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戒不掉的喜歡》第52章
第52章

  應歡正準備去圖書館, 把電腦和書本往書包裡塞, 她嘴角帶笑:「好, 經理已經把航班發給我了, 過了五一我再去請假,恭喜你們啊,四分之一决賽了。」

  她背上包, 看向鐘薇薇和林思羽。

  鐘薇薇和林思羽也背上包, 兩人一起出門, 剛拉開門就看見姜萌站在門外,正拿鑰匙準備開門。

  四人楞了一下,互看對方。

  應歡看了一眼姜萌, 扶著門把往旁邊讓了讓, 姜萌面無表情地走進去, 眼睛都不斜她們一眼。

  電話裡,徐敬餘低笑了聲:「給我帶薄荷糖。」

  徐敬餘平時吃的薄荷糖都是固定的一個國外牌子的,一般超市沒有,俱樂部囤貨很多,都是徐敬餘買了放那邊的。

  「好。」

  應歡把門關上,徐敬餘聽著聲兒,問:「去上課?」

  「去圖書館自習。」

  應歡想起剛才姜萌的態度有些煩悶,自從上次直接說開後,姜萌跟她的關係就跌到了冰點,不止如此,連帶著跟鐘薇薇和林思羽也不太說話了。

  有時候鐘薇薇和林思羽想緩解一下寢室氣氛, 問姜萌要不要一起逛街吃飯,姜萌都回絕了。

  現在,班上有流言說她們孤立姜萌,連輔導員都找她們談過話。從此之後,鐘薇薇和林思羽就再也不試著緩和寢室關係了,愛咋樣咋樣,誰還不是個小公主?

  徐敬餘是趁著午休時間給應歡打電話的,他剛要說話,吳起就走過來招呼了聲:「徐敬餘,過來一下。」

  徐敬餘比了個oK的手勢,對應歡說:「吳教練叫我,回頭有空再找你。」

  應歡忙說:「好。」

  自跟古巴的米格爾打完比賽後,吳起就讓徐敬餘多練正架方位打法,以防進入决賽後再對陣木格爾。吳起把徐敬餘叫到旁邊,把米格爾最新賽事視頻給他,「有空看看。」

  徐敬餘接過ipad,「嗯。」

  吳起剛要走,又想起前段時間在機場看到應歡給徐敬餘比愛心的畫面,不過比賽當前,他也就沒說什麽,不過過些天應歡要過來,他還是忍不住問了句:「你現在跟應歡是談戀愛了?」

  徐敬餘抬頭看了他一眼,直接說:「沒談,還在追。」

  吳起笑了笑,年輕人談戀愛很正常,俱樂部沒規定隊員不能談戀愛,不過現在是比賽期,就算徐敬餘平時很自律,他還是提醒了句:「現在比賽重要,別的事先忍忍,別浪費精力。」

  這意思,是怕他把太多精力放在應歡身上?還是怕他想多了破戒?

  徐敬餘有些無語地看他,淡淡地開口:「我知道,這不是還沒追上麽?我能想什麽別的事啊?」

  他還能一個人破戒不成?

  如果偶爾的衝動和自我解决算的話,不過那種情况很少,運動員精力旺盛,但很多時候去跑個一萬米再訓練一個小時,結束後洗個冷水澡,基本就能壓下去了。

  「那就好,專注比賽。」

  吳起乾笑兩聲,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五一過後,應歡先去給金魚缸換了水,喂了料,又拿了一盒薄荷糖塞進背包。她行李都收拾好了,去請假的時候,輔導員說什麽都不批假,他看著應歡,好意勸導:「那兩天課程還是很重要的,不要爲了出去玩就請假,到時候課程落下不好。」

  應歡皺眉,說:「可是我真的有急事啊。」

  輔導員說:「我知道你是要去看比賽,wSB的比賽我知道,五月底還有半决賽,如果進總决賽呢?你都要去看嗎?你還是學生,不能每場比賽都去看?這樣很影響課業。」

  應歡楞住,不知道輔導員怎麽知道她要去看比賽的事,明明她假條上寫的是有急事。她抿緊唇,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麽說,她是想每場比賽都去,現在對她來說課業可以回頭補,但這是她第一次跟隊的比賽,也許還是應馳最後的幾場比賽。

