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重生之盛寵(H、1v1)》第一百七十八回:繪春情(上)
七七以前跟在沈重華身邊當暗衛時,雖然識字,字卻是沒有時間練的。後來認祖歸宗回了將軍府,家裡倒也沒有著意讓她練字。然沈重華喜歡書畫,閑暇時會將自己的珍藏拿給她看,與她說那些古物背後的故事,更有多時,會親執筆,或以她入畫,或描繪春花河山,各處風貌。

沈重華總讓七七在他的畫作上題字,他如今是看七七哪裡都好,她那明明平淡無奇自認為粗陋的字跡在沈重華眼中,卻成了什麽:“不染凡俗,質樸風流。”

七七當然不會信他的鬼話,歷朝歷代的皇后除了好出生,哪個不是德才兼備、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是以,在棲梧宮中,七七平素便多了一樣愛好,便是練字。

她如今雖已練得一手筆勢恍如飛鴻戲海,極生動之致的簪花小楷,但每日到了練字的時辰,卻仍不敢懈怠。

哪怕與沈重華重遊江南,她仍記得晨起練字。

沈重華醒來時,沒摟到七七,婢女伺候他梳洗,他便穿了一身常服去了書房,果真在那兒瞧見了穿著 一身青玉襦裙的嬌妻。

沈重華走過去,從背後環住她的纖腰,她明明未施香粉,然而聞起來卻又是那樣的香。

“娘子起的這般早,可見昨晚在床上摟著為夫求饒,都是在騙人了?”

七七原本手穩,聽他這麽一說一個手抖,差點在宣紙上落下一道墨杠。

七七拿手肘輕輕推他:“別鬧。”

沈重華拿下巴在她頸間剮蹭,洗漱時雖有婢女給他刮過胡子,但還是磨得七七酥麻的癢。沈重華按著七七的腰,使得她貼緊著他,他曖昧的拖著尾音調戲著懷裡的美嬌娘:“一時不見,如隔三秋,娘子可讓為夫好找。”

他在她面前,許多時候都沒個正形,除了不怒自威的氣質樣貌,全然不像是一位翻手雲雨的帝王。而說話間,緊貼著七七圓臀的那處,便已經蓄勢待發。

“陛下……”七七羞紅了臉,佯裝推拒了一番,揶揄他道:“若是早知陛下沒日沒夜這般折騰臣妾,臣妾才不會同意陛下廢除每三年的大選呢!”

“沒日沒夜?”沈重華摟著七七的細腰往懷裡帶:“我倒是想沒日沒夜的乾你,但你不是每每都被我肏得求饒,一面嬌吟,一面淚眼婆娑的喊著受不了了麽?”

瞧瞧,越說越沒個正形了!

沈重華就是喜歡看她羞極的模樣,於是繼續說道:“還是說,七七想試試什麽叫做沒日沒夜……”

“你還說!”七七的臉,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她轉過身,作勢就要去捂沈重華的嘴,卻被他順勢扣住了手腕。

他欺身下來,含住她的唇瓣,帶給她一個帶著青玉髓茶香的纏綿親吻。

七七想,看來今日這字怕是練不成了。

唇齒糾纏,二人都有些微喘。沈重華將七七落在書案上的小狼毫掛在筆架上,轉而拿了隻乾淨的玉筆白狼毫在手中,他含著笑,瞧著因呼吸起伏而讓人難以忽視的傲人雙峰,同七七私語道:“一人練字未免無趣,不如為夫來陪娘子……”

七七深吸一口氣,被他困在書桌與臂彎當中,如囊中之物,自然也就放棄了掙扎。卻還是忍不住拆穿沈重華的企圖:“練字就練字,陛下脫我衣裳做什麽?”

她如今香肩半露,沈重華已然俯身吻了下來。

薄唇在那滑嫩的肌膚上輾轉流連。

沈重華張口含住她的耳垂,吮吸舔弄,而手中的白狼毫則輕巧的挑開了她方才被他扯得松散的衣襟,那冰涼的玉筆杆緩緩劃過她的下顎,帶著酥酥麻麻的癢,擠入她胸前的溝壑……

七七怕癢,便要推開他。然而沈重華卻是上下其手,明知道她怕癢,攬在她腰間的手更是可惡的在撓她的癢癢肉。沈重華越撓,七七就越扭,扭著扭著便往他懷裡鑽去,然後自然而然的被男人壓在身下。

“唔……”雪狼毫的筆尖最是柔軟,但被沈重華這般拿它在乳暈處一圈圈的打轉,七七身子繃得僵直,乳尖更是顫得厲害。

沈重華居高臨下,俯瞰著她,他執筆的模樣。眉眼間泰然自若的神情,乍一看,仿佛真像是在“練字”。

他確實是在書寫,只是那一筆一劃,似貓撓心肝似的癢,都落在了七七美好的酮體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