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72章
護短的男人們

歌善姑姑走了,只留下一句:“十年後再戰,我必定取回我的追魂鞭。”

莫離輕輕頷首道:“隨時奉陪。”

莫離得了仙器,秋軟軟興致卻不高,女人麼,始終對之前歌善姑姑一番話耿耿於懷,都說英雄配美人,他是英雄,她這中人之姿哪裡配得上他。

若是劉奇知道秋軟軟這樣想,定會快嘴告訴她,夫人可是忘了去暖香閣那晚上妝時候的模樣了,配合著天生的紅瞳,又妖異又勾人。

最先發現秋軟軟不高興的是今朝,護短的老祖宗當即就說了:“以後我媳婦兒一定要長得像岳母大人一樣好看,一樣香香的,不要像剛剛那個姑奶奶一樣身上有股狐騷味兒。”

“瞧瞧,小娃娃最不會騙人。”劉奇配合說道。

秋軟軟尷尬的笑了笑,他可不是小娃娃。

這回老祖宗可沒胡說,百年前想和鸞君上神做仙侶的上神得從南天門排到九重天,若不是因為莫離這臭小子被貶,現在哪還有莫離的事。

還有一事莫離都不知,因為秋軟軟身上陰氣太重,剛出生時更甚,那時候老祖宗就在她體內下了道咒,一直用咒壓著她體內的陰氣,不過也一道壓制住了她的生機,才一直長得比同齡人慢上許多,現在瞧著還是十五六歲還沒長開的模樣,牽著今朝絕不會讓人覺得是母子,只會以為是姐弟,等到時機解了咒便好了。

莫離將追魂鞭遞給秋軟軟,說道:“軟軟拿著防身吧。”

“誒?你不要嘛?”秋軟軟疑惑道。

“國師,這可不成,這樣的寶貝,夫人拿著容易被人搶走。”

莫離看向他,說道:“你試試看,看能不能搶走。”

“那我就不客氣了。”劉奇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一個不注意就伸手去奪,把秋軟軟嚇了一跳,還不待她反應過來,金鞭便動了,活物一樣,狠狠抽了劉奇手背一下,劉奇手背上當即就多了一條紅痕。

“臥槽!還能這樣呀!”

“仙器自然非同一般。”莫離說著,將秀氣的長鞭往小媳婦腰上一纏,金鞭就成了她衣裳上的一部分,隨著衣裳的擺動而動,完全瞧不出是武器。

劉奇看著眼熱,他也想有這麼一個寶貝呀!

莫離是純陽之體,修煉的是純陽之氣,追魂鞭被他注入純陽之氣,最克陰邪之物。

今天他能這樣順利,也是因為此時是盛夏,是他身上陽氣最盛之時,若是冬天,他可不一定能輕易成功讓追魂鞭重新認主。

秋軟軟正低頭瞧著腰上的金鞭,突然被人揉了揉腦袋,只聽他道:“軟軟極美,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美得剛剛好。”

秋軟軟霎時紅了臉,不敢再抬頭了,好些人看著呢!

倒別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幾個男人一個個的都護短的很,秋軟軟不由得在心底嘆了句:她何其有幸啊!

金鞭確實好用,就像是一根細細的腰帶一樣,也不惹眼,秋軟軟很滿意,只是到晚上她就不這麼想了。

晚上她剛鑽被窩,金鞭也鑽了進來,直往她雙腿中間鑽,把她嚇了一跳,好在莫離手快,一把將它抓了出來,才知道歌善姑姑平日里都用追魂鞭做什麼。

追魂鞭可大可小,可長可短,可硬可軟,可比男人那話兒好用,莫離一巴掌給追魂鞭打得左右搖擺,警告了它一番,將它扔到地上。

追魂鞭委委屈屈地自己爬上桌子,團成了好幾圈。

“歌善姑姑為何當初一定要留你下來?”秋軟軟好奇道。

“她們一派拜青丘明皎上神,也就是狐仙,他們一派,素來以陰陽雙修修煉,費盡心機想留我在那兒,不過是想藉我的純陽之體合體修煉罷了。”

莫離說著,解開了小媳婦的衣襟,在她鎖骨下方吸吮出一個淡淡的吻痕,說道:“在我心中,誰也比不上軟軟。”

“油嘴滑舌!”秋軟軟嗔道,知他還擔心她介意歌善姑姑那番話。

“我就覺得我家軟軟是天下第一好。”莫離一邊說著,一邊親吻著小媳婦胸前的每一處,張口含住一顆粉嫩嫩的乳珠,忍不住用牙輕咬,聽著小媳婦難耐的悶哼聲,不由得又加重了些。

“輕點,疼。”聽見小媳婦呼疼,莫離趕緊鬆開了嘴,用舌頭輕輕舔了舔乳珠上的牙印,給小媳婦又將衣裳係好了。

秋軟軟莫名,還是頭一回如此,這樣硬邦邦了還硬憋著。

莫離似看出了她想法,主動說道:“我剛想起來,這是在菩提寺,不好做這事。”

秋軟軟不由得摀嘴笑,鑽進他懷裡蹭了蹭,說道:“那趕緊睡吧。”

秋軟軟睡眠好,閉了眼一刻鐘功夫就睡著了,莫離親親她光滑的額頭,卻是睡不著了。

他對小媳婦說昭覺法師一事有些擔心,昭覺法師實力不容小覷,雖說刀劍無眼,生死有命,但都是點到即止,不會真下殺手。

能進得來坎周村的人,都是有些修為,在修道界排的上名號的,他今日在街上不留痕蹟的看了一圈,將幾個實力強勁的人都記下,今日也是故意在大街上出得風頭,威懾一下,避免有些人把主意打到他們身上。

正想著心煩,門突然被敲響了,是劉奇,只聽他說道:“國師呀,不曉得怎麼回事,今兒個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您陪我出去溜達溜達吧,我一個人不敢亂走。”

莫離起身下床,本欲也出去吹吹風,但看到桌上的金鞭又停了腳步,還真不放心把小媳婦和這色鞭待在一起,也不放心小媳婦一個人待著。

莫離想了想,開門將金鞭給劉奇道:“只要你不主動惹事,金鞭就會護你無憂。”

“國師放心,保證不會犯事。”劉奇說著,又跑回了隔壁房間,把睡著了的今朝抱出來,交給莫離,嘿嘿笑道:“今朝也交給您照看了。 ”

莫離對他無語,接過今朝便隨他去了。

今朝被莫離抱了一下,就被他灼人的體溫給熱得不安分,迷糊著扭動著小身子,莫離不由得好笑,將他放到小塌上,還是小媳婦最好,抱著涼涼的,軟軟的,不懼他灼熱的體溫。

菩提寺不關門,劉奇出去得很容易,街上人還很多,鋪子都還亮著燈,劉奇並未拿著金鞭招搖,進了一家規模還不錯的酒館。

這個時候酒館裡的人都喝得有點微醺了,幾個人在斗法,其他人都圍著。

劉奇向掌櫃的要了瓶酒,喝了兩大口,便拿著酒瓶子湊了過去,這一看差點把口中的酒噴出去。

他們是在鬥法不錯,只是飽暖思淫欲,晚上尤甚,晚上鬥得法也不是什麼正經鬥法,比的是誰用術法弄出來的女人最最美。

劉奇剛一湊過去,就見一個喝得醉醺醺的老頭從懷裡拿出一個白玉雕得美人,往地上一摔,白玉落地便變成了一個不著片縷的美人兒。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