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21章
試探蘇少酉

莫離趕回國師府的時候,一切如常,佘家老祖站在門前等他。

“怎麼樣?”莫離問道。

“並無異樣。”

“進去再說。”

大家都在,莫離根據已知的所有事情開始復盤。

明面上最先開始是秋軟軟看出麗妃娘娘有大災,麗妃娘娘深夜偷溜出宮,從國師府拿到黃符,卻慘死大殿,黃符卻還完好無損,和白骨人偶的特性對的上,藏匿在人身裡面,不懼黃符,當然嬰靈也不會怕那張黃符。

再然後他們從柳嬪那兒得知了一個信息,麗妃可能換了柳嬪的命,繼而他們在昭華殿發現了麗妃另有心上人,喚做石文宏,且石文宏還曾出現在宮裡,還與麗妃和柳嬪有牽扯,甚至麗妃還為他小產過一個孩子,麗妃死後魂魄失踪了,她小產的孩子也不知所踪。

而且石文宏與天觀堂掌櫃石冠興是兄弟,他們又是怎麼知道石冠興的呢?

是因為裁縫撞鬼。

裁縫撞鬼全是因為那一套縫屍靈器,縫屍靈器是石冠興低價賣給他的,石冠興給出的理由是想藉此機會替裁縫娘子教訓一下夜夜做新郎的裁縫。

可這件事他們都是從一個不知究竟是不是石冠興的一個人口中聽來的,可信度不足,若要證實還得去問一下裁縫娘子,看當年事是不是如此。

若是假的,弄出這麼一遭,又有什麼意義呢?這不就是把他們的目光引到石冠興身上,引到麗妃的案子上嗎?誰想替麗妃找出真相呢?麗妃本家人?可若是她本家人不是應該去尋大理寺或者展憲嗎?絕不可能從裁縫拐彎抹角下手,這有些說不通了,那還有誰想真相大白呢?能利用裁縫和石家的關係做局,這人肯定不容小覷,畢竟裁縫和石家的關係,連裁縫自己都不知。

要做此局,不僅要知道裁縫和石家的關係,還要知道幾十年前石家的遭遇,知道石冠興和石文宏的關係,知道麗妃和石文宏的關係,知道麗妃換命的事情,誰能知道這一切呢?純谷嗎?

再有就是獻祭了,獻祭的究竟是石文宏還是石冠興?亦或都不是,亦或都是。

這麼一推測,其又不像是衝著秋軟軟的純陰之體來的,他們幾年前就在京城活動了,若是衝著純陰之體來的話,完全可以趁前幾年他外出的時候直接奪舍,哪還用這麼麻煩。

可若不是為了這個,又是為什麼呢?

“會不會那個獻祭的人根本不是石冠興兄弟倆?”劉奇說道。

“不是他們倆那還會是誰?”蘇少酉反問道。

“咳,那什麼,我就是隨口這麼一說,當時能獻祭的又不是只有他們兄弟倆,你別忘了,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銀子,隨便去孩子多的人家裡買個孩子獻祭不就行了,石家賣文玩古董的,就算落敗了,也不至於連這點錢都沒有。”

劉奇猜測的不錯,確實可以這樣,如此一來,那範圍就太大了,誰能知道真正獻祭的是何人,也許他就坐在他們面前也不知道。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莫離瞬間背後一涼,掃了一眼他們所有人。

佘家老祖和道墟能夠徹底排除嫌疑,他們不是一般人,其模仿不來。

莫離伸手去拉小媳婦的手,入手溫溫涼涼的,和以往一樣,今朝坐在她腿上打瞌睡,看老祖宗這反應也能間接證實軟軟的身份是真的。

老祖宗瞇著眼聽他們討論,不由得翻了個白眼,其實法子早就告訴莫離了,他自己沒領會他當日苦口婆心的一番話,可能也是天意吧。

劉奇,蘇少酉,慧果,目前看起來只有蘇少酉最像是被假冒的。

蘇少酉原本對皇位還那樣有執念,卻突然說沒有執念了,原因是他看見唐玉良過得很好,他便放下了,當時他們正在昭華殿,討論麗妃的事情,並沒有多想,蘇少酉那時候帶來了麗妃身邊伺候宮人的口供,也是從他那兒證實石文宏曾在宮裡出現過,甚至麗妃還懷過石文宏的孩子,若他是假扮的,那這些口供是真的嗎?若口供是假的,嬰靈究竟存不存在也難說了。

