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戒不掉的喜歡》第54章
第54章

  應歡看向徐敬餘, 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 手自然地按上他的手臂, 男人手臂綫條流暢矯健, 手感也是硬邦邦的,應歡要很用力才能按到位。

  一分鐘後,徐敬餘感覺她按的肌肉位置和力道都精准很多, 轉頭看她, 微微挑眉:「不一樣了, 學過了?」

  應歡點頭:「運動醫學本來就要學這些。」

  應馳跟吳起說完話,回頭看見應歡在給徐敬餘按摩,忍不住駡:「徐敬餘, 你都有專門的按摩師了, 怎麽還老是奴役我姐, 我都沒捨得讓我姐給按!」

  石磊同情地看他一眼,小祖宗,這不是奴役,是敬王趁機占你姐便宜呢。

  「是麽?你真覺得我在奴役她?」

  徐敬餘面不改色地收回手,站起身。

  「不然呢?」應馳冷哼。

  徐敬餘懶得跟這沒開竅的小祖宗計較,吳起催促大家走了,賽前綳帶和拳套都是要接受檢查的,一群人互相打氣之後,走出休息室去排隊檢查。

  因爲是决賽,所以一路上都有攝像機跟拍。

  體育館中心,台下座無虛席, 哈薩克斯坦隊應援坐在左側,中國隊應援坐在右側。中國隊女粉絲大多穿著紅色衣服,手裡舉著小國旗,奮力地揮舞。

  穿著清冷的拳擊寶貝在拳臺上熱情表演。

  燈光,主持人,雙方選手都準備好後,主持人走上拳台:「各位觀衆朋友們,今晚的半决賽哈薩克斯坦隊對陣中國隊的比賽正式開始!」

  主持人用中文說完之後,再重複一遍英文。

  應歡隨隊入場,看到觀衆席上拉的橫幅——

  【敬王!你是最棒的!】

  【敬王!你是真正的拳王!】

  【敬王必勝!天搏必勝!】

  ……

  應歡有些恍惚,好像才沒過多久,徐敬餘又多了很多女粉絲,乍一看過去,那幾排全是女粉,而且年紀都不大,應該都是大學生或者高中生,一個個青春水嫩,正是追男神最熱情瘋狂的年紀。

  真是……

  男色誤人。

  她剛要收回目光,就掃見另外幾張應援牌——

  【應馳!加油啊!你就是冠軍!】

  【奶馳弟弟!加油!】

  【奶馳!姐姐愛你!】

  ……

  應歡:「……」

  連應馳都有女友粉了?

  觀衆席上呐喊助威的聲音很大,稍顯嘈雜,有些分辨不出,但大多是喊徐敬餘的,偶爾有幾聲是喊應馳的名字。

  應馳聽見後,往那邊看了一眼。

  這一看,楞住了。

  他班上唯一的一個同學,女同學,顔夕舉著牌子用力衝他揮手:「應馳!加油啊!」

  應馳笑了笑,舉手揮了揮。

  前段時間顔夕在微信上問過他比賽時間,還有票怎麽買的事,他直接甩了一個大麥網的網址——

  【這裡可以買票的,就像買演唱會的票一樣。】

  顔夕:「……好的,作爲你唯一的同學,一定會去給你加油的。」

  沒想到她真的來了。

  應馳很高興。

  19:30分,比賽正式開始。

  哈薩克斯坦隊同樣是强隊,吳起跟大家研究分析過各級選手的拳路風格,以及往昔戰績,備戰準備還算充分,但真正上了拳台,弱勢還是有些明顯。

  對方的選手大多是在全國或是全世界拿過很好名次的,跟古巴隊有得一拼。

  上次天搏以0:5敗給古巴,這次呢?

  第一場54公斤級比賽,楊璟成惜敗。

  又一次打開了敗局。

  他下拳台後,石磊在他肩上拍了拍:「菜逼,看我的,老子給你們扳回一局。」

  楊璟成笑了一下,「滾。」

  石磊的身體優勢實在是太好了,他的手臂臂展明顯比對手有優勢,加上他的拳路風格也够穩,還真讓他扳回了一局。

  石磊還沒下拳台,應馳就起身去準備了,應歡有些不放心,站在吳起旁邊一起等候。

  少年穿著紅色戰袍從後臺跑入場,他跑步的時候後脚跟習慣踮著,看起來有些蹦,非常積極活躍,幾台攝像機都對準他。

  韓沁看著應馳,轉頭看了眼一直沉默看比賽的陳森然,笑了笑:「你看應馳多陽光,你跟他也就差一個月,性格也差太多了?學學人家,多笑笑,別總臭著臉,你這樣是要注孤生的。」

