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戒不掉的喜歡》第86章
第86章 番外—應小歡X敬王【狂歡夜】

  回到A市當晚, 徐敬餘帶應歡回徐家吃飯, 吃完飯, 他終於看了一眼已經99+的群消息, 回復道:「慶祝活動過兩天安排,今晚沒空。」

  石磊立即回:【沒空?你們不是回來了嗎?都出去玩兩天了,差不多得了!】

  楊璟成發了個嘆息的表情包:【我過幾天要去美國了。】

  趙靖忠:【我也準備走了。】

  ……

  徐敬餘笑了下, 回了個表情包, 直接關掉手機。

  應歡被杜雅欣帶到樓上, 已經上去一個小時了,不知道在幹嘛,他往上面看了一眼, 有些等不了, 直接上樓去找人。

  他循著聲音走到杜雅欣衣帽間門口, 門敞著,杜雅欣正拿著幾套衣服在應歡身上比劃,「哎呀,你穿這個顔色好看,這個顔色也好看,搭這個包。你皮膚白,怎麽穿都好看,就是有點瘦,看你臉比以前大學的時候還小了,回來得好好養一陣……」

  應歡臉微紅,抬眸看見徐敬餘, 連忙換上求助的眼神。

  徐敬餘挑眉,靠在門框上,懶洋洋地喊:「媽,差不多就行了。」

  杜雅欣看見他,有些不滿:「你來這裡幹嘛?出去。」

  徐敬餘:「……」

  他頓了頓,看向應歡,「我要帶她回家了,晚了。」

  「才九點。」

  杜雅欣興趣很足,又拿了個包放應歡身上比劃。

  徐敬餘淡淡地:「不早了,回去我們還有事情做。」

  應歡:「……」

  她臉羞紅,這人怎麽什麽都敢說?!

  杜雅欣見慣不慣了,用看禽獸的表情看他一眼,把手上那個小香風的包挎到應歡手上,「這個包很配你。」

  應歡不想收,「我……」

  杜雅欣看向她手上的戒指,笑眯眯地:「哎,都是我准媳婦兒了,一家人不要推來推去的,我就愛逛街買這些東西,買了也不用,還好有你。」

  應歡嘴唇動了動,沒再拒絕,軟聲說:「謝謝阿姨。」

  杜雅欣很高興,看向徐敬餘,哼了聲:「行了,你們回去。」她想了想,「不是,你們在這裡住一晚也行啊。」

  應歡:「……」

  她臉快冒烟了。

  徐敬餘走過來,把人拉到身邊,「不了,我們走了。」

  兩人走出家門,應歡揉了揉臉,抬頭看他:「我怎麽覺得阿姨好像對你有意見……」

  前段時間杜雅欣跟徐敬餘談過,想讓他趁著衛冕成功就退役,男人在三十歲之前成家立業,別靠拳頭吃飯了。徐敬餘直接拒絕了,確實挺招嫌弃的,他揉揉她的腦袋:「沒事,她當初生我之前以爲是個女兒,沒想到是個兒子,她還是喜歡像我爸那樣的男人,所以希望我也像我爸那樣,做個文雅的商人。」

  拳擊手,聽起來挺暴力的。

  杜雅欣是這麽說的。

  應歡抿唇:「我喜歡你這樣的。」

  徐敬餘低笑出聲,把人抵在車門邊,垂眼看她:「怎麽這麽會說話?嗯?」

  應歡怕被人看見,推推他:「我本來就會說話。」

  徐敬餘笑笑,按開車鎖,把人推進去。

  回到樓下,應歡就開始腿軟了。

  ……狂歡夜,比破戒夜,還可怕嗎?

  走進電梯,應歡小臉就開始綳緊,徐敬餘神態放鬆,嘴裡嚼著一顆薄荷糖。

  走出電梯,應歡看向門口,發現徐敬餘換了密碼鎖,徐敬餘在她耳邊說了幾個數字,把密碼告訴她,「開門。」

  應歡按下幾個數字,門開的時候,她有些緊張。

  當初在德國留學,她隻回來過一次,那時候徐敬餘在美國,她也隻去過一次美國。徐敬餘那時候剛轉職業,訓練比較緊張,還要準備大大小小的比賽,兩人時間上不容易重合,見一面真的很不容易。

  這裡,她已經將近三年沒來過了。

  門一打開,徐敬餘把燈打開。

  屋子裡的一切幾乎沒什麽變化,還是她走時的樣子。

  徐敬餘把行李放下,等她回憶够了,從身後把人騰空抱起。應歡心都快要跳出來,她勾著他的肩,兩條白晰纖細的小腿在空中微蕩,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

  徐敬餘賽後完全放鬆休息了三個晚上,現在精力充沛得可怕,他把人抱進浴室,扯下一條浴巾,放在洗手臺上,再把人放上去。

  應歡身體微顫,她腦袋靠在他胸膛,小聲說:「徐敬餘,這麽多年你的癖好怎麽一點沒變……」

  徐敬餘低聲:「因爲我能上你一輩子。」

  應歡:「……」

  說話越來越流氓了。

  徐敬餘往浴缸裡放水,轉回來吻住她的唇,笑得痞氣:「寶貝兒,狂歡夜開始了。」

  應歡輕喘,沒出息地抱著他,小聲含糊地求饒:「能不能慢慢來……留著明晚繼續,今晚就做一半就好……」

  徐敬餘把人剝了,漫不經心地問:「一半?」

  「就……我想早點睡覺……」

  徐敬餘沒答,抱著她跨進浴缸。

  應歡發現,徐敬餘現在對待她的方式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樣,他對她一向很有耐心,前戲做得很足,現在他吻她的時候,總多了一絲纏綿的味道。但對應歡來說這種方式更要命,一點點地磨人意志,徐敬餘比以前還懂得如何拿捏她。

  這男人,越成熟越有魅力。

  她呢?

  她濕漉漉的手臂環住徐敬餘,仰著臉軟聲問:「徐敬餘,我現在好還是以前好?」

  懷裡的女人瑩潤柔軟,其實她從外表上看沒什麽變化,20歲跟25歲,大概只是瘦了一些,氣質上變化不了多少,畢竟還是剛讀完研的研究生。

  徐敬餘手在她身下劃過,聽她細細的喘息,埋首在她頸脖上,嗓音低啞:「都一樣。」

  兩人洗完澡,應歡已經站不住了,徐敬餘把人抱到洗手臺上,按著她的膝蓋,一寸一寸地,從脖子往下親。應歡仰著細白的脖子,手指在他耳朵上方的花紋撫摸,時而收緊指尖,細細碎碎地求饒。

  一夜狂歡結束,應歡嗓子都哭啞了。

  第二天中午,徐敬餘靠在窗邊,拉開一點點窗簾,透著陽光看合同。不時抬眸看向床上的小女人,等她睜開眼,把合同放下,走過去,碰碰她的臉:「醒了?」

  應歡看著熟悉的男人,熟悉的房間,恍如隔世。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徐敬餘順勢俯身,小姑娘在他脖子上蹭了一下。

  徐敬餘笑了聲,下一秒,肩上傳來一陣刺疼。

  應歡用自己的小尖牙狠狠咬了他一口,他微微皺眉,沒動。

  過了一會兒,應歡滑入被子裡,微紅著眼,埋怨地看他。

  徐敬餘看著她,嘴角勾起:「寶貝兒,歡迎回來。」

  作者有話要說: 應小歡:我以爲破戒夜已經很慘了,沒想到還有狂歡夜……哭唧唧……

  徐敬餘:老婆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