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妖嬈
《妖嬈》第56章
妖嬈(H) 作者:三嘆三聲收

無責任番外二:玉如意(異物play)

正值初秋時節,海棠花謝,櫚庭落葉,院角栽的幾株銀杏樹抽長,杏葉翻黃。此時暖陽和著秋風颯爽,在庭院裡歇個覺最是舒服不過。

葉茗歡歪在竹椅上,樹影斑駁投射在他側臉,擾得他從淺眠中甦醒,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翻身動作間,竹椅發出一陣“吱呀”輕響。

“踏雪……”

葉茗歡下意識喚了一聲,才想起先前踏雪被顧擎遣人支走了,尋梅也帶著雪貂去後花園轉悠了,還未回來。

又一連喊了好幾個侍女的名字,卻都無人回應,葉茗歡心中不由納罕,他院子裡這許多丫頭,一個個都到哪兒去了?

正想起身去斟碗茶來喝。他方睡醒,總是口乾舌燥的,素日早有踏雪、尋梅貼心地在邊上備好了茶水,今天也不知怎麼了,偌大一個香梅院,如今半個人影也沒。

葉茗歡不滿地咕噥著,甫一抬眼,冷不丁對上一雙深邃的眼,駭得他一激靈,“哇……大哥,你差點兒沒嚇死我!”

原來是顧擎正端著一杯茶遞到他脣邊,茶水溫熱,潤喉正好。

“大哥要過來,怎麼也不說一聲?”這體貼入微的行為,讓葉茗歡心中十分熨帖,軟軟甜甜地衝顧擎笑著,露出了一顆尖尖的小虎牙。

顧擎半坐在竹椅上,也與他歪在一道,“才剛忙完要事,便想著來給你個驚喜。”

大哥確是為了政務,整日忙得焦頭爛額,有好些天沒與他一起待著了。葉茗歡拽著顧擎的袖口,擔憂地問:“怎麼了?又出什麼事了嗎,你不會又要……”

顧擎搖頭,一口親上他略有些肉嘟嘟的臉頰,“不會。大哥答應過你,不會再出征了。”

他早在一年前任命出師邊關之時,便逼著聖上同意,倘或他一舉剿滅了侵犯邊陲數十餘載的韃靼,便再不派他赴戰前線,轉而在朝內打理軍事、或於天策營帶兵。

他是用命換來如今腳踏實地、安心落意的日子,如此,才可長長久久地守在愛人身邊。

葉茗歡哼了一聲,委屈道:“你在我這兒,毫無信譽可言。”卻是在含沙射影地怨他從前多次欺騙的事情了。

“茗歡這是在質疑大哥的性慾?”

“當然……嗯?”葉茗歡話到一半才反應過來,氣急敗壞地與顧擎鬧做一團,“你少插科打諢!老實告訴我。”

顧擎一面說,一面已悄無聲息地將狼爪伸進了他的衣服裡,“是朝中關於排兵與分發軍餉的環節上出了問題,現下早已處理得七七八八了,還有些細枝末節的事,我派了肖雲去打點。無甚要緊,你莫擔心。”

“哦,肖雲……”

聽到這個名字,葉茗歡愣愣地點著頭,思及前些日子顧擎“一時興起”,竟將肖雲編在了身邊,作為隨身暗衛,明裡暗裡給他穿小鞋。不禁心想,肖雲這回還不得被大哥整死……這男人占有欲極強,醋勁兒大得很,他從前那麼聯合肖雲來耍他,他定是記恨死肖雲了。

葉茗歡吐吐舌頭,暗暗為那個倒了大霉的侍衛祈禱,千萬要在大哥手裡堅強地活下去。

“在想什麼?”顧擎刮他的鼻梁,將衣衫凌亂的少年鎖在懷裡,“想肖雲?”

