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妖嬈
《妖嬈》
☆、無責任番外一:揚州之行(偽路人凌辱H)

今夜,揚州的燈會熱鬧非常,鑼鼓喧闐,火樹銀花,街上行人熙熙攘攘。

葉茗歡擠在人堆裡,不小心被搡了一肘子,險些摔倒,一時更覺委屈。一面走著,一面仰著腦袋,將過路人的模樣一個一個看過去,心裡不斷涌上希冀,又漸漸墜入失望、無助之中。

這人,不是大哥……那人也不是……一個也不是大哥……

說來也是可憐,葉茗歡身處陌生城鎮,人生地不熟的,卻好死不死地與顧擎走散了。他一路問了許多攤販、路人,將顧擎的身量長相描述到口乾舌燥,也依舊沒得到大哥的消息。

好容易來一次花燈會,這燈會如話本裡寫的那樣熱鬧,本該是開開心心的,大哥怎的就沒好生牽緊他,這麼大的一個人也能弄丟了……

葉茗歡垂頭喪氣的,想著說不定大哥也正火急火燎地四處尋他,然而夜裡本就不便找人,漫說現下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的,豈不是大海撈針麼。

好歹先回了客棧再說罷,大哥在街市尋不著他,合該會回客棧看一眼,不然總是無頭蒼蠅一般在人群裡亂撞,也不是個辦法。葉茗歡這樣想著,便逆著人流往回走,一路磕磕絆絆地總撞到人,索性拐到了邊上,撿了一條僻靜的小巷繞道,朝著印象中客棧的方向走去。

葉茗歡頭一回獨自走夜路,不想這偏僻冷清的窮閻竟愈走愈深,愈深愈暗,瞬間將外頭街上的歡聲雷動隔絕開來,一時靜得令人有些心慌。

兩邊石墻斑駁,墻根無人打理的雜草瘋長著,四周的人家皆門戶緊閉,小巷內彎曲幽深,闃無人聲,葉茗歡不由地發■,偶爾的風吹草動都能嚇一激靈,趕緊加快了腳步。

驀地,從角落裡躥過去一隻花貓,伴著一聲凄厲的叫聲,駭得少年猛退數步,而後“砰”一下撞進了一個寬厚的胸膛中。

“呀啊!”

葉茗歡驚呼出聲,扭頭一看,見是一人靜悄悄地杵在那兒,正逆著月光,看不清相貌,只是見身形略像大哥,便驚喜地叫道:“大哥!你去哪兒了,我找了你很……”

話音未落,男人默不作聲地按住葉茗歡的後頸,將他摁向墻角。後者攀著長滿青苔的灰墻,還愣愣地沒回過神來,俯仰之間,陡覺屁股一涼竟是那人褪下了他的褲子!

“……等!等等!你是誰!你、啊!放開”

“半夜不回家,一個人在這處晃蕩,走路時騷屁股還一扭一扭的……做什麼呢?”

男人出聲了,粗嘎難聽的聲線帶著點兒莫名的熟悉感。葉茗歡卻來不及想那許多,慌亂地掙扎著。

“……沒有!我是……”

“在找你大哥是你情哥哥罷,怎麼,你姘頭拋下你跑了?”男人嗤笑,“不如讓哥哥我來好好疼疼你。”

“下流胚!流氓!滾開……不許你這麼說……”聽到男人詆毀大哥的言語,葉茗歡出離憤怒,一扭頭,狠狠一口咬上男人扳著自己肩頭的手。

下的確是死手,這一嘴下去,瞬間就見了血。男人惱怒地“嘖”了一聲,吃疼松了手,轉而一巴掌扇在葉茗歡臀上。

“欠操的騷東西!”儘管這麼惡狠狠地罵著,手上卻溫柔地一點一點將葉茗歡從衣帛中剝出來,扇在他嫩臀上的巴掌也是使了巧勁,只聞聲響,卻無甚痛感。

葉茗歡的雙手被鉗制,又被陌生男人抽打屁股,如受奇恥大辱,咒罵道:“你這個下三濫的狗東西!放開我!你不能這麼啊!不要……我大哥、我大哥就在附近,他嗯……他會……啊會殺了你!殺了你的!!……”

感覺一根滾燙巨物緊貼住臀縫,葉茗歡登時崩潰似的大叫起來,身後男人一把捂住他的嘴,“你想把人叫來麼……還嫌不夠爽,想再喊來幾個‘哥哥’,一起來撫慰你全身的騷肉不成?”

