能拿出大小姐的威儀,訓斥偷懶的下人,更甚至還能爲犯了錯的婢女爭取一個重來的機會。

  但真的到了這等富貴糜爛的腌臢之地,以她一個沒有身份加持的弱女子,想要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只求不身敗名裂,離開了這拈花宴,她還能做回趙家的四小姐便是萬幸。

  也幸得她從小被趙行遠刻意嬌養,讓她知禮數却不識禮教。

  若是換成了其他大家閨秀,怕是就連小家碧玉,或是尋常人家的女子,也受不了這等折辱,只求速死明志。

  可偏偏趙姝玉不僅沒那些三從四德的閨秀心,更在幾年前就開始被嫡親大哥調教情欲,後來又與府上的大總管有了私情。

  偏生這兩個都不是省油的燈,爲了能與趙姝玉長期保持私情,是對她灌輸了不少女子當可享樂於情欲的說法。

  而趙慕青那晚來的嚴厲訓誡,不僅沒有絲毫效果,反倒激起了趙姝玉强烈的逆反之心。

  只是,這一逆反,便陰差陽錯地逆反進了溝裡。

  當趙姝玉成了這淫宴上供人玩樂的妓子,身陷囹圄,甚至已被陌生的男人碰了身子。

  她還能保持理智,苟且當下而求後安,實要感謝趙行遠和霍翊坤孜孜不倦的教誨。

  可話又說回來,若沒有他二人的刻意引導,趙姝玉如今也只會是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小姐。

  萬萬不可能出現在這等淫宴之上。

  所以,這世事,誰因誰果?孰是孰非?

  不過是一場你我都難以分說的唏噓罷了。

  而此時的趙姝玉衣不蔽體地被人推出屏風之後,滿腦子想的,也都是如何不被人發現身份地熬過當下。

  她這等模樣,已是不敢再去幻想找三哥哥求助,只求能躲則躲,待這主宴完畢,她沒被人看上選中,方有一絲平安離開的希望。

  只是,當趙姝玉和其他蒙了面的女子一樣,緩緩巡走於兩排環繞戲臺的軟榻之間。

  那些在宴場上或坐或站的貴人們,早已被場中央淫亂不堪的畫面刺激得血脉僨張。

  不少妓兒們被貴人們一把拽住,或就地,或上了軟榻行淫。

  而趙姝玉在推搡中,躲過了幾次鹹猪手後,終於跑到了一邊緣處的梁柱後。

  她捂住胸口,心跳如擂,渾身發顫。

  因爲就在剛才,她看見了三哥哥和高熙珩!

  他二人正坐於一方席位之中,貌若悠閒地喝著酒。

  而當她站在幾名女子之中,路過趙西凡所在的席位時,她前面的女子竟刻意停下了脚步。

  且不說身形相貌,單是衣衫,她一眼就認出了今日她跟了一路的兩個人。

  當下,她便嚇得渾身發抖,努力想離開這方軟榻前。

  可站在她身邊的女子,似乎都極爲中意趙西凡和高熙珩,當下扭著腰肢跪地敬酒,或是主動入席送上嬌軀。

  反倒趙姝玉像個木頭一樣杵著,很是格格不入。

  可正是她的格格不入,引起了這二人的注意——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