葉茗歡聞言,搖頭訕笑:“不不不,沒有沒有!”也沒留意方才失神時,被大哥剝得一團亂的衣裳,這會子心虛,還猴上身去,主動攀住顧擎的肩膀,討好似的用臉蹭他的胸膛。

顧擎對他像貓兒一樣黏人的行為很是受用,身子往後仰倒在竹椅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撫著趴在身上撒嬌的貓咪,似笑非笑地應了一句:“是嗎?”

與此同時,四處揩油的手探向葉茗歡的臀底,隔著那一層薄薄的褻褲,感受著溫熱柔軟的臀肉。

那飽滿的弧度恰好能一掌托起,指尖撥弄時軟肉顫動,真真誘人得緊。

葉茗歡一被大哥多情的手來回點火,便開始“嗯嗯啊啊”地哼唧起來,早把什麼肖雲忘在了腦後,抱著顧擎壯碩的腰,扭起了風騷的屁股。

顧擎見他扭股兒糖一般廝纏起來,只是悶笑,指尖挑開褻褲布料,熟門熟路地摸上那朵緩緩甦醒的蜜花。葉茗歡立即敏感得微微掙扎,兩人動作間,竹椅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嘎”聲響。

“嗯……”葉茗歡驚呼,“大哥,快下去!你好重,竹椅要塌了。”這可是尋梅替他編了好久的躺椅,他很是喜歡,若是被大哥這個鐵疙瘩一壓,承受著兩個人的份量,還不得散架啦。

“壞不了。”長著粗繭的手指撥弄著穴外的褶皺,不一會兒,就有滑膩膩的液體沾在了顧擎指尖。

“可……嗯……這是在院子裡……”萬一踏雪、尋梅他們回來了,看到他和大哥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苟且之事,還不要嚇昏過去?

顧擎勾脣一笑,並不回答,下邊兒袖口一震,便將一件長形物什抖入手中。

少年不知,這個壞心眼的男人早將他院子裡的小廝侍女一併支開了,此時正不知打了什麼壞主意,準備狎玩他呢。

“茗歡可知,我在肖雲住處,找到了一個有趣的玩意兒。”

葉茗歡發出疑問的鼻音,而後就覺一根冰涼的物什戳在臀側,“什麼啊……

想是大哥又找出什麼新花樣來逗弄他了,葉茗歡腹誹,扭頭去看,瞬間變了臉色。

“這,大哥……這……”

顧擎一邊揉捏他的臀肉,一邊將那根長形的玩物往臀縫中戳弄,“我記得,這是四年前御賜的玉柏如意罷。本是一直陳設在你書房中的,怎麼……?”

“我,我只是……”還記得那會兒,葉茗歡終於查清肖雲並不是每晚偷襲他的男人後,心中愧疚,所以才讓尋梅取了書房裡的玉如意,送與肖雲作為賠禮。不承想,這也能被大哥找出來說事……

這缸醋是真灑得一塌糊塗了,葉茗歡吐吐舌頭,打著哈哈:“大哥,不就是一件御賜的玩物嘛,我們家可不缺這些個物事,平時隨手打賞打賞下人也是常有的……你不要多想,我那會兒只讓尋梅隨便從書房拿了個像樣的東西就賞了,不知道大哥竟喜歡,既如此,你且要回來,我再找一樣閒置的送他便是了。”

“嗯?你還要找什麼賞他?”

葉茗歡心中咯■一沉,暗道糟糕,忙改口:“不是……我不送了!”

顧擎不作聲,把玩著玉如意沉吟許久。半晌,不明所以地道了句:“這如意真是不錯……”

葉茗歡也不知他是什麼意思,卻看那玉如意真真是上乘之物。羊脂玉剔透,凝脂感極佳,長柄帶鉤,手柄上鏨雕有杏葉紋樣,鉤頭則扁如貝葉。

這物什滋潤柔膩,摸上去仿若綢緞,被顧擎持著,不斷在少年白嫩的臀尖兒上打著圈摩擦,又滑至穴口,就著淫液,竟把那二指粗細的如意手柄滑了進去。

“嗯——!!”