  陳森然皺眉,有些不屑道:「就應馳那樣?半個傻子差不多。」

  韓沁慢悠悠地說:「一般人就喜歡這樣好相處的男孩子啊,你看看隊裡的人,都跟應歡相處得很好。所以,說明應歡性格很好,唯獨你……」

  她頓了一下,沒往下說了。

  陳森然唇抿成一條綫,面無表情地看著拳臺上的應馳。

  應馳回了一下頭,應歡立即站起來,給他竪起大拇指,手做成喇叭狀:「加油啊!」

  少年笑,揚了揚下巴。

  主持人看向應馳,笑道:「我們這位拳手年紀很小,19歲,而且長得是真白淨,是我在拳臺上見過長得最白淨漂亮的選手了。」

  台下一陣起哄,弄得應馳有些不好意思,他努力板著臉,選擇忽視。

  拳擊寶貝舉牌繞場一圈,75公斤級別第一回 合正式開始。

  應馳的對手是哈薩克斯坦去年全國錦標賽的冠軍,還參加過上一届的奧運會,拿了銅牌。年齡22,身高178,體重74.6,比應馳多三年的擂臺經驗。

  循環賽的成績是13勝1負的戰績。

  吳起分析過,應馳想打敗對方,很難。

  首先體能上應馳就比不過對方,戰略和技術也不如對方成熟。

  應馳隨隊比賽幾個月,雖然隻上了四場比賽,但他成長得很快,以前沒上臺的時候也認真分析觀看每一場比賽,賽後訓練一點兒也不馬虎。

  應馳的風格有一點點向徐敬餘靠攏,他很靈活,閃躲也很漂亮。

  唯一不足的就是他的進攻比較少,主要是爲了保存體能,只能等待對方進攻的時候打內圍。

  前兩個回合,應馳都敗下陣來了。

  最後是以2:3輸給了對手。

  這個結果都在意料當中,但2:3其實比吳起期待的要高了,他拍拍應馳的肩膀,不吝惜誇贊:「已經很不錯了,去休息,處理一下傷。」

  應馳還是有些沮喪的,他下了拳台,又聽見自己唯一的同班同學大聲喊:「應馳!你很棒了!」

  他抬頭,揮了揮手,沒笑。

  輸了比賽,笑不出。

  「奶馳!加油啊!姐姐依舊愛你!」

  「奶馳!加油!」

  ……

  應馳:「……」

  他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懂怎麽應對這些所謂的粉絲,少年撓撓頭,飛快地走向應歡。

  應歡拿著醫藥箱走到他面前,摸摸他的腦袋,柔聲道:「你真的很厲害了,我剛給爸媽發了視頻,他們很高興。」

  應馳撓了撓頭:「真的?」

  應歡笑:「當然了!」她塞了個冰袋按在他耳廓上。

  等她處理好應馳的傷口,再回頭,徐敬餘已經從後臺跑進來了。

  他穿著紅色戰袍,在原地蹦了幾下,保持身體熱度。

  應歡放下醫藥箱,站在原地。

  過了幾秒,徐敬餘走過來,這次沒讓她給他加油,也沒讓她比愛心。

  他靠過來,在她耳邊低語:「記住啊,贏了做我女朋友。」

  應歡:「……」

  她耳根微紅,「你比賽加油。」

  徐敬餘嘴角勾了勾,戴著拳套的手在她臉頰上刮了一下,轉身走向拳台。

  應歡以前就聽說過,75公斤和81公斤的比賽,是最精彩的,有力量,有速度,有重拳。

  確實如此。

  徐敬餘的對手卡裡多夫也是哈薩克斯坦的全國總冠軍,也參加過奧運會,年齡24歲,身高182,體重81公斤,在循環賽的戰績是12勝2負。

  徐敬餘戰績比他稍微好一些,而且他也是拿過全國總冠軍的人,如果不是當初受傷,估計戰績不止這些。

  前四回合比賽打得相當激烈,四個回合結束的時候比分是2:2平。

  這就意味著第五回 合比賽會更激烈,更難打。

  第五個回合,徐敬餘一改戰略,突然强攻,把對手逼到圍繩邊,那時比賽時間只剩下十秒了。對手一個重拳擊打過來,拳頭距離徐敬餘的眉骨只差一點點,徐敬餘迅速下潜,同時後手重拳擊腹,在對方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擊的時候,又迅速直起,再一個重拳重重地擊打在對手眉骨上。

