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15章
夫妻冷戰?

莫離也感覺到小媳婦裡面還沒準備好,趕緊又將擠進去的那一截抽出來,托起小媳婦的臀兒,仔細瞧了瞧,見沒事才放心,湊過去親了親鼓鼓的小包子。

秋軟軟被他突如其來的親吻弄得顫了顫,趕緊推他,“別,多髒呀!”

莫離從她腿間抬頭笑道:“不髒,粉粉嫩嫩,又香又好看,改明兒讓劉奇弄塊西洋鏡來,仔細讓你看看小穴兒有多好看,也瞧瞧嫩穴兒是怎么生吞大棒棒的。”

秋軟軟無語,心裡決定以後劉奇來就要閉門謝客,不僅相公被他帶得越來越沒有正形,慧果也被他禍禍了,都是他帶的!

劉奇若知道秋軟軟這麼想,肯定會直呼冤枉,男人就沒有正經的,哪還用人教呀,春宵這些天沒少和他們說一些人奇葩的夢境,睡嫂嫂小姨子的都是正常的,想睡姐姐妹妹也很多,想睡親娘的也不少,最讓人沒想到的是竟還有人重口味到睡母豬,是真的母豬的那種……

秋軟軟正想著,莫離又親上了小穴兒。

秋軟軟這才回過神來,咬著手指難耐低吟,不可否認,被他這樣弄得又羞又舒服,偏偏他這樣托著,她連扶都不好扶。

秋軟軟在他唇舌下尖叫著噴了潮兒,莫離這才滿意鬆開小穴兒,瞧著小媳婦失神的臉,心情大好,又欺上白嫩嫩的乳兒,在上面加深屬於他的記號。

等小媳婦緩過神來,莫離鬆開嘴,笑道:“與底下的大東西比起來軟軟更喜歡哪個?”

秋軟軟扭頭不理他,才不想和他討論這個。

莫離也不惱,將她放在椅子上,自己站起來,說道:“不如軟軟給相公也含一含,為夫自己比較一番。”

秋軟軟瞧著近在咫尺的大棒子想都沒想就趕緊摀住嘴,搖了搖頭。

莫離看著她,神情哀怨地嘆了一口氣,幽幽說道:“軟軟嫌棄為夫。”

秋軟軟聽著他這話,心中直呼狡猾,瞧他這模樣,秋軟軟就知道他一定是在做戲,一定是在欲擒故縱!

可儘管知道他這是在故意做戲引她下套,秋軟軟還是不忍對他狠心說不,只得咬牙點了點頭答應了。

試了好幾個角度後,秋軟軟還是選擇讓他坐在椅子上,她蹲下,瞧了好久卻還是遲遲下不了嘴。

莫離瞧著小媳婦視死如歸的模樣,不由輕咳了一聲,把大兄弟從她手裡拿出來,塞回了褲襠裡。

“不該為難我家軟軟的。”

秋軟軟下意識以為他又換了一招以退為進,卻沒想到他真的穿上了衣裳,還給她也換下了胡服,道:“正事要緊,咱們還是繼續畫符吧,晚上再來。”

秋軟軟楞了,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他還是頭一回做到這個程度停下來的,秋軟軟不禁想是不是自己剛剛嫌棄的太過明顯了?

秋軟軟看著他認真畫符的側臉愣了許久,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生氣,還是和平常一般肅著一張臉,張了幾次口都不知該怎樣和他說,只得繼續裁紙了。

又等了一會兒,秋軟軟才確定他是真的生氣了,這都小半個時辰了,他一眼都沒瞧她,彷彿沒她這個人在一般。

秋軟軟心中有些後悔,剛剛不該那般的,明明他那里挺乾淨的,又沒有奇怪的味兒,她不該那樣嫌棄的,傷他心了吧。

莫離心中確實有些不痛快,不過不是因為秋軟軟,而是因為自己,明明知道小媳婦不喜歡那樣做,他還用計使她答應,未免有些太卑劣了,這種事情是兩個人的事,他不該為一己私慾強迫小媳婦做自己不情願的事的,而且自從回京之後,沒其他人打擾,床事方面確實有些不知節制。