他覺得蘇少酉所說的應該是真的,畢竟宮人口供一事做不得假,他們去大理寺問一聲便知真假了,他沒必要扯一個如此容易戳破的假話。

莫離覺得有些頭疼,這事情太複雜了,他突然有股衝動直接問老祖宗算了,但仔細一想還是算了,正如他下午和劉奇他們說的那話,人生的真諦不是結果而是經歷,經歷才是修行。

當時他們是怎麼說到這個問題上來的去了?是蘇少酉突然問他人這一輩子的財富,名望,姻緣是否都是命中註定的。

莫離正想著,春宵來了,經過這段日子的造夢,春宵明顯修為提升了不少。

“你們這是乾嘛呢?一個個的都板著個臉。”春宵說著,挨著劉奇和蘇少酉坐下了。

蘇少酉不著痕跡地往旁邊挪了挪,動作不大,並沒讓人察覺,今朝打了個哈欠,朝春宵問道:“春叔叔,劉叔叔說您能造夢,能隨心所欲,我也能試試嗎?”

春宵還沒來得及回答,劉奇先說了:“這可不行,你小小年紀哪能玩這個,還是去後院玩泥巴去吧!”

老祖宗的一句話提醒了莫離,春宵造夢能探人心,白骨人偶化作人,能藉人身躲避陽氣,躲避黃符,這也間接說明他已經真真實實成了人,而非陰物,那麼他也一定有了人的弱點,造夢,就是專剋人的弱點,這也是就算他能讓金鞭認主,修為不錯,也會不知不覺入了夜驚造的夢,因為是人就逃不過這個弱點。

莫離想起之前老祖宗三番兩次和他強調春宵能助他,莫不是此次的破局關鍵在春宵身上?還有鯉魚精曾特地來提醒他小心蘇少酉,會不會另有玄機?

春宵能有什麼作用?控夢,控人心,探過往。

莫離暗中掐起手決,正在聽劉奇扯皮的春宵突然看向莫離,隨即不著痕蹟的移開視線。

莫離用心通在和春宵交談,問這些日子在京城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著重問了下蘇少酉。

春宵說沒發現什麼異常,至於蘇少酉倒是真有一處奇怪的地方,他和劉奇天天混在黃粱一夢,自己卻從不入夢,每次劉奇邀他一起,他總推卻了,有一回劉奇喝醉,硬是不聽他的推託之詞,要拉他一起,他為了不進夢,甚至從二樓跳了下去,幸好他有點身手,並未受傷。

春宵說的這個和莫離想的對上了,現在就要證實這個猜想是不是正確的了。

正想著,管家進來問要不要用飯,莫離借勢說道:“別想了,先吃飯吧,難得人這麼齊,咱們對飲幾杯。”

說著便讓管家傳飯了。

酒一上桌,老祖宗就興奮了,一聞味兒就知道這肯定是小丫頭親手釀的,只是他剛端起酒杯,就被莫離拿了過去,“小孩子不能碰酒。”

老祖宗心裡那個氣喲!不甘心地癟著小嘴,淚眼汪汪地瞧著莫離,莫離瞧他這模樣,搖了搖頭,用筷子沾了沾酒,往今朝的嘴皮上點了點,說道:“只能給你嚐嚐味兒。”

今朝一口咬住了筷子,明明心里美滋滋的,面上卻要裝成娃娃第一回碰酒的模樣,趕緊呸呸了兩下,皺起了一張包子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