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93章
第93章 爭鋒相對

  只見趙姝玉拿起面前的茶盞,低著頭吹了吹,不徐不疾道:「道家有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表哥可曾聽過?」

  高熙珩冷瞥她一眼,「《道德經》誰沒讀過?」

  趙姝玉又問,「那你可知何爲一生二,二生三?」

  高熙珩眯眼,「道始於一,一而不生,故分而爲陰陽,陰陽平衡,合和而萬物生。」

  趙姝玉聞言頷首,「正是獨陰不生,獨陽不長,是而萬物乃陰陽相生,又何有陽貴陰賤之說?」

  聞言,高熙珩皺起眉頭,「我何曾說過陽貴陰賤?」

  趙姝玉嘲諷輕哼,「自古陰陽意指女子與男子,若昨夜表哥宿了春桃,今日頂多被姑母斥責幾句,你若喜歡還能收進房中,可春桃是爲女子,不受表哥待見,今日就定會落個被發賣的卑賤結局,表哥怎地不想也給春桃一次機會?就因爲她是個女子?所以才不能像男子一樣,將此事無傷大雅地一笑而過?」

  趙姝玉一口氣說完,見高熙珩已然懵了的神情,繼續道:「所以,這不就是陽貴陰賤?」

  好一通伶牙俐齒的旁徵博引。

  趙姝玉用了那《道德經》的陰陽平衡之說,硬是將高熙珩給繞了進去。

  高熙珩神情楞楞,指著趙姝玉,「你、你簡直是在胡扯!」

  趙姝玉却不留情面道:「難道那《道德經》是我胡亂編排的?」

  高熙珩頓時被噎住,一拍桌子怒叱,「一個賤婢也配和本少爺相提幷論!」

  趙姝玉瞟他一眼,「難道她非女,你非男?」

  高熙珩頓時氣得臉都扭曲了,若不是趙西凡在一旁,他上前和趙姝玉打上一架都有可能。

  就在這兩人針尖對麥芒,誰也不讓誰時,忽然一聲怒斥從屋外傳來——

  「珩兒,不得無禮!」

  這頗有威嚴的話音一響,房間裡的兩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三人向外一看,竟是董氏親自來了,遂立刻起身行禮。

  趙西凡和趙姝玉相繼問董氏安後,高熙珩也綳著臉喚了聲「母親」。

  然董氏却是當著趙西凡和趙姝玉的面,將高熙珩昨日醉酒荒唐狠狠斥責了一通,期間還打了他幾次想解釋的話頭,一頓好駡後便將人帶走了。

  臨走前,還十分溫和地對趙家兄妹道,趙家家事他們自行處理即可。

  董氏擰著高熙珩一走,院子裡頓時就清靜了下來。

  這反倒讓趙姝玉有些摸不著頭腦,向著趙西凡提問,「三哥哥,姑母可是個厲害人物,爲何今日如此好說話?」

  趙西凡看了趙姝玉一眼,高深莫測一笑,「不過是另有所想,又有所圖罷了。」

  這話有些玄妙,趙姝玉沒有聽懂。

  她也懶得去細想和高熙珩有關的事情,找趙西凡要了處置春桃的權利,便轉身去了柴房。

  寒冬臘月,春桃衣衫單薄地關在柴房裡一宿,已凍得够嗆。

  一見是四小姐來了,也不知來者何意,春桃瑟縮在角落,小心地看著趙姝玉,不敢說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