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81章
慧覺法師俗家往事

夫婦倆守著小書院也算是愜意,只一點,秀才妻子一直無孕,是兩人一直以來的煩憂,秀才為了讓妻子懷孕也是可勁兒折騰,各種法子都試過了,俱是無用。

妻子心中自責,認為是自己的責任,擔心會斷了他家的香火,便狠狠心琢磨著給他納個小妾傳宗接代。

那晚吃過飯夫妻倆在院子里納涼,妻子就將這個想法同秀才提了提,秀才一愣,嚴詞拒絕了,並將懂事體貼的妻子壓在院子裡的葡萄藤底下狠狠疼愛了一番。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卻沒想到事情這才剛剛開始。

那天過後,妻子放棄了這個念頭,秀才卻是在心底稍稍起了心思,誰也不想自己斷後不是麼,既然妻子都體貼入微的提了,想來她是不介意的。

妻子哪裡曉得他們讀書人慣會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只以為秀才是真心待她好的。

納妾一事,秀才早就想過了,只是擔心妻子不願意,鬧起來有失讀書人的體面,至於人選他早就有了。

學堂有個娃娃叫元寶,家中父母早亡,哥哥去年初娶了親,家中還有一個待嫁的姐姐。

自從前段時日大嫂給大哥生了個大胖兒子,大嫂在家裡腰板兒就硬了,開始對他們挑三揀四了,前兩天還鬧著不讓元寶上學了。元寶的姐姐喚作二丫,長得標誌,胸前圓鼓鼓的奶兒,翹翹的臀兒,都是能生的娃娃的模樣,只要他彩禮錢給高點,這事一準兒能成。

那日趁妻子回娘家,秀才就行動了,準備去鎮上找個媒婆去二丫家提親,去鎮上要翻過自家後面的那座山,是以秀才天不亮就換了身嶄新的新衣出發了。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今兒這天亮的晚,按說這時候早該大亮了吧?

秀才心中惴惴,正想著要不要掉頭回去,突然迎面走來了一個人,竟然是二丫!

二丫在這兒碰到他也很是意外,問道:“先生這是去做什麼?元寶說今兒學堂放假,我嫂嫂不信,說他說謊,硬要我跑一趟,親口問問您。 ”

秀才傻乎乎地瞧著二丫笑,好一會兒才點頭道:“正是,今兒學堂有大喜事,歇一天。”

二丫問是什麼喜事,秀才笑而不答,只說她待會兒便知。

二丫便不問了,她話問到了,自然得回家了,正好和秀才順路。

孤男寡女走在漆黑的林子裡,秀才有些心猿意馬,故意靠近了些二丫,挨著二丫走。

二丫沒覺著有什麼不對,同他這樣走著,見二丫不排斥他的接觸,秀才當即心中就想開了,莫不是二丫也中意他?

也是,他可是方圓幾個村子裡學識最高的,且長得英俊,小姑娘不都喜歡這般的嘛?

秀才想開口同二丫搭話,又不知該說點什麼,想了想,還是要從元寶身上開口,正欲說話,沒想到二丫先開口了。

“先生能不能拉著我走,我怕黑,若不是嫂嫂強硬,我也不敢一個人往林子裡走的。”二丫說著竟嚶嚶哭了起來。

秀才立馬拍著胸脯道:“二丫別怕,有我在。”說著就拉過了二丫的手。

秀才緊緊捏住二丫軟乎乎的小手,忍不住捏了捏,正想再偷偷捏一下,突然二丫一個踉蹌,撲到了他懷裡。

秀才下意識一接,抱了個滿懷。

秀才愣了,卻是緊緊抱著二丫不撒手,還是二丫的呼聲把他喚回神來,“先生,你抱得太緊了,壓得我胸口疼。”

壓得她胸口疼?他才疼呢,這兩個大東西,抵在他胸膛上,軟乎得不像話,他小兄弟硬得發疼!

“先生給你揉揉就不疼了。”秀才鬼使神差這樣說道。

話音剛落,手就摸進了二丫的衣裳裡,揉捏起那一對兒軟奶。

“倒真是不疼了,先生手兒揉的人家好生舒服。”二丫高興道。

“還有更舒服的,二丫想不想試試?”秀才說著,親上了二丫的唇,少女身上特有的香氣徹底釋放了他心中的慾望,什麼倫理綱常,什麼聖賢之道一瞬間全忘了,他迫不及待地撕扯開二丫身上的衣物,埋首親上了她的嫩乳,一手摸到了她的雙腿之間,逗弄著沒見過生人的嫩生穴兒。

“先生摸人家尿尿的地方作甚?摸得人家好生舒服。”

被淫欲沖昏了頭腦的秀才完全沒多想,只以為是小丫頭思春了,哄道:“先生讓你更舒服。”

秀才仗著四下無人,將懵懂無知的小丫頭奸了個透,一泡兒濃精全灌進了小丫頭深處,不由感嘆,果真剛開苞的雛兒更為緊緻,不是自家娘子能比的。

“二丫放心,先生會對你負責的,天兒一亮先生就去你家提親。”秀才拍著胸脯保證道。

二丫趕緊搖頭,道:“先生萬萬不可,若是被我嫂嫂知道我們還未成親就有了首尾,一定會打死我的,還請先生憐惜憐惜,暫時別去提親,且等我同嫂嫂提一提再說。”

秀才聽二丫這麼說並未沒多想,只覺得小丫頭真可憐,一腔兒憐惜之情頓時又化作了淫欲,壓著小丫頭又來了一回。

與二丫說好了,秀才便不必去鎮上了,送二丫出了林子便又往回走了。

他打了一路的哈欠,想來是今兒起太早了,秀才一邊打哈欠,一邊納悶,什麼時候天已經這麼亮了?

秀才並未多想,回去又爬上了床,一覺睡到大天黑。

起來隨意對付了一頓,看著外面漆黑的夜,心裡想著娘子怎麼還沒回來?

他又等了等,娘子還未回來,他想了想,決定去接一下娘子。

秀才挑著燈籠,又進了林子,這回正好是和早上相反的一條路,他走了挺久,還沒碰到娘子,不由想,難不成娘子今天不回來了?

秀才又走了走,還是沒見著娘子,想著娘子應該是今天沒回來,便打算回去,可也不知怎麼,往回走了好一陣,按理說是要到家了,卻還是在林子裡沒出去,難不成是不小心走錯路了?

秀才這樣想,剛想又轉頭回去再找找路,突然看見不遠處有一點兒微微的亮光,秀才又往前面走了走,不是自己的家,是別人的家,亮著一盞不大的油燈,秀才走過去,透著窗戶往裡面瞧,房間不大,就一間,裡面只有一個村婦打扮的女子在房間裡洗衣裳,夏天熱的很,小婦人只穿了件單衣,在房間裡賣力洗衣裳。

小小的單衣勒出小婦人凹凸有致的身子,胸前的雪白隨著小婦人搓洗衣裳時的動作時隱時現,秀才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完全沒去想為何小婦人會大晚上的在房間內洗衣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