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22章
國師醉酒

莫離給春宵和佘家老祖用心通打了個招呼,三個人不著痕蹟的開始給劉奇和蘇少酉灌酒。

不明真相的秋軟軟見他們喝完一壇子酒,不由勸道:“小酌怡情,差不多可以了。”

莫離捏了捏她的手,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對其他人笑道:“你們繼續,我就不陪你們了,再喝我媳婦兒該生氣了。”

“看吧,我就說不成親好吧,喝個酒小娘們儿還管這管那的。”劉奇有些微醺,說話有些口不擇言了,說著打了個酒隔,又打開了一壇新酒,給蘇少酉他們又滿上。

莫離擺擺手,不和他理論,說道:“我先回房了,你們隨意。”說著一手扶起已經醉倒的慧果,拉著媳婦兒和今朝去後院了。

稍走遠一點今朝就忍不住咳了一聲說道:“逢年過節別忘了給祖師爺供奉兩壇好酒,就今兒你們喝的這個酒就行。”

“知道了,回房去吧。”

得了莫離這句話,今朝才蹦跳著回了自己房間。

莫離將慧果送回房,吩咐下人去熬了醒酒湯,這才拉著小媳婦往自己房裡走。

夜裡不時拂過陣陣清風,吹得人十分舒服,秋軟軟牽著著莫離因為喝酒體溫有點高的手,十分安心。

莫離稍走在前面半步,推開門,秋軟軟緊隨其後進來,剛將門帶上,轉身就被莫離壓門上親上了。

秋軟軟微驚,隨即含笑打了他肩膀兩下,便閉上眼由著他去了。

“軟軟。”莫離一邊親,一邊喚道。

“嗯……”秋軟軟這聲應,像是在回應他的話,又像是在低吟。

“好媳婦兒。”莫離說著鬆開了秋軟軟的嘴,藉著月光低頭看著她濕漉漉的眼,怎麼也瞧不夠。

秋軟軟被他瞧得有些羞澀,不由微微側過了頭,問道:“瞧什麼呢?”

“瞧我家軟軟怎麼這麼美,怎麼這麼合我心意,怎麼這樣讓我欲罷不能。”說著又欺了上來,親住了她的唇兒。

“許是我這輩子生來就是為了你。”莫離喃喃道,卻並不知自己隨口一說說對了。

秋軟軟不知該怎麼回答他這句話,只能抱著他的脖子,努力回應著他的熱情。

唇齒交纏了許久,莫離還沒有要放開她的打算,卻也只是親著嘴兒,並不動其他地方。

秋軟軟不由得想,他不會是喝醉了吧?

“相公,咱們去浴房洗一下吧。”秋軟軟推推他。

好一會兒莫離才點頭鬆開她,拉著她去了浴房。

秋軟軟瞧著他穩健的步子,也不像喝醉了的樣子,可瞧見他衣裳都不脫,直接下水,秋軟軟就知道他肯定是醉了,趕緊把他拉住了。

“相公,先脫衣裳再下水。”

聽秋軟軟這麼說,莫離又停了下來,轉身看向她,隨即彎下身子湊過來親她。

秋軟軟擔心他又像剛剛那樣一親又停不下來,趕緊阻止了他的動作,把他拉到一旁,給他脫衣裳,他全程只低頭靜靜地瞧著她,任由她動作。

瞧他這個反應,秋軟軟不由得好笑,沒想到他喝醉之後會是這個模樣。

同他赤身裸體一塊兒進了浴池,秋軟軟想了想,先擰了塊涼水帕子給他擦擦臉,清醒一下。

帕子剛蓋上,他自己就伸手抓住了帕子,在臉上擦了擦,隨即將帕子放回一旁,腦袋埋進水里一會兒,便醒了酒,抬頭便見秋軟軟在笑他。

莫離將偷笑的某人扣進懷裡,從頭到腳一陣搓揉,強行挽尊道:“太久沒喝了,酒量不行了。”

秋軟軟忍著笑點點頭,配合他嗯了一聲。

他和她父親都不怎麼喝酒,逢年過節才會小酌幾杯,她能學會釀酒實屬偶然,是在書上瞧見的法子,好奇試了試,沒想到一回就成了。

雖然他們不怎麼喝,但她還是忍不住做了,父親也沒阻止,大部分都用來逢年過節孝敬了祖師爺。

來京城這兒也是一樣,她每年會釀一些埋在後院裡。

“怎麼今日突然喝這麼多酒?”秋軟軟一邊問他,一邊從他懷裡出來,給他擦洗身子5。

莫離沒回答,反問道:“軟軟覺得蘇少酉正不正常?”

秋軟軟眼神瞬間亮了,說道:“說到這個,我發現他身上的生氣好像一天比一天在少,我不知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就像是生氣一點一點自然消亡的感覺,很細微,差別不大,但是和我第一回見他時相比就很明顯了,其氣運方面並沒有什麼異常,我就沒說了,只想著你們解決完這件事之後再告訴你。”

“你是懷疑他嗎?”

“現在還不確定,等春宵試過他便知了。”

“這件事很棘手嗎?”秋軟軟問道,這幾日只看他們忙進忙出,都沒找到時間仔細問他。

“是,很棘手,白骨人偶得到獻祭的肉體,不懼符咒不懼陽氣連你的紅瞳也看不破,只要它在人身裡,對付妖物的法子便對它無用,我們只能用對付人的法子來對付它。”莫離說著,站起身子,坐到池子邊上,拉著小媳婦的手落到胯間,秋軟軟一愣,明白了他的意思,抓著大棒子給他上上下下仔細擦洗。

“你說它弄一出這樣一盤大棋幹嘛呢?難不成又是因為我?”秋軟軟本能想到又是自己的原因。

“我原本也以為是因為你的純陰之體,但我仔細一想覺得有些不對,如果是因為你,它在石文宏體內之時就可以在前兩年趁我不在京城時動手,不至於要拖到現在,當然也不排除有其他特殊原因,才會拖到現在。”

莫離說著閉上了眼睛,感受著小媳婦在他腿間的動作,現在多說無益,還是等春宵結果吧。

莫離正想著春宵那邊如何了,突覺一個溫溫軟軟的東西落在他小兄弟頂端,他還沒反應過來,頂端就被裹住了,莫離睜眼便瞧見小媳婦正在努力吞嚥著他的硬物。

莫離不由失笑問道:“怎麼突然想著用嘴來了?”

秋軟軟紅著臉鬆開嘴,嘟囔道:“你不是喜歡這個嘛,上回給你弄疼了,這回我慢點,輕輕地給你來一回,免得你心裡一直記掛著。”

秋軟軟說著又張嘴去吞,莫離是對她那時不時磕著他兄弟的牙齒有陰影了,輕咳一聲說道:“軟軟別含了,小舌頭伸出來出來給相公舔一舔便好了。”

秋軟軟點點頭,正要像他說的那般動作,突然停住了,不好意思道:“你能不能閉上眼?”

莫離一愣,乖乖閉上眼,感受著小媳婦溫溫軟軟的小舌頭在硬棒子上來回舔舐,舒服得不像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