與此同時,那骯髒可怖的龜頭,亦抵在了那朵瑟瑟發抖的蜜壺口。

嗚……不……

他萬萬也沒有料到,居然在這處偏僻窄巷裡被一個陌生男人欺侮,那囚攮的還要把醃東西放進他身體裡……

肉根正戳在少年白花花的臀間,從男人的視角看去,他正對著月光,半裸的身子在蟾光映照下,如同覆著一身月白輕紗,柔膩似煉白凝脂。

許是察覺到威脅,葉茗歡害怕地用腿根夾住他的器物,本意阻止,卻好似在輓留、央求男人不要出去似的。想了想不對勁,而重新張開腿又不妥,直把少年氣得睚眥欲裂,身體篩糠般抖起來,肥厚的臀肉也顫顫不已,那稔膩臀瓣如乳酪一般白嫩滑彈,看得男人氣血上涌,大掌粗暴地揉捏起他勾人的騷屁股。

“究竟吃過多少男人的精液,才能養出這麼個淫蕩的屁股?”男人將飽滿如桃形的屁股拍得脆響,在月光下,凝白的皮膚逐漸泛出淡淡的桃紅色澤,好似從水底滲開蔓延上來的朱墨,瑩潤淹然,誘人得了不得。

葉茗歡急切道:“我求求你!別進來,別進來怎樣都好!你、你要錢,我可以給你……只求……求求你放了我!……”

葉茗歡已慌亂到口不擇言,然而回應他的,卻只是一個個落在耳後、頸側的吮吻。

心中泛起的絕望與厭惡竟抵抗不了男人給予的顫慄快感,灼熱的脣吻在他敏感之處,惹得葉茗歡幾乎是瞬間便酥麻醉軟,再也說不出別的話來,只余嫵媚的喘息輕吟流瀉。

他脖頸高昂,前胸挺起,這般姿勢,正讓臀部對著男人胯下的凶器撅起,像是將脆弱之處主動地送到男人手中。

他滿意地哼笑:“騷蹄子如今得了趣兒,這會子倒來主動討操了?”

“唔唔……嗚嗯……”葉茗歡哼哼唧唧地媚叫著,“不是……不是,你別……求……”

賁張的性器前端來來回回磨蹭著濕透的褶皺,接著,撬開那張甜蜜的小嘴兒,鈴口噴出的腥臊熱氣,不斷刺激著敏感的內襞。

葉茗歡呼吸一窒,穴口也跟著一夾,忽聽男人一聲痛哼,大掌掐住他纖細的腰肢,隱忍道:“哥哥還沒進去……現在還不是夾緊的時候。”

言訖,雄壯的腰肢緩緩擺動起來,硬如熱鐵的肉棒破開花腔蜜肉,一寸一寸地擠進了那銷魂洞中。

“不……不要,求你!!別進……哈啊!!”

被陌生男人侵犯到最隱秘之處的感覺令他幾欲作嘔,身體卻與思想背道而馳,殷勤地含住男人的髒物,還歡喜地往裡吞吃。

額頭無力地抵著石墻,葉茗歡無聲喘息著,眼淚不受控制地大顆大顆滾落,再沒有半點兒氣力掙脫。

他好髒……

好髒……這具身體,髒透了……

不僅被那夜襲的賊人玷污了個徹底,如今,還在外頭被不知名的野男人強要了身子。他定會像那個人一樣,用大肉棒抽插他汩汩冒水兒的小穴,反覆碾壓他體內最為私密羞恥的地方,最後射出大量骯髒的精液,盡數灌進他肚子裡。

