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0章
餘家的因果

道士想用學來的小小幻術偷偷帶走心上人,可心上人這些年在餘家吃香的喝辣的,哪裡願意捨棄這榮華富貴,兩人這麼一琢磨,想出了個毒計,先是給余老太爺下藥,再由道士出面帶走嫡子,偌大的家業就這麼順理成章的到了他們手上。

可沒想到道士這邊剛一得手,心上人就翻臉和他劃清關係,還找了人來取他們性命。

虧得道士會些小把戲,只瘸了一條腿,並未喪命,自那以後,他們離開了京城,瘸了一條腿的道士整個人陰沉了許多,把所有的怒氣全部發洩在餘家的長子身上,瞎子的眼睛和駝背都是拜道士所賜。

過了十幾年,道士帶著已經長成人的餘家長子改頭換面又回了京城,在離餘家商舖不遠的地方開了一家壽材店,打算慢慢報復那個賤女人。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道士身體越來越差,他知道自己大限將至,不甘心就這麼死去,便用最後的一點生命,以命下咒,破了余家的氣運。

道士死了,餘家慢慢也沒有了往日的輝煌,瞎子本想認祖歸宗,可他沒想到在收拾道士的遺物的時候,意外得知了當年的真相。

瞎子捂著自己瞎眼撕心裂肺乾嚎了許久,他此刻才明白道士為何會對他這般殘忍,他本是餘家唯一的嫡子,卻被他們弄成這樣一個不人不鬼的東西,他們卻享受著原本屬於他的一切,這讓他如何不恨。

那時起,瞎子便開始自己的報仇計劃,有著道士的詛咒在,他非常順利,先是餘家的兩個雙胞胎小少爺先後夭折,餘家長子,次子先後發生意外,餘家生意也一落千丈,只能將全部希望放在了與林家的婚約上,希望林家能幫他們一把,可沒想到林家少爺竟出事死了,本以為是到絕路了,可沒想到林家老爺不知從哪兒聽說了結冥婚的事,硬是要給兒子和余小姐辦冥婚,餘家老爺又覺有希望重振餘家往日輝煌,遂答應了林家的冥婚,這才有後面的事,到此時,餘家的小輩,盡數毀了,餘家再回天乏術了!

劉奇得知這前因後果,立馬去國師府嘚瑟,將這些添油加醋地告訴莫離。

莫離正在畫符,聽他說完,剛好畫完一張,莫離看了看,不知在想些什麼,劉奇正想湊過來看,他便拿到燭台上燒了。

劉奇小氣二字還沒說出口,只聽莫離說道:“瞎子也是餘家人,道士的詛咒他自然也在其中,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瞎子在整理道士遺物的時候發現真相,除非是道士故意留下不用眼睛也能明白的線索,他是故意將當年真相告訴瞎子的。”

“臥槽!”劉奇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突覺後背一涼,想到了莫離下午說的話,人心比鬼怪更可怕。

莫離又重新拿了張黃紙出來畫符,這次一筆呵成,沒有燒了,收在一個木盒子裡。

莫離正準備走,被劉奇叫住了:“國師,餘家人託我求您幫忙破道士的毒咒。”

莫離搖頭說道:“這咒是道士用命下的,要解咒自然要用命解,這是餘家自己的因果,我何必用自己的性命去給他們逆天改命?”

劉奇張嘴想說,又不知該怎麼回答,確實,自己造的孽自己受。

劉奇背著手走出國師府,一邊走,一邊抬頭看著星空,說不出心裡是個什麼滋味,人心難測啊!

莫離抱著小媳婦,同她輕聲說了余家的事,秋軟軟輕嘆幾聲,問道:“其實道士的詛咒並沒有很厲害吧?”

莫離點點頭,捏起小媳婦一縷濕髮聞了聞,說道:“那道士半吊子水平,雖說真的詛咒了余家,但到底還是水平有限,經過這麼幾年折騰,詛咒也消失的差不多了,說到底還是人心作祟。”

“那你不告訴他們詛咒已除?”

莫離湊過去親小媳婦,在她白嫩的臉上留下一抹濕痕,說道:“我暫時還不想告訴他們。”

秋軟軟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他這是在為瞎子抱不平,可是瞎子後來做的這些事,不都已經報復回去了?

秋軟軟正欲問,只聽他說道:“瞎子是自殺的,余小姐的身子不是他破的。”

秋軟軟一驚,這還有何內情?

“破余小姐身子的是林家大公子,瞎子只是幫兇。”

“那你為何不說出來?”秋軟軟問他。

莫離深不可測地看向一旁跳動的燭火,輕聲說道:“自然有人收拾他。”

莫離說到這兒就不願繼續說了,任秋軟軟如何討好賣乖也不吐露半分,秋軟軟沒法了,只得氣鼓鼓的睡覺了。

莫離捏了捏小媳婦的肉臉,無聲說了句:傻媳婦。

若秋軟軟在,定能一眼看出林大公子黑氣環繞,是厲鬼纏身之兆。

莫離從身後摟住小媳婦,說道:“軟軟氣什麼,不過是件無關緊要的事,你就同為夫這麼置氣?”

秋軟軟一愣,倒也是,她知道與不知道好像也沒差,生他的氣乾什麼?

莫離見小媳婦想通了,便湊過去要親她,秋軟軟乖乖給他親,給他摸,兩人正是情濃之際,突然傳來高喊聲,又是劉奇。

莫離這回倒是沒有生氣,給小媳婦拉起來了穿好衣裳,說道:“軟軟剛剛不是埋怨我不告訴你誰會收拾他嗎,現在答案來了。”

劉奇剛剛感嘆良多之後,決心去暖香閣快活快活,放鬆一下,褲子剛脫下,還沒進洞就听人說有人要跳樓,這種熱鬧事怎麼能少了他,拎著褲腰帶就跑去看熱鬧了,沒想到要跳樓的竟然是林家的大公子,只見他失魂落魄地站在暖香閣的頂上站了好一會兒,好些人勸他也不理,就那麼呆呆的站著,突然,他詭異一笑,縱身跳了下去。

劉奇那個角度,剛好瞧得清清楚楚他那個笑,頓時嚇得一個激靈,還是老鴇子的大嗓門把他喚回神來的。

老鴇子正在罵龜公,責怪他沒看好場子,竟讓人上屋頂尋短見,龜公也納悶呢,和老鴇子說上屋頂的小樓梯早就收了,除非那人是江湖人,會功夫,不然不可能上的去。

林家大公子那弱雞樣,說學過功夫傻子都不信,劉奇就意識到不對勁兒,可能是最近經歷了太多奇怪事兒,他趕緊跑來了國師府。

莫離並不去看現場,反而是拉著小媳婦去了書房,劉奇納悶跟上,只見莫離從小木盒子裡拿出一張黃符,劉奇有印象,這就是之前他看著他畫的那張。

只見莫離腳下走了個七星步,劍指拿符,結了幾個手印,嘴中念念有詞,劉奇仔細看著,跟他學著動作,突覺後背涼嗖嗖地,他正欲開口問,無意瞥見一旁的燭火,只見本不該動的燭火在無風自擺,燈下黑的那一小塊地方多出了一個“人”……是林家死去多時的小公子!余小姐的鬼丈夫!

劉奇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顧不得站起來,就趕緊往莫離那邊爬。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