  這一套組合拳打得相當流暢漂亮,帥炸了。

  應歡聽到現場觀衆的歡呼聲,她看著拳臺上的徐敬餘,心動難耐。

  與此同時,對方也反應迅速地回過來一記重拳,朝著徐敬餘的右眉骨打。

  就在那短短的一瞬。

  叮——

  第五回 合時間到。

  按照正常情况,時間一到就不能再打,徐敬餘判斷,那一拳頭對手是可以收回去的,所以他打出那一記重拳後,主動過去,想用一個摟抱結束比賽。

  不料,對手沒有及時收住,依舊朝著徐敬餘的眉骨擊打過來。

  太快了。

  那一拳打得刁鑽,角度也歪了,主要是徐敬餘拳頭已經放下,防守不及時,只能偏一下頭。

  拳頭重重打在他右眉骨下方,眼角位置,再重重地往左邊擦過。徐敬餘只覺得眼角一陣刺疼,火辣辣的。他往後退了一步,閉上眼睛,嘴角呲了呲,「嘶」了一聲,緩了兩秒,才睜開左眼。

  右眼疼得有些睜不開了。

  台下靜默一秒,立即炸開了。

  應歡謔地一下站起來,緊緊地看著拳臺上,那一拳好像打在她心尖上似的,尖銳的疼。

  石磊臉色一變:「臥槽!那拳應該可以收回去的啊!」

  楊璟成咬牙切齒:「就是,如果是我,那拳肯定是能收回的,這人怎麽也這樣?比賽結束也不算犯規,他也可以說是收不住,反正……就是故意的!」

  應馳皺眉,嘀咕道:「幸好,這一拳不計分了。」

  「廢話,時間都到了。」

  「敬王眼睛怎麽了?眉骨血流得有點多啊,這拳打得太刁鑽了。」

  「他右邊眼睛怎麽閉著啊?不是真傷到眼睛了?」

  ……

  觀衆席下,杜雅欣一邊擔憂地看著徐敬餘,一邊忍不住駡:「這拳說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信,怎麽小餘老是遇上這種傻逼對手,總有被誤傷的時候。」

  徐路平安撫地拍拍她的背:「行了,比賽就是這個樣子,打拳擊本來就有危險。」

  杜雅欣憤憤道:「那也不能每次都是他中招啊!」

  她幾個姐妹附和道:

  「對啊,你們家小餘是有點慘啊,總是遇上這種不太講規則的對手,是不是哪裡犯衝啊?」

  「回頭我要去廟裡求福,你要不要順便幫小餘求一個,挺靈的。」

  「現在是輸還是贏?」

  「裁判還在打分。」

  ……

  應歡目不轉睛地盯著徐敬餘,看見他右眼緩緩睜開,拳臺上燈光熾亮,她迅速往前走了幾步,看清他的傷勢,眉骨不停滲血,已經蜿蜒到下巴了,右眼角很紅,已經腫起來了。

  吳起急喊了一聲:「怎麽樣?」

  徐敬餘甩了一下頭,回頭走向拳台邊角,吳起幫他把護齒取走,抬頭看他的眼睛。徐敬餘右邊眼睛半眯著,說了句:「還好,緩過來了。」

  眼皮一抬,就看見應歡憂心忡忡地站在拳台下望著他,他笑了一下,比了個ko的手勢,示意她自己沒事。

  應歡鬆了口氣,還是有些擔心。

  徐敬餘彎下腰,兩手支撑在邊繩上,裁判還在打分,還不能下拳台,吳起拿著止血棉球給他按住傷口,暫時止住血,助理和劉教幫他取下拳套。

  吳起說:「你這眼睛,等賽後要去醫院做個檢查,保險一些。」

  徐敬餘嗯了聲,沉沉喘了幾口氣,慢慢喘勻。

  主持人一直在說話撑場:「徐敬餘的眼睛好像傷得比較嚴重,希望不會出什麽問題,我們在這裡祝福他。」

  「好了,現在分數已經打完了。」

  「我們來看一下,三位評委給的分數。」

  吳起拍拍徐敬餘的肩膀,徐敬餘直起身,走向拳台中心。

  對手過來跟他握手,徐敬餘看了他一眼,笑得有些不屑,不過還是跟對手交握了一下,靠過去,肩膀稍微碰到對方,用英文在對方耳邊輕笑道:「下次別讓我在拳臺上遇見你。」

  他是很記仇了。

  有仇必報。

  尤其是拳臺上。

  徐敬餘鬆開對方的手,走向拳台另一角,跟對方教練擊掌,再回到拳台中心。

  裁判握住雙方的手,徐敬餘面無表情地等待。

  主持人:「這場比賽獲勝的是——紅角選手,徐敬餘!」

  下一秒,他的手被舉起來。

  徐敬餘嘴角扯了一下,歪頭看向應歡的方向,小姑娘彎著眉眼,竪起兩個大拇指用力晃了晃,還說了一句話。其實聽不見,但他看得出來,她說的是——

  「敬王棒棒哦!」

  徐敬餘低下頭,笑了一聲。

  應歡放下手,抿緊唇,等他下拳台處理傷口。

  宣布完比賽結果,徐敬餘手放在胸口鞠了個躬,轉身下拳台。

  應歡轉身回去拿醫藥箱,韓沁看了她一眼,笑了一下:「我先看看,這次傷在眼睛,我經驗足些,看看有沒有事。」

  應歡再怎麽也只是個大二的學生,在專業方面跟隨隊幾年的韓沁自然不能比,事關徐敬餘的傷勢,她也容不得半點輕率,忙點頭:「好。」

  徐敬餘下拳台先漱了口,灌了兩口水,才走向隊席。

  韓沁直接走到他面前,掀開他的右眼皮,仔細看了看,「還好,就是很紅,應該沒什麽事,不過賽後最好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

  她檢查完了眼睛,看向應歡:剩下的交給你了。

  石磊聽了韓沁的話,也凑上來看了一眼,笑嘻嘻地開了個玩笑:「沒事的?不會瞎了?」

  徐敬餘直接踹他一脚:「你他媽才瞎了。」

  楊璟成竪起大拇指:「又贏了,牛逼壞了。」

  石磊坐下後,想起自己還沒表演,忙捏著嗓子說:「敬王棒棒哦。」

  徐敬餘:「……」

  他忍了忍,看向應歡,應歡抿嘴指指醫藥箱。

  徐敬餘嘴角微翹,「等一下,不著急。」

  剛打完一場激烈的比賽,他渾身的血液還在流竄,肌肉緊綳得不行,不能馬上休息。他走了幾圈,感覺血液流竄速度慢了,肌肉也慢慢鬆懈後,才轉身回去。

  此時,91公斤級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應歡對著趙靖忠竪起大拇指,鼓勵了幾句,她抿嘴笑得很溫柔,像鼓勵幼兒園的小朋友似的。

  徐敬餘笑了,走到她面前:「小金魚,過來。」

  應歡跟在他身後。

  徐敬餘特意挑了距離應馳最遠,還靠後的位置,應馳回頭看了一眼,看見應歡走向徐敬餘,心裡鄙夷:又奴役我姐,剛才還是韓醫生給處理的,休息完了又換人。

  拳臺上,主持人已經開始介紹91公斤級別比賽的對陣選手。

  應馳記挂比賽,又回過頭去了。

  徐敬餘系上戰袍,戰袍前襟微敞,綫條流暢起伏的胸肌腹肌暴露在應歡眼底。她站在他面前,看著他的臉,發現他眉骨的血幹了,看起來像是一刀道口,眼角還是紅得厲害,比剛才還腫了一些。