葉茗歡咬牙,揚起修長的脖子,喘出一聲帶著媚意的悶哼,小鹿似的黑眼睛瞬間蒙上了一層水霧。

顧擎順勢啃咬他的側頸,牙將薄薄的皮肉咬住,舌尖抵住用力一吮——“啵”的一聲鬆開後,便有血絲從白玉似的皮膚下滲出。男人靜靜端詳片刻,眸中蘊了幾重慾火,又一連落了好幾個曖昧吻痕在少年的脖子、鎖骨處。

葉茗歡躲閃不及,後穴又被一根大東西插得牢牢的,驚得一面喘一面叫:“大哥不要……呀啊……這是御賜的!怎麼能——”

顧擎居然用他方才的話答道:“我們家又不缺這些個玩物,御賜的又如何。”

言訖,抓著如意鉤頭,一寸一寸地旋轉著往穴道裡頭推進。這玩意兒不粗,少年的蜜穴兒又是個被操熟了的,輕鬆就吃了進去,美玉浸潤騷水,在陽光下泛出別樣光澤來,端的是淫靡華美。

顧擎總算知道那些有著怪癖的有錢人,為何總喜歡購置一些千奇百怪的閨房淫物來,每天變著花樣地塞進孌寵或情兒的穴裡。卻原來,這真是一道淫麗奇景。

雪白的臀,艷粉色的穴肉,插上晶瑩潤透的羊脂玉,彼此襯托,少了哪樣都不可,當真是見了就令人神魂激盪,性慾暴漲,恨不得拔出如意,換上自己粗硬紫黑的陽具,只是怕破壞了這樣靡艷之景,卻又貪念著玷污美好之物的無上快感。

“小嘴兒怎麼吸得這樣歡實?”

顧擎湊過去細細地看,只見那前幾天方承性愛的穴如魚兒乞食一樣,正不斷翕張吞吐,若是落力扒開兩瓣肥臀,還可以看見被腸液濡濕的媚襞。

如意長柄有一段是彎曲的,需得撐大了穴口方可進入。顧擎變換著角度,扒開後穴,一寸一寸地緩緩塞入,沁涼的玉質衝開火熱的肉襞,惹來葉茗歡一陣哀鳴:“哎……不要……不行的,大哥……如意太長了,太長了……會頂到的!”

“比大哥的還長麼?”

葉茗歡臉一紅,呼哧呼哧喘著氣,忸怩道:“嗯……沒有大哥的長……”

顧擎就笑了,葉茗歡枕在他胸膛上,感覺男人的胸腔震動,知曉肯定是說對話了,趕忙順桿兒爬,“大哥的還比玉如意粗,好長,好粗……燙燙的,插進來才舒服……”

葉茗歡甩著屁股,“不要玉如意嘛,大哥,要大哥的肉棒……”

“騷東西。”顧擎笑嗔一句,便如他所言,拽著玉如意就要往外抽。葉茗歡見狀才吁了一口氣,連忙放軟穴口,好讓男人趕緊把東西取出來。

誰成想,正當葉茗歡放鬆之際,顧擎驀地逮準時機,手掌對著如意鉤頭大力一拍——只聽“撲哧”水聲驟響,玉如意騞然頂進了甬道極深之處!

葉茗歡登即一聲高吟,只覺像是被某個手下毫無輕重的男人,抓著腰肢粗魯地操乾到穴心,爽得是腰腹酸墜、下身狂抖,死死咬緊下脣,才忍住了一聲淫浪至極的媚叫。

“嗚——”葉茗歡攀著大哥的肩膀,攥緊顧擎的衣服,十個手指頭用力到發白,“大哥……好深……”