他便如懷了野男人的孩子一般,捧著被射大的肚子,繼續被陌生人肆意狎弄……

“不要……真的!只有這個不行……不要……”葉茗歡無助地搖著頭,小小的虎牙磕破下脣,滲出血液。

煞白的脣瓣襯得鮮血愈加殷紅,配上此時他深斂的眉,與淚濕的眼,竟有種凄艷之感。

男人見了,動作一滯,心口頓時巨顫。

他忙鬆開束縛住少年的手,著急忙慌地安撫懷裡人,“茗歡……茗歡莫哭……”

“大哥?”

葉茗歡扭頭就要去看。男人眼疾手快地捂住他的眼睛,沉吟片刻才壓低嗓音道:“……是我。”

“你……”少年聞言,瞿然大怒,“怎麼……怎麼是你?!你個殺千刀的……就這樣也不肯放過我嗎!”

他道如何,竟真是那個“老朋友”!他都離開葉府了,這齷齪賊子居然還能一路追到揚州來,假扮成混混,膽大到在這公共地域侵犯他!葉茗歡恨不能撕了他的肉來吃,下了狠勁掐男人圍在他腰間的手臂,還用指甲揪起皮肉來擰,讓這樣一個皮糙肉厚、五大三粗的男人都疼得連連抽氣。

男人將他的身子往墻上壓,同時,肉棒也更往葉茗歡體內深入,“你每掐我一記……下邊的小嘴兒也會咬一下,都快把我夾射了。”

葉茗歡“嘁”一聲,不屑道:“你早泄麼?”

“是不是早泄,你還能不知?”

說著,胯下就是拚命一頂!

“嗯啊”葉茗歡一聲騷叫,尾音帶著哭腔,“你、你輕點兒!”

勃發的粗長肉根深埋進一雙雪丘之間,不愧是習慣了歡愛的身子,不過幾次縱送抽遞,葉茗歡就酥了身子,柔柔媚媚地軟倒在男人懷裡。汗濕的發,緊蹙的眉,朦朧的眼流波欲醉,顴骨微紅,恍如臉頰飄上桃花。

他感受著從小穴裡爆發出的極樂快美,又順著脊椎蔓延遍全身,少年一臉的不勝情慾,欲仙欲死地喟嘆著:“啊……哈、啊……嗯嗯,嗯啊!不、啊……”

“慢……慢些……哥哥、要死了……嗯啊啊!……”

男人簡直愛死了他這副溫馴嬌媚的情態,嘴裡不停臊他:“先前還嚷著不要,一吃到肉棒,就變得這樣騷浪。”

“不是……唔、嗯……快啊啊……啊啊對,再撞撞那兒……”

“忘了這還是在外邊不成?”男人道,“你大哥還在找你罷?就不怕……”

肉棒細細地碾過穴內每一分嬌嫩之處,引起葉茗歡一陣飄然欲死的顫慄。

他張大嘴,著氣:“不要……哈啊、不要說……”

是了,大哥恐怕還在燈會上心急如焚地尋他,而他卻在隱蔽之處指不定就與顧擎隔著一條街的距離,毫無廉恥地被另一個男人乾得口涎連連,一身騷味,浪叫聲堪比發春的母貓。

設若被顧擎撞見,他當如何自處……

“哥哥,好哥哥,你放過我罷……”葉茗歡下面的騷嘴含著肉棒,上頭的小嘴不斷告著饒,“若是被我大哥發現,我……我都不要做人了……”

誰知男人竟道:“把我當作是你大哥,如何?”

說罷,隔著衣服掐著他的乳肉,胯下落力衝頂操弄,“咕嘰咕嘰”的液體拍打聲炸響在耳邊。

“將我當成是你大哥……乖,喊聲大哥來聽聽。”

情事愈漸激烈起來,葉茗歡腦內轟然,就快要醉死在他給的快感之中。

“不行……不行……不要大哥,不要……”

把男人當做是大哥,幻想著大哥在操自己……這豈不是對大哥的侮辱!葉茗歡不願接受,在顛簸中斷斷續續地拒絕著,也不知是說錯了哪一句,惹惱了男人,他陡然將龜頭頂上少年的陽心,惡劣地碾磨起來。

“不要麼?”