  他專注盯著拳台,說:「先看比賽,等會兒再處理。」

  應歡拿棉球的手輕輕按在他的傷口上,擦拭血污,小聲說:「我處理我的,你看你的,不影響。」

  趙靖忠這場比賽至關重要,因爲前面是2:2打平,如果趙靖忠贏了,他們隊就贏了,輸了的話……

  那他們就止步於此了。

  徐敬餘舔了一下嘴角,眼睛專注盯著拳台,腦子裡分出一點空間想他跟應歡的約定,抬眸看她一眼。應歡安靜地給他的傷口消毒,拳臺上的比賽已經到了第二回 合。

  趙靖忠連敗兩個回合。

  徐敬餘抿緊嘴角,他很清楚趙靖忠的拳路,第三回 合開始一分鐘,他就知道,這場比賽,注定敗了。

  他深吸了口氣,慢慢靠回椅子上。

  應歡不用回頭看,光聽石磊他們的話就知道,這場比賽,輸贏已經定了。

  她看向徐敬餘,他眼角附近也有傷,必須得閉上眼睛才能處理,「你先閉上眼睛。」

  徐敬餘深吸了口氣,閉上眼,像是自言自語:「我這算是輸了還是贏了呢?」

  他贏了,團隊輸了。

  他嘴角微微扯了一下,他又挑開雙眼,看向應歡:「小金魚,我可以耍個賴嗎?算我贏。」

  應歡心跳漏了半拍,知道他什麽意思,可她看著他通紅的眼角,忍不住說:「眼睛都快瞎了還想著耍賴。」

  「不行麽?」他舌尖抵了低後槽牙,非常不甘心。

  應歡頓了一下,小聲說:「你閉上眼睛,晚點再說。」

  徐敬餘心想,大不了再追一陣,輕籲了口氣,不再關注拳台。他閉上了眼,臉上沒什麽表情,雖然眼睛腫了,眉骨那邊也破了,但依舊是一張好看的臉,像電影海報一樣,荷爾蒙爆棚。

  應歡翻看他的眼皮,眼角的地方很紅,紅得像是要出血似的,加上眉骨腫了破了,他右邊眼睛看起來有些嚴重,她看得都難受,最主要的是……心疼了。

  她認真問:「是不是很疼?」

  徐敬餘嘴角扯了一下:「疼啊。」

  應歡想起拳臺上的徐敬餘,忽然……魔障了似的,鼓起嘴往他傷口上吹了吹,徐敬餘倏地睜開眼,就看見她鼓著小金魚似的嘴巴往他眉骨上吹氣,看起來有些傻勁兒。

  應歡有些臉紅,强裝鎮定道:「看什麽看,不是你說要吹吹的嗎?」

  徐敬餘楞了一下,又閉上眼睛,嗓音有些低啞:「小孩子才要吹吹,男人要親吻。」

  「不要拿哄小祖宗的方式來哄我。」

  換做以前,也許他能滿足,但現在不行,他想要的更多,而且團賽輸了,他心裡不好受,就想找點兒事情做——

  「小金魚,你不如親我一下?」

  應歡:「……」

  她看著他閉上眼的臉,腦子裡那個瘋狂的聲音又一次響起:親他一下……親他一下啊……

  就親一下。

  這個念頭一旦有了,便迅速瘋狂地蔓延,像藤蔓一樣纏繞禁錮著她,如果不去做這件事,就無法解脫。

  徐敬餘安靜地等了一會兒,沒聽到她的回應,以爲自己又逗弄過頭了,輕笑了聲:「行了行了,不逗你了。」

  四周都是觀衆,甚至還有攝像機,前面坐的是他們的隊友,拳臺上還有比賽,主持人在說話,觀衆在呐喊助威——

  在這樣嘈雜熱血的氛圍裡,應歡一樣是熱血沸騰的。

  她看著徐敬餘,心裡又軟又熱。

  那股衝動越來越强烈,强烈到她顧不及周圍的環境……

  忘乎所有。

  想衝動一次,瘋狂一次。

  應歡站在他身旁,慢慢低頭,在他右眼上輕輕親了一下。

  徐敬餘渾身一僵,倏地睜開眼,死死地盯著她。

  「應小歡,這是什麽意思?」

  應歡心跳如鼓,臉紅了個透,她看著他的眼睛,小聲說:「親你啊,你不是要我親你一下嗎?」

  徐敬餘抿緊唇,手按在她腰上,防止她忽然跳離,半眯著眼:「把話說清楚了,爲什麽親我?」

  「喜歡你。」她說。

  「喜歡你才親你。」她小聲地,又重複了一遍。

  徐敬餘閉了閉眼,渾身的血液再次竄動,比在拳臺上比賽還要熱血沸騰,他按住她的腰:「再說一次。」

  應歡看了一眼觀衆席,發現有人眼睛已經瞥向他們了,腰上的手掌力量蠻橫,她真怕他亂來,忙抵住他的胸膛,小聲求饒:「你別亂動,別動……有攝像機,說不定還有人在看……」

  下一秒,後腦勺就被一隻大手扣住,用力往下壓。

  應歡毫無防備地瞪大眼睛,徐敬餘抬頭在她唇上重重地親了一口:

  「操,就算眼睛真瞎了,那也值了。」

  作者有話要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親啦親啦!沒想到是應小歡主動的?

  應小歡:別動,我來親你了。

  徐敬餘:等著,還你一個深吻。

  應小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