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40章
第40章來了月事,却光著屁股被表兄戲弄

  身下熱流一股股涌出,趙姝玉脹紅了臉迅速往品玉齋的厢房走去。

  這品玉齋裡爲各家讀書的少爺小姐們分置了不同的厢房歇息,只有白老先生和趙姝玉有單獨的厢房,這是獨一份的,連曾經在書齋念過書的趙慕青和趙西凡都沒有此等待遇。

  話說此時趙姝玉急匆匆地走進厢房,是因突然來了月事。

  她今年年中才來的初潮,此時才經歷了第三次月事,來到厢房,裙子一撩,襦褲裡濕乎乎的,不用想都是一片血紅。

  再一回頭看,屁股後面的裙子已透了些紅,是見不得人了。

  趙姝玉站在房間門口著急地喚著小杏兒,却不知平日裡尚且勤快的丫頭,今日跑去了哪裡偷懶。

  這時,門外晃來了一抹身影,趙姝玉以爲小杏兒來了,隔著門扉急匆匆道:「杏兒,我來了葵水,快去給我打些水,找東西來換。」

  站在門外的高熙珩一楞,俊秀的面皮忽然一紅。

  但旋即,那雙漂亮的墨玉眼一轉,迅速離開了厢房門口。

  在屋裡的趙姝玉脫掉了襦褲和褻褲,光著屁股用帕子小心擦拭腿間的血漬。

  屋裡燒著地龍尚不覺得冷,但小杏兒就是不來,趙姝玉左等右等,又不敢出門去尋,就在這時,厢房的門被推了開。

  趙姝玉以爲是小杏兒來了,甫一轉身竟然見到了高熙珩。

  楞了幾息,她以爲自己眼花了,却見高熙珩向她揚了揚手中的東西,她的臉驀地通紅,舌頭打結道:「你、你……怎麽是你?」

  「怎麽不是我?是你讓我找東西來給你換。」

  高熙珩挑眉,晃了晃手中的月事帶,模樣玩世不恭。

  趙姝玉頓時窘迫,裙子裡面空蕩蕩的沒有衣衫,葵水還順著大腿在流,本來還無甚感覺得腰腹,許是方才脫衣服受了凉,現在一陣陣隱隱作痛。

  而自己所需要的東西還被高熙珩這個壞小子拿在手裡戲弄她,趙姝玉頓時急紅了眼,「你給我。」

  然而這金貴無比的高家小少爺還偏偏就是個反骨的,心思壞得流油,拿著女兒家的貼身事物,在手中晃蕩,「想要?那就求我呀。」

  求你妹啊。

  知道高熙珩在故意戲弄她,趙姝玉一急,三兩步就撲了上去。

  高熙珩一楞,被香軟的身子撲了個滿懷。

  然而他身量甚高,手一舉,趙姝玉就抓不到。

  趙姝玉爭搶一番,還沒撈到東西,忽然小腹一痛,不得不彎下身子。

  一股股鮮血從腿間流出,地上也滴落了幾滴。

  高熙珩一看,有些傻眼,他大體知道女兒家的月事,但也不太清楚,以爲就是和吃飯穿衣一樣的事情,却沒想到趙姝玉看起來很是難受。

  便也不再戲弄趙姝玉,立刻將她抱上厢房裡的軟榻。

  此時趙姝玉疼的小臉煞白,冷汗直冒。

  高熙珩見狀心中有些懊悔,却癟著嘴道:「你又裝吧,平日裡不想來學堂就各種裝病,不就是葵水,哪個女人沒有?就你金貴。」

  此時趙姝玉簡直想撲上去抓花高熙珩的臉。

  漂亮又惡毒,就是她這個壞極了的表兄,高家獨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却偏偏與她從小不對盤,旦是有機會就會狠狠欺負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