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戒不掉的喜歡》第53章
第53章

  眨眼間, 應歡懷裡多了個椰子, 她仰頭看徐敬餘, 陽光有些刺眼, 她下意識眯了眯眼,軟聲問:「你算准了我這時候到的嗎?」

  徐敬餘不動聲色地挪到她左側,擋住陽光, 低頭看她:「正好休息, 算算這個時間你應該快到了。」

  所以, 他去給她買了個椰子。

  沒想到剛買回來就看見她下車,小姑娘一下車就急匆匆地往門口跑。

  兩人有差不多三個月沒見過面,應歡現在心境不一樣, 看見他心裡特別高興, 低頭吸了一口椰汁, 聽見他問:「甜麽?」

  應歡抬頭:「甜啊,你沒喝過嗎?」

  爲什麽每次都問她甜不甜?

  「沒有,就給你買了。」

  徐敬餘拿過她的小行李箱,看她剛下車幾分鐘臉就被曬成了粉色,下巴指指門口:「先進去,這裡太熱了。」

  應歡嗯了聲,跟在他身旁走了幾步,抬頭發現他在看她,小聲問:「你看我幹嘛?」

  徐敬餘嘴角勾了勾:「幾個月沒見了,看看怎麽了?」

  應歡臉一紅,低下頭不知道如何回答。

  「姐!」

  應歡抬頭看去, 應馳站在訓練館門口用力招手,笑容燦爛得像個小太陽,少年迅速跑過來,一眨眼就站在她面前了,「姐,你剛到啊?」

  也許是太久沒見,應歡總覺得應馳好像有些變化了,那種變化不是身高和樣貌上的,說不出哪裡不一樣,她抬手摸摸他的腦袋,嘀咕了句:「感覺你好像長大了。」

  應馳:「……」

  他聳聳肩,忍不住說:「我身高沒變,體重也沒變。」

  他說著轉頭看徐敬餘,態度和語氣都變了,哼聲道:「你怎麽在這裡?」看見他手裡拖著應歡的行李箱,又伸手搶過來,「我來拿。」

  徐敬餘也不跟他搶,睨向正低頭喝椰汁的應歡,淡聲說:「買椰子。」

  應歡差點兒嗆到,飛速看他一眼。

  徐敬餘笑笑,手抄進褲兜,瀟灑地往門口走。

  午間休息結束了,吳起挨個把睡得七扭八歪的人踹醒。

  一群人醒來就看見穿著條小白裙的小醫生俏生生地站在門口,頓時清醒了,石磊從沙發上蹦起來,笑嘻嘻道:「哎呀,差點兒忘記了,今天小醫生要來。」

  趙靖忠憨笑:「我記得呢。」

  應歡抿嘴笑:「來給你們加油啊。」

  「太好了,有你在大家拼勁肯定更足,你不知道,前幾次比賽前沒人給我們加油,下了拳台沒人給我們點贊,真他媽……」楊璟成差點兒說了髒話,咳了聲,忙轉口:「不是,我是說你不在,大家是真不習慣。」

  應歡很高興,直笑。

  韓沁看向應歡,她今天穿了條無袖的連衣裙,脖子纖細優美,鎖骨精緻漂亮,皮膚是真的白,也是真的嫩,整個人看起來纖瘦柔軟,除去還戴牙套的嘴唇有些怪,這樣的姑娘看久了,相處久了,確實很容易喜歡上。

  她轉頭看了眼陳森然。

  陳森然坐在角落,沉默地看著被衆人團團圍住的應歡,連日來的壓抑和煩躁忽然消散許多,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失落感。他看了幾分鐘,等了幾分鐘,她自始至終都沒看他一眼。

  吳起喊:「行了行了,讓應歡休息一會兒,你們都去訓練。」

  衆人應了聲,慢慢散開。

  應馳把應歡的行李箱放到旁邊,「姐,你坐會兒,我去訓練了啊。」

  「快去。」

  應歡把包放下,走向韓沁,這才看見陳森然,她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兩秒,輕輕點了一下頭。

  陳森然垂下眼睛,擼了一把頭,起身去訓練。

  韓沁下巴指指陳森然,低聲說:「那小子最近沒能上場比賽,情緒很低落,你……」

  應歡低下頭:「我知道,我儘量避開他,不惹他。」

  韓沁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她頓了一下,也不知道這麽說好不好,「我是說那小子脾氣是壞,也不會說話,做事方式有些偏激,但本性其實不算壞,可能是跟他以前的生活環境有關。我覺得他幷不像表面上那樣討厭你,有時候我覺得他甚至很羡慕石磊他們。」

  應歡不太明白,抬頭問:「羡慕他們做什麽?」

  陳森然還會羡慕人嗎?她一直覺得他囂張得厲害,看誰都不太順眼,脾氣也差,很多時候都以自我爲中心,這樣的人會羡慕別人?