  「你一個月請兩次假,怎麽也說不過去,又不是特別理由。」

  「這個月只能批你一次假。」

  ……

  應歡完全沒辦法,只能藉口跟經理說學校有事走不開,讓他幫忙改簽。經理楞了一下,說了句:「小醫生,萬一他們進不了半决賽呢?」

  說完這話,經理自己都覺得不妥,忙「呸呸呸」了幾聲,「不對,肯定能進决賽,但是你真不來?」

  應歡:「……」

  她很想去,但請不了假,又怕徐敬餘和應馳會多想,只能說:「您幫我改簽,我問過徐敬餘了,他說問題不大,半决賽肯定能進的。」

  挂斷電話,她有些煩躁地扯了扯頭髮。

  有一瞬間,逃課的想法在腦海中誕生。

  很快就被她打消了。

  傍晚,她給徐敬餘打電話說了這件事,小心翼翼地問:「你們一定會贏的?」

  徐敬餘那會兒剛訓練結束,正在解綳帶,知道她沒辦法來後,還算平靜,嘴角微勾:「沒事兒,那就半决賽來,爲了你能看比賽,必須贏。」

  他一句話,應歡就放心了。

  四分之一决賽賽前兩晚,應馳開了視頻,石磊幾個都在,笑嘻嘻地擠在一起,她看了一眼,除了陳森然,都在呢。

  陳森然的體重還沒控制上來,而應馳的狀態是越打越有勁兒,吳起不想再換掉應馳,這次四分之一决賽還是由應馳上場。陳森然這段時間消沉得厲害,除了韓沁能多跟他聊幾句,其他時候他都不太說話,更別提跟應歡視頻了。以前視頻的時候,陳森然雖然不會擠到屏幕前,但至少會待在一個屋子裡。

  「小醫生你真不來了啊?」

  「你不來的話,是不是得先給我們加個油啊。」

  「要比愛心才行啊,不能只給小祖宗和……」石磊話沒說完,就被人一手拎開,他回頭看徐敬餘,「哎哎哎!幹嘛呢!幹嘛呢!」

  徐敬餘面無表情地把人甩開:「胡說八道什麽?」

  石磊乾笑幾聲:「我什麽都沒說呢!」

  應歡一一回答他們的問題,順便給大家挨個加油,一群人心滿意足地散開。如今隊員們都染了個毛病,賽前能跟應歡視頻,聽她給自己加個油就格外有幹勁兒。

  徐敬餘特別看不慣這些人,一個個都有病似的。

  當人群散開,應歡才看向應馳,少年眉骨上貼著個創可貼。應馳笑容燦爛:「姐,你下次來的話,把爸媽也帶來,讓他們也來看我比賽。」

  應歡也有這個想法,沒想到兩人想到一塊兒去了。不過,應馳大概只是單純想讓應海生和陸鎂看他比賽,想炫耀自己的本事。但應歡想的是,萬一以後沒機會了怎麽辦?

  她抿嘴笑:「好,我回去跟他們說。」

  應馳撓撓頭:「爸每周要去兩次醫院,來一趟也很累,如果不行的話,就不勉强了,我就隨便說說……」他想想又笑了,「回頭電視上也能看,不來也沒關係啊。」

  「我知道,我先問問爸媽的意思。」她對應馳比了個贊,「比賽加油啊,一定要進半决賽。」

  「那肯定的。」

  少年笑得張揚自信。

  應歡沒請到假,倒是鐘薇薇有事請假了,輔導員也給批了。

  鐘薇薇只是試試運氣,也沒想到成了,應歡有些氣:「爲什麽不批給我?」

  鐘薇薇咬著唇,也覺得奇怪:「我也不知道,這件事好奇怪啊,輔導員估計以爲你是去玩的,所以才沒批。但是他怎麽知道你是去看比賽?」

  「不知道。」應歡抓了一下頭髮,更覺得煩躁了,她嘆了口氣,看向鐘薇薇,「對了,你請假做什麽?家裡有事嗎?」

  鐘薇薇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虛地說:「嗯……家裡有個親戚結婚,我本來以爲請不了,沒想到他批了。」

  應歡氣得不想說話。

  ……

  5月7日,wSB世界拳擊聯賽四分之一决賽新聞發布會視頻和新聞報導,宣傳片也一幷發布到網路上。

  因爲徐敬餘等人的關係,學校在論壇和官博上專門轉發了這個宣傳視頻。

  視頻裡,穿著紅色隊服的天搏隊員坐在大巴車上,徐敬餘戴著耳機微仰著脖子靠在椅背上,神色淡然,應馳對著鏡頭比了個耶,笑容燦爛,陳森然面無表情地裝酷。再往後是賽前準備,運動員們都在綁綳帶,最後視頻轉到徐敬餘身上,給了他幾秒鐘的特寫。

