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98章
轉機

“這個先不急,現在大部分都是我們的推測,等你的暗衛調查完,落實再說。”

劉奇的暗衛是真不錯,第二日中午就送來了消息。

讓人沒想到,鄭興安與褍陽王之間牽線的會是天機道人,看來這老道果真是不簡單。

據暗衛調查,天機道人原本是為褍陽王堪輿風水寶地的,他相中了廣西的一塊風水寶地,只可惜這地有主了,這塊地的主人正是鄭興安。

鄭興安不懂這些個東西,褍陽王親自來蘇州向他買地,他雖納悶,但還是給了。

這塊地當年是當地的一個小官孝敬他的,他原本並沒在意,只覺得是小官吹牛,壓根沒放在心上,褍陽王親自上門來要這塊地,讓他心裡十分疑惑,差人!一打聽才知道這地雖叫做地,但卻是一座山,被稱作天子地,所以才說是地,這下賠大發了!

送都送出去了,再往回拿怎麼可能拿的回,鄭興安不甘心,偷偷找上了天機道人,私下塞了好些銀子給他,讓他改個說法,就說這地兒還不夠好,另找更好的。

風水寶地哪裡這麼好找的,天機道人為了找這個也是費了不少心血,好不容易找到交差了,怎麼能輕易改口。

天機道人只得勸他高處不勝寒,這寶地不能巧取豪奪,只能讓其甘願買賣贈送才有奇效,勸他打消這個念頭,他再為他另尋寶地,就是因為這個,所以這些年天機道人都住在他總司府,為他堪輿風水寶地。

鄭興安聽了天機道人一席話,也想明白了,與其費盡心機冒著得罪褍陽王的危險把地拿回來,不如追隨褍陽王改朝換代,事成之後,褍陽王定不會忘記他贈地之功。

鄭興安被天機道人忽悠到了,又聽了他一嘴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的一番鬼話,這才頹然放棄了,怨自己先前太大意,竟沒好好打探一番就答應了。

他哪裡知道,那天他暈暈沉沉答應並非是因為喝多了酒,而是天機道人做了手腳,才一個不查將地送了出去的。

劉奇聽完不由問道:“國師,當真有風水一說?”

“自然是有的,但對人影響並不很大,而且風水易變,今兒個是好風水,明兒就變差了也是有的。若其真的有那般大作用,天機道人為何不把那等好地留給自己呢?”

莫離說著,將秋軟軟裹好泥土的叫花雞接過埋在土下,開始生火。

“他說的那天子地我之前到那邊辦事也看到過,確實不錯,山中年年結霧煙,陣勢巍峨插碧天,干山幹向水流乾,合山合水胸中立,三百六十龍神足,三十六公朝天子,千水萬水歸一水,水曲迢迢又灣灣,大海作明堂,洪福滔天作聖君,固是天子地,萬世著帝襲,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天子地,而且那地還結了三穴,上穴出神仙,中穴出帝君,下穴出臣相,但是,只有九代陰功大福之人方才能下葬那處,無福之人反而會被其壓制,別說封侯拜相,小富即安都是問題。”

“沒想到還有這等講究呢。”劉奇砸咂舌,又問道:“那依您之見,褍陽王有這個福氣嗎?”

“褍陽王有沒有這個福氣我不知,但他有帝命是一定的。”莫離說著用一根樹枝在地上畫了一個棋盤。

“天下這麼多人,有帝命的肯定不止皇帝一人,單說皇帝的兒子通常來說都會有帝命,其他人自然也會有帝命之人,帝命只是其一,若想成為帝王,光是帝命還不夠,還得講究天時地利人和,其中人和最重要,天下這麼大,皇帝自然不會事必躬親,和我們玩的象碁一樣,兩邊將帥輕易不動,都是先動兵馬小卒,於現實也是同理。褍陽王用一招瞞天過海直搗黃龍,瞞過了所有人,你覺得皇帝現在該用哪顆棋子將其擋回去?”莫離說完,棋盤正好也畫完了。

劉奇想了想,伸出腳,將莫離畫出的棋盤都擦了,說道:“棋盤上哪有現實中精彩,擒賊先擒王,皇帝信他,其他任何一顆棋子動都不行,反而會誤傷自己人,而且現在局勢未明,根本不知道誰是自己人,能信的只有我們自己,破局很簡單,只要讓皇帝自己醒悟便好了。”

“可是他們都開始要逼宮了,想來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這個時候就算皇帝清醒了又有什麼辦法?孤掌難鳴,我覺得當務之急還是要弄清楚哪顆棋子是自己的,哪顆棋子是別人的,才好力挽狂瀾。”秋軟軟忍不住插嘴道。

劉奇一愣,倒也是,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展家,展家忠君愛國之心他是絕對相信的。

“軟軟說的有理,這事我先前也想過,但是純谷的立場有些模棱兩可,若是動靜大了,他肯定會知道,他要不是自己人那就瞞不住了。”

“怎麼地仙也會插手人間事的嗎?”劉奇不解。

“你別忘了聖旨,人間的聖旨三界都是承認的,若有皇帝下聖旨給他封神也是可行的,再為其建廟,香火一旺,成為上神只會是時間問題。”

“臥槽,難怪,想來就是這般收買純谷的。”劉奇憤憤道,他突然不知道人仙魔究竟有什麼差別了,都是一樣的自私自利!

“純谷那廝老奸巨猾,和鄭興安不相上下,只瞞了那幾個美人不點燈之事,他完全能以沒注意為由藉口脫身,卻是賣了褍陽王好大一個面子。”莫離說著,想到什麼,從懷裡拿出佘家老祖之前給的蛇王令,請它過來幫忙。

令剛念完,佘家老祖便來了,莫離都不由羨慕它們能這般來去自如,不像他們修為再高也只能依靠馬車。

“國師召我來有何要事?”佘家老祖說著,很自然的挨著秋軟軟坐下,秋軟軟不由得往莫離那邊靠了靠。

“冒犯夫人了,因我本身是蛇,最是怕熱,唯夫人身邊最是涼爽,這才失禮了。”佘家老祖雖這麼說,卻絲毫不見他起身。

秋軟軟擺擺手道:“無事。”

莫離摸了摸小媳婦的黑髮,對佘家老祖說道:“這次請你來確實有事相求,你先前不是說要去京城修煉嗎?我希望你能早一點去,去找京城地仙純谷登記上冊。”

“可是出了什麼事?”

莫離想了想,還是將此事前因後果告訴了他。

“天機道人和蘇少酉我熟悉,他們與鯉魚精有些交情,都是霧島上神座下門徒,你們也知道我與鯉魚精本是同門,因鯉魚精轉投霧島上神門下,我於它便兩看生厭,他們初到蘇州,為討好鯉魚精,曾想毀掉我護著的鸞君廟,改成霧島廟,被我教訓了一番,有一事你們可能不知,天機道人乃蘇少酉生父。”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