“你這副被男人滋養得淫浪風騷的身子,是個明眼人兒都能看出來,你當你大哥還懵懂不知呢?”男人一把扯開他半散的前襟,如一頭盛怒的野獸,尖銳的犬齒嚙咬上葉茗歡細嫩的脖頸膚肉,“想瞞,想藏?你藏得乾淨麼,一身都是我的痕跡,你大哥怕是早發現了,你已是個被男人操熟了的浪蹄子。”

“不是……不是啊嗯!”葉茗歡一面反駁著,一面卻不由自主地回想前日在馬車上,恬不知恥的做的那個夢……

若非被男人操透了,操得身子食髓知味,他怎會如此淫賤地覬覦大哥的身體,在夢中還幻想著把大哥的肉棒吞進口中來回舔舐,恨不得將它納入穴內,與大哥靈肉相合,永遠不分開……

“唔……不、嗯!……”

正搗幹著的蜜肉愈發動情起來,糾纏住自己的分身,男人知他定是靠幻想自己的兄長,漸漸得了趣味。

於是愈加毫不留情地奮力攻伐,恣意蹂躪,沉甸甸的囊袋將會陰拍打得一片通紅,髖骨撞擊肉臀,陣陣白花花的肉浪晃著男人的眼,令他血脈賁張,抽插一記猛過一記,將少年乾得只會聲聲哀叫,身子無助亂搖。

無法合攏的小嘴溢出口涎,黏糊糊的涎水拉長墜落,又彈回,淫靡地綴在少年的下巴上,忽而被男人伸舌卷走。

“別……別、了……我啊啊……啊嗯……我受不住……啊……”

男人置若罔聞,動作一刻不停,幾乎把他的騷穴搗了個稀爛。好像那根物什能頂穿腸道,直直頂到他的心臟似的,痛苦而又甘美,帶來窒息一般的酣歡。

“啊啊啊啊……啊”

“不要了!啊!要出來了……嗯唔……別”

本是清澈軟糯的少年音,此刻因情慾蒸騰,染上了魅惑的音調,尾音拔高,仿若女人一樣的尖細叫聲勾得人心魂激盪。

旋即身子一掙,葉茗歡很快就被操得狼狽地泄了身,如才剛從水裡出來,連衣服帶全身都濕得透透的。

他尚在高潮失神間,男人卻橫抱起他軟綿綿的身子,旋即騰空而起,暫在一處屋頂落了腳。

“你……你做什麼啊!”體內的東西還未拔出,男人竟帶著他飛過幾處人家,駭得葉茗歡連連驚叫。

而男人被他縮緊的穴絞得異常舒爽,於是不免又開始使壞,隨著他足尖一點,從房檐上躍起,含住自己的嫩穴也忽地痙攣起來,“別緊張,你快咬斷我了。”

倘或真能咬斷,倒還好了,落得乾淨!葉茗歡恨得牙根癢癢:“你要去哪兒,還沒玩夠麼!”

“送你回客棧。”他道,“天色已晚,再尋不著你,你大哥該著急了。”

“那你、你還不趕緊拔出去……”

男人輕聲一笑,附於他耳邊,聲嗓低沉且下流:“我可要把精水都灌進你肚子裡……讓你含著我的東西,去見你大哥才好。”

【無責任番外一揚州之行完】

作者有話說:《妖嬈》無責任番外一:揚州之行(正文第21章揚州之行腦洞延伸,算是另一個平行世界,勿當真)

大哥故意和小嘰走散,然後扮成賊人把茗歡按在巷子裡X了又X……偽路人凌辱,如有雷趕緊點叉叉~

這不是正文的內容不是正文的內容,只是個無節操腦洞而已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