  韓沁儘量說得委婉:「比如說你上幼兒園的時候,老師誇了所有人,每個人都有小紅花,就你沒有,你會不會難受?」

  應歡楞了一下,說:「會。」

  韓沁輕輕捋了一下額前的劉海,微笑道:「你不覺得陳森然就是那個沒有小紅花的小孩嗎?我知道他之前做過的事很過分,換做我是你,我估計會忍不住直接揍他了,或者辭職走人算了。」

  應歡已經明白過來了,韓沁的意思是,陳森然也想要她鼓勵,她驚訝道:「不可能。」

  韓沁笑:「爲什麽不可能呢?」

  應歡想了想,也許韓沁說的是真的,但她還是有些無法理解。在她看來,青春年少的愛和夢都是直白熱血的,應馳是這樣,他想要的,喜歡的,藏都藏不住,全放在眼底或者直接喊出來,有時候很不自量力,却又讓人覺得,少年本該如此。

  徐敬餘是喜歡什麽,就直接去爭取,直白熾烈得能讓人跟著熱血沸騰。

  應歡看著韓沁,她想像了一下,如果主動跟陳森然說話或者和解,他會怎麽樣?半響,她嘆了口氣:「可是,我對著他那張臉誇不出來,習慣避著了。」

  韓沁也知道讓她爲難,但那小子再走不出來,估計就要廢了。她拍拍應歡的肩膀,笑著道:「沒事,我知道這很爲難你,先放著,反正他現在也暫時不比賽。」

  「嗯。」

  應歡鬆了口氣。

  晚上,大家準備一起去吃飯的時候,許久未見的周柏顥也來了。

  周柏顥作爲賽事投資方之一,派頭很足,他身上穿著白襯衫黑西褲,站在一群運動員旁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精英范十足,他看向應歡,微微一笑:「好久不見了啊,小醫生。」

  連老闆都叫她小醫生,這讓應歡窘了一下,彎了彎嘴角說:「好久不見,周總。」

  徐敬餘瞥他一眼,淡聲說:「你來幹什麽?不用陪吃陪喝?」

  周柏顥:「……」

  所謂的陪吃陪喝,自然是陪上頭領導了。

  「過來看看你們,馬上就過去了。」

  周柏顥看向徐敬餘,嘴角一扯:「你爸媽他們明天也會來,帶了一群朋友過來給你應援,讓我給安排一下座位,可別輸了,免得丟人。」

  徐敬餘笑了,「用你廢話。」

  誰他媽不想贏。

  周柏顥笑笑,看向大家:「明天加油,努力進總决賽。」

  他沒待幾分鐘就走了。

  應歡轉頭看徐敬餘,小聲問:「你爸媽都來啊?」

  徐敬餘嗯了聲,低頭看她:「只要他們有時間,一般决賽都會來現場看,不過他們來也只是看比賽,我也顧不上他們,他們看完比賽就回去了。」

  應歡月初去檢查牙套的時候,又問了一次杜雅欣,能不能摘牙套了,杜雅欣依舊溫和地安撫她:「不用著急,馬上就兩年了,不差這些時間。」

  本來……

  她想摘了牙套再來的,偏偏杜雅欣對她的牙套格外堅持。

  應歡心裡急得不行,又不能拒絕杜雅欣。

  飯後,大家一起上樓,電梯門開的時候,應馳拖著應歡的行李進去,就擠不下去了,應歡退出來,看向應馳:「你到樓上等我,我等下一趟。」

  半分鐘後,應歡和徐敬餘幾個一起走進電梯,徐敬餘靠在電梯壁上,低頭看站在她面前的小姑娘。應歡今天把頭髮綁在腦後,還編了一個鬆散的辮子,露出白晰細嫩的脖子。

  徐敬餘看見她脖子上靠耳朵的位置,有一顆小小的痣。

  應歡奔波了一天,頭髮有些亂,幾縷髮絲掉下,隨意地貼在脖子上,她脖子實在白晰纖細,看起來慵懶又脆弱,仿佛一掐就斷。

  徐敬餘看了幾秒,忍了又忍,實在忍不住抬手輕輕撥開她粘在脖子上的髮絲。

  應歡渾身一顫,回頭看他。

  徐敬餘手放下,嘴角微翹:「薄荷糖呢?」

  剛才被他碰到的地方有些癢,應歡抬手摸了一下,手指捋了幾下髮絲,把包放到前面,拉開拉煉,「在包裡,我給你拿。」

  她把那盒黑色薄荷糖遞給他。

  徐敬餘接過,打開盒子拿出一顆,直接撥開塞進嘴裡,低頭看她,微微挑眉:「要不要再試試?」

  應歡忙搖頭:「不要!」

  堅决不要!