玉如意圓潤的手柄底端正抵住陽心,更要命的是,中間那段彎曲的突起,撐頂著脆弱的黏膜,葉茗歡通過穴肉的收縮,很明顯地能感覺到體內如意的形狀、長度。

而那涼潤的白玉,被體內溫度包裹,漸漸溫熱,變得與自己體溫一致。和大哥炙燙的陽物不同,現在含在裡頭的這根,粗細適當,溫度熨帖,竟舒服得剛剛好。

他很快得了趣兒,開始哼哼唧唧起來。

“嗯……嗯啊……”

“啊、別,別再深了!嗯嗯……”

顧擎按著如意推入,又拽住鉤頭抽出,彎曲的手柄磨著腸襞,剮蹭拉扯了幾個來回,淫水便溢滿了整個騷穴,淙淙愛液在插乾時不住的“噗滋噗滋”抽濺開來。

“啊啊——慢些慢些……嗯!哈啊……好爽……”

“啊……呀、頂到!嗚!頂到騷心了……啊啊不行了不行了——”

誰知顧擎這樣狎弄了會兒,但見葉茗歡愈來愈歡實,因為一根玉如意的操弄,全身上下雪白的皮膚被情慾蒸騰得緋紅,眸中含霧,眼角飛花,腰肢扭擺,嬌喘輕吟流瀉。不禁竟開始吃味起來,半抽出玉如意,就不再操入。

“這玉如意沾滿了你的淫水,你還要送還給肖雲麼?”

葉茗歡臊得渾身發熱,“才、才不……大哥你說什麼呢……”

“我見肖雲就將如意擺在書案之上,素日指不定如何百般摩挲把玩……”顧擎聲音冷冷,“現下你又把它吃進你這騷穴中……”

葉茗歡眼神一凜,豎起巴掌打在顧擎前胸,“大哥!還不是你安心捉弄我!現在又與個死物拈酸吃醋的,像什麼樣啊。”

顧擎抓住他打在自己胸口的手,放在脣邊親吻,竟還涎皮賴臉地承認:“對,我就是吃了一個死物的醋。”

“你是不是還計較著肖雲那事兒?”

男人一雙如鷹隼般的眼危險地眯起:“壞東西,你都知道。”

葉茗歡嬌嗔,而後背過手去,把含在小穴裡的玉如意抽出。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少年一把將玉如意丟開手,柔弱無骨似的趴在顧擎身上,用濕透了的屁股磨蹭男人的褲襠,“你跟那不相干的旁人較什麼勁,我只是你的……”

顧擎牙根一咬,面頰抽緊,雙手捏住他勾引人的浪臀。

“我是你的,莫要再管那些旁的,擎哥哥,你疼疼我……嗯,用這處……用大肉棒……進來,進來嘛……”

顧擎再不能忍耐,扯下褻褲便一舉乾進了那欲壑難填的騷洞。旋即,香梅院內便飄蕩起一聲高過一聲的淫言浪語來,沙啞的少年音不斷喊著“好相公”、“情哥哥”,也再沒見那“吱嘎吱嘎”直響的聲音停下過。

轉眼到了傍晚。

尋梅臂彎中抱著一隻穿著件紅綾子襖兒的純白雪貂,正從後院回到香梅院。屋裡踏雪聽聞動靜,打開院門迎上前去。

“哎呀,你何時替小雪貂織了件新衣裳?太可愛了!”

尋梅與她說笑了幾句,便讓踏雪暫且照看著雪貂,轉身進院子裡收拾小少爺午覺前吃的瓜果茶水。一到跟前,卻傻眼了,只見她先前辛辛苦苦編製的竹椅散得一塌糊塗,幾根特意加固過的粗壯竹枝都折了,邊上的花花草草塌了一片,落了一地的銀杏葉上還沾了不少可疑的濁白液體。

尋梅一行收拾,一行衝著屋裡抱怨:“小少爺,您下午做了什麼,怎的把好好的東西都給糟蹋了!”

那廂葉茗歡倚著門欄,捂著屁股,聞言滿臉羞紅,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無責任番外二·玉如意完】

無責任番外二:玉如意(異物play)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