莫離在心中反思,沒注意秋軟軟因他這個反應正在胡思亂想。

秋軟軟又想起了那大娘的話,若是不餵飽金箍棒,他就會去外面找小妖精,一時便更後悔了。

秋軟軟有心再表現一回,可現在他在忙她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等晚上吧,他剛剛不是說了嗎,晚上繼續,晚上再給他弄吧。

秋軟軟打定主意晚上給他弄,可她沒想到,反思完的莫離這會兒心中打定主意以後要做個君子,如書上寫的那般,與小媳婦做一對相敬如賓的恩愛夫妻,床事方面也得節制,一月最多八次就好,這月已經超了,要下月才能來了。

莫離回過神來,見小媳婦站在一旁皺著眉在想些什麼,不由開口讓她坐下,秋軟軟見他搭理她了,趕緊點點頭,心裡想,是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相公肯定不會這麼小氣生她的氣呀。

秋軟軟放心了,安心了一下午,晚上到上床睡覺的時候,她乖乖躺被窩裡等莫離洗澡出來,看著床頂不由納悶,怎麼今天相公洗澡這麼久?

又等了半刻鐘,莫離才從浴房出來,帶著濕氣鑽進被窩裡,摟住小媳婦,習慣的捏了捏小媳婦的軟奶,突地想起什麼,又收了手,彈指熄了燭火,說道:“睡吧。”

秋軟軟愣了,這是怎麼回事?這就睡了?又是欲擒故縱?

秋軟軟咬咬唇,動了動腰,裝作不經意地蹭過他腿間,並沒有硬邦邦,看來他是真的不想要。

莫離不知道小娘子心中想了這麼多,被碰了一下也沒做多想,只以為是她不小心碰到的,不由得朝後退了退,只是被小媳婦無意間碰了一下,小兄弟就又有要起來的架勢,莫離想了想,轉身背對著小媳婦睡了,等小兄弟平靜下來再抱小媳婦吧。

莫離這舉動於秋軟軟來說可謂是晴天霹靂,他都不抱著她睡了!

秋軟軟不由得生氣,不就是沒給他那個嗎,竟還這樣記仇,不抱就不抱,哼!秋軟軟也轉身背對著他。

秋軟軟生著悶氣,瞇著眼一直都睡不著,覺得自己好生委屈,眼淚不自覺地往下掉。

正傷心著,只聽他翻身了,秋軟軟瞬間睜大了眼睛,眼淚也瞬間停了,只感覺他翻了個身,然後抱住了她,在她發上親了親。

他這是後悔了?還是和好了?

莫離不知道在他給小兄弟熄火的時間內,在小媳婦心中已經和他冷戰過一回了。

秋軟軟糾結著要不要開口再和他提一下下午的事,糾結來糾結去,終於做了決定,卻不曾想他卻睡著了,這讓秋軟軟好生無奈,只好閉眼睡了。

第二日兩人誰都沒提昨晚“冷戰”的事,莫離是對此完全不知情,而秋軟軟在等他先開口提。

莫離知道都不曾知道,更別說提了,一切如常起床洗漱。

他沒提,秋軟軟也就沒提了,想來他是不想再提昨晚不愉快的事,昨晚“冷戰”,今早他起床都沒親她了,也沒像之前那般早上磨著她來一回才起床,其他倒沒什麼不一樣,還是會給她端水來洗漱,會給她夾菜,會對她笑,會親暱的喚她軟軟。

應該沒事了吧?秋軟軟想。

可感覺哪兒怪怪的?

白天他們還是和昨天一樣去書房裡畫符咒,她去給他打下手,畫符要一氣呵成,不能斷,要注入靈氣才有效,所以要十分集中註意力,今天他沒有再像昨天那般對她動手動腳,一直在認真畫符。

到晚上爬上床,秋軟軟才知道哪兒怪了,他今兒一天都未曾親近過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