  石磊在旁邊默默觀察了很久,他看看應歡,笑嘻嘻地把手伸到徐敬餘面前:「給我一顆。」

  徐敬餘給了他一顆,石磊嚼得咯咯響,忍不住吐槽道:「凉到苦,也不知道有什麽好吃的。」

  徐敬餘:「不好吃就別吃。」

  石磊訕訕笑道:「吃吃吃,你是隊裡勝率最高的,說不定吃了明天比賽就能贏了呢。」

  其他人一聽,紛紛伸過手來,「給我一顆!」

  徐敬餘:「……」

  他嗤笑出一聲:「你們當這是仙丹呢?」

  叮——

  電梯到了。

  幾個人嚼著薄荷糖走出去,應歡抬頭看徐敬餘:「你對薄荷糖有癮嗎?」

  徐敬餘咬碎嘴裡玻璃,走出電梯,歪頭看她一眼,「有點兒,就像烟癮一樣。」

  他一說話,應歡就聞到了淡淡的薄荷味兒,應馳站在電梯門外等她,「姐。」

  應歡走到他面前,拉過行李箱,叮囑他:「晚上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應馳笑:「我知道,你放心。」

  他房間就在電梯門附近,應歡看著他走進去,才拖著行李箱往走廊那邊走,她這次的房間還是在走廊盡頭,正好徐敬餘這次的房間是在她對門。

  徐敬餘接過她的行李箱,兩人走到盡頭,他回頭看了眼,吳起像查房似的,挨個盯著隊員進房休息。此時,正站在走廊中間,裝模作樣地看著他們。

  ……有必要嗎?

  應歡不明白,到了門口拉過行李箱,抬頭看他,抿嘴一笑:「好好休息,晚安。」

  「小金魚,過來一下。」

  徐敬餘瞥了眼吳起,忽然喊她。

  應歡忽略小金魚這個外號,走過去,「怎麽了?」

  徐敬餘忽然彎腰抱了她一下,在她耳邊低聲笑:「賽前給個擁抱。」

  明天整隊的人都在一起,估計沒機會。

  應歡臉紅,腦袋在他懷裡轉了轉,鼻尖輕輕蹭在他堅硬的胸膛上,空氣裡全是他的氣息,她心砰砰砰跳起來,餘光看見吳起站在走廊上盯著他們,又轉過身,假裝看不見,但就是沒走。

  應歡窘迫地推推他,小聲說:「好了嗎?」

  徐敬餘嘴角勾了勾,鬆開她。

  應歡忙跳開,匆匆走回對面,摸出房卡刷卡。徐敬餘摸出手機,又喊住她:「等等。」

  她回頭,轉頭看了眼吳起,有些窘迫地問:「幹嘛啊?」

  徐敬餘點開攝像頭,靠著門笑得有些痞氣,衝她抬抬下巴示意:「來,給我比個愛心,那天沒拍下來,我後悔了很久了。」

  應歡:「……」

  她又想起自己那天傻兮兮地跑回去給他比了個愛心的場景,又傻又衝動。

  應歡正猶豫,要不要滿足他的時候,吳起走過來了,冷面無私地問:「徐敬餘,你手機怎麽沒交上來?」

  徐敬餘笑了笑,把手機放下,關了機。

  遞給吳起——

  「給您,真是够操心的,都說沒追上了,我還能把她往房間裡拐不成?」

  應歡:「!!!!」

  她漲紅了臉瞪他。

  徐敬餘微微挑眉,漫不經心地笑著,看起來頗壞。

  吳起面不改色地接過手機,看向應歡,笑道:「應歡也早點回去休息。」

  應歡不好意思地點頭,紅著臉迅速進房間。

  徐敬餘混蛋,絕對是故意的。

  ……

  第二天下午,半决賽新聞發布會比以往要隆重許多,各方電視臺和體育記者紛紛到場,各個不同階級的領導和贊助商全部到場,場面很大。

  應歡換上助理給她的新隊服,發現上面印了不少贊助商的logo,徐敬餘和應馳站在邊上,攝像機拼命往他們身上拍。應歡不太想入境,默默往旁邊退了兩步。

  現場這麽多人,鏡頭可能也掃不到她。

  等一切程序走完,賽前準備便開始了。

  應歡隨隊進入休息室,隊員們換好衣服後,開始綁綳帶。

  應馳動作很快,綁完後又去找吳起,積極說起等會兒比賽的對手。

  徐敬餘綁完綳帶,靠著椅子坐下,手自然地搭在扶手上,衝應歡抬抬下巴:「過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