  男人低著頭,側臉輪廓完美,眼角微微上挑,鼻梁高挺,唇微抿著,神情專注地看著自己的手,修長的手指熟練地繞著綁帶,渾身荷爾蒙爆棚,都快逸出屏幕來了。

  就這幾秒的特寫,就讓人忍不住想尖叫,學校裡的女粉都炸了——

  【太A了啊啊啊啊啊!敬王man到爆炸!】

  【吹爆這個視頻!不瞞大家說,綁綳帶這個我已經看了二十多遍了!!!】

  【我也就看了幾百遍,那個比耶的小哥哥是誰啊?好奶啊,真漂亮!是我們學校的嗎?哪個系?哪個班?】

  【一直知道敬王帥,偶爾他來上課會碰見,但是完全不敢上去問電話,等他比完賽回來去問還有機會嗎?!】

  ……

  一時間,徐敬餘和應馳在學校裡又被大家關注了起來。

  徐敬餘是一直被關注,應馳是開始被關注,已經有人在扒他的信息了……

  應歡看著評論,用小號回復了一句:沒機會了,他有喜歡的人。

  剛回復完,就被一堆人追著問——

  【你怎麽知道?你胡說八道的?】

  【證據呢?喜歡誰啊?】

  【他喜歡我,別問了。】

  ……

  應歡抿抿唇,深吸了口氣,把手機放下。

  算了,讓你們猜!

  鐘薇薇正在收拾行李,她只帶了一個背包,夏日衣服輕薄,一個背包就够了。她拿手機看了一眼評論,有些擔心地問:「這些人,不會把奶馳的信息都扒個遍?」

  應歡皺眉:「很有可能。」

  林思羽哈哈大笑:「哎,這樣的話,敬王和奶馳都要成名人了,應歡你壓力會不會特別大?」

  應歡想了想,忍不住想笑,「不會啊,只會覺得驕傲。」

  那種驕傲感,在徐敬餘打Ko的時候,在應馳贏了比賽的時候,她都感受過了。

  ……

  四分之一决賽當晚,中國隊以3:2的分數成功打敗美國隊,進入决賽。

  比賽結束後,已經是淩晨十二點半,鐘薇薇坐在最後排,心滿意足地放下DVD,把東西都塞進背包,戴上帽子,活像做賊似的悄悄離開。第二天一早,就跟她偷偷摸摸的來時一樣,再悄無聲息地離開,無人可知。

  與此同時,體育頻道轉播了賽事,各大網路平臺都可以看到完整賽事。

  周末,應歡回到家,應海生和陸鎂正在看比賽視頻,兩人也不知道把應馳比賽片段看了幾遍,看完了又看徐敬餘的。應海生轉頭看應歡,很高興地說:「哎,應馳這小子現在真出息了啊,我發朋友圈後,以前的同事都來問我了。」

  陸鎂捋捋頭髮,微笑道:「我同事也來問我了,誇我兒子帥呢。」

  當然,那些說拳擊手苦的,以後老了容易得帕金森的,他們全都忽略了。

  應歡走過去,站在他們身後,看著視頻裡的應馳,問:「爸媽,我正想問你們呢,月底要不要一起去看比賽?一起去,很難得的。」

  陸鎂和應海生對視一眼,有些猶豫,陸鎂想了想,說:「還是不去了,你爸得按時去透析,要是過去看比賽耽誤了不好。」應海生最近身體不好,能不折騰就不折騰,陸鎂就算想去,也不敢去。

  應海生也知道自己的身體情况,也很注意,擺擺手說:「我在電視上看看就行,去了你還得顧著我們。」

  應歡頓了一下,想了想,笑道:「好,我給你們拍現場視頻。」

  陸鎂高興地點頭:「好好好,你多拍一些,我發朋友圈。」

  ……

  時間過得飛快,一晃到了月底。

  夏日炎炎,烈日灼人,熱得人發悶。

  三亞的天氣更熱,中午,應歡一出機場就快被曬暈了,她讓司機直接把她送到訓練館,下車後,她就背著包往門口跑。

  一抬眼都看見門口了,正要拐角的時候,忽然被人從身後勾住了背包帶,她整個重心不穩地往後退了兩步,撞回一具寬厚堅硬的胸膛上。

  應歡心裡一驚,忙回頭去看,徐敬餘穿著紅色訓練服站在陽光下,左手捧著個椰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嘴角微翹:「跑這麽快,急著見情郎啊?」

  應歡抿嘴一笑,特別高興:「沒有!」

  她看著他,又問:「你怎麽在這裡?」

  「給你買椰子。」

  作者有話要說: 應小歡:你一個人也可以破戒?

  徐敬餘:怎麽?你想看還是想幫忙?

  應小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