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05章
蘇少酉和長公主?

“說來你可能不信,當我再看到唐玉良的時候,看到她抱著她兒子我弟弟在花間撲蝶歡快的模樣,那時候,我心中的那一點不甘突就沒了,那時我想,就算我如願坐到世上最高的那個位置又如何?唐玉良後悔了又如何?好像都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我想要的結果早就不可能了實現了,頓時就想通了,我也不是在大理寺任職,只是藉這個機會來給你道個歉,過兩天我又要離開京城了,可能這輩子都不回來了,我想跟著我師父潛心修道。”

“蘇少酉,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劉奇嫌棄道:“你師父那人要品行沒品行,要本事沒本事,你跟著他修煉能練出個鬼來?你若真想修煉,現在立刻馬上就趕緊和他脫離師徒關係,拜國師為師。”

蘇少酉一愣,劉奇說的確實,只是這是不是有些不大好?

見蘇少酉被他說動,劉奇趕緊拉著他跟上莫離。

“國師,我這哥們看破紅塵了,能不能拜入你門下?”

莫離看了一眼蘇少酉,說道:“自然可以,我派與天機道人一派不同,有入門的規矩,你若真想入我門下,先上書脫離霧島上神一派,再進行我派入門歷練,通過了便能正式拜師。聽起來容易,真要通過歷練並不容易,有許多人傾盡一生都無法如願,你且想好了。”

“國師,我能不能也一起歷練?”劉奇討好的笑笑,還對拜師一事念念不忘。

“行吧,你也一起吧。”莫離搖搖頭道,知道他這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便應下了。

早和劉奇說過他做不了這個,至於蘇少酉,他命格也不再此,但想著他的身世還是應了,再和天機道人牽扯,他身世遲早瞞不住。他命格富貴,前期身閒心苦,六親無靠,後期大富大貴,財權都有,只要成了親便開始轉運了。觀其面相,紅鸞星是動了,想來也就是這兩年的事了。

正想著,就見長公主迎面跑來,後面跟一群伺候的宮人,不停喊著:“長公主慢些,可別摔著了。”

就見長公主越過他們眾人,在蘇少酉面前停下,氣喘吁籲道:“蘇少酉,你幾時回來的?怎麼也不知會一聲?”

莫離微微挑眉,難不成長公主就是蘇少酉的緣分?兩人瞧著倒是挺登對的,只是長公主在京城的聲名,蘇少酉這等用情專一的男人能接受嗎?

莫離突然想起什麼,長公主那般討厭朝三暮四的男人,怕不是就喜歡蘇少酉用情專一這一點。

能不能在一起且看他們自己的造化吧,莫離沒聽他們敘舊,拉著小媳婦出了宮。

與其一點一點去查真相,倒不如直接開壇做法,招麗妃死去的孩子來問問看這些年的事,還有麗妃和石文宏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麗妃明明與石文宏郎有情妾有意,最後卻進了宮?柳嬪和石文宏又是什麼關係?麗妃的死是否就是這些日子纏著她的邪物弄的?這些日子纏著她的邪物又是什麼?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得慢慢解開,好在同展憲和大理寺一起兵分三路倒也不是特別麻煩。

今日展憲與軟軟第一回見面,倒還好,瞧展憲那廝與劉奇說的差不多,莫離稍稍放了點心,卻還是忍不住在馬車上問了下小媳婦:“今日那展將軍就是之前軟軟夢到的那個,軟軟見著他真人,心中有何感覺?”

“不喜歡他,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那夢的影響,我一瞧見他就覺得他討人厭。”秋軟軟認真說道。

莫離忍不住親了下她微張的紅唇,說道:“為夫也不喜歡他,竟敢在夢中和我搶媳婦兒,軟軟可是我一人的,不管是在夢中還是現實中,上輩子還是下輩子,都是我一人的,是我的媳婦兒。”

聽著自家相公醋味十足的話,秋軟軟不由笑了,主動親上去,送上一個纏綿的吻。

正是情濃時,偏偏有人來打岔,車簾被騎馬追上來的劉奇用馬鞭掀起,兩人唇齒交纏被看個正著,還好還在宮內,沒到大街上,不然指不定被多少人看去,不出半天就能傳遍京城。

“哦喲喲~不得了不得了,沒想到國師與夫人這麼會玩。”劉奇擠眉弄眼打趣道。

莫離一枚銅錢打出去,直接削掉了劉奇手中的一截鞭尾,嚇得劉奇瞬間縮回了手,若不是一旁的展憲扶了一把,說不定還會摔下馬。

“讓你手爪子癢,被教訓了吧。”展憲嘲諷道。

剛剛那一幕他也瞧見了,瞧著國師平常嚴肅不苟言笑的樣子,沒想到在夫人面前卻是如此模樣,他剛可看見了,國師手都伸進夫人衣裳裡了,若沒被劉奇打岔,指不定在車上就得來一回。國師夫人瞧著怯怯的,也沒想到膽子也挺大的,也是,畢竟人家連鬼都不怕,不過話說回來,這國師夫人長得怪好看的,難怪連一向嚴肅刻板的國師都把持不住。

“這下沒臉見人了。”秋軟軟捂著臉嘆道。

“他們要是敢傳出去,為夫扒了他們的皮。”莫離一邊說著,一邊在她捂臉的手背上落下一個一個的吻。

秋軟軟彆扭地哼哼道:“以後不准你在外面胡來了。”

“好,以後不在外面胡來了,咱們在家里胡來。”

聽他前半句秋軟軟還想點頭認同的,可聽到後面一句話,頓時停住了點頭的動作,哼道:“在家也不能胡來。”

莫離笑道:“軟軟這是想憋死為夫不成?”

為了嚇唬展憲,莫離這回給他們都用符咒開了天眼,佈置好一切,只等到子時便開壇做法,可誰知咒語念了七八遍,硬是沒招來嬰靈,這有些說不過去了,難不成麗妃娘娘給其超度進輪迴了?

莫離想了想,寫了道文書去地府,從判官那兒得知其並未進地府,不由緊了緊眉頭,那那個嬰靈哪去了?

莫離當即決定立馬進宮,再去昭華殿看一看,考慮到他自己是純陽之體,會打草驚蛇,只得用咒先暫時壓制一下,再拉著純陰之體的小媳婦在身旁,用其純陰之氣掩蓋一下。

白天的昭華殿和晚上的昭華殿差太遠了,守在門口的侍衛,互倚著在打瞌睡。

秋軟軟突地有些害怕,她看見幾個睡著的侍衛身上都有陰物留下的痕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