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1章
林小公子的死因

秋軟軟趕緊攔住他,把他帶到一旁,輕聲告訴他道:“別過去,那裡不止我相公一人。”

“什麼!還……還有誰?”劉奇可不顧什麼男子氣概了,直往秋軟軟背後躲,偷偷看莫離空無一物的身旁。

“是黑白無常。”秋軟軟也怕呢,不過相公在,她還是沒有像劉奇那般慫,只是默默移開視線,不敢看他們煞白可怖的臉。

“黑白無常怎麼來了?”劉奇忍不住輕輕問秋軟軟。

秋軟軟沒理他,恨不得用針線縫住他的嘴,別說話了,他們往這邊瞧呢!

還能為什麼來,做這行的,天上地下都得有點牽扯,尤其莫離還是皇上親自封的國師,人間的聖旨,天上地下都是承認的,就算見著閻王都得給幾分薄面,林小公子殺了人,觸犯了陰間的律法,莫離喚來黑白無常緝拿他罷了。

黑白無常很快帶走了林小公子,亂跳的燭火瞬間恢復了正常,劉奇腿還是軟的,拉著秋軟軟的衣袖不放,莫離冷眼掃過來,劉奇趕緊鬆開手,說道:“感情國師你什麼都算到了,一早畫好了符,誒,不對,國師你竟然早知道林大公子會被殺,你為何不救他?為何不讓黑白無常早點抓了林小公子?”

秋軟軟大概猜到了,道:“林大公子夥同瞎子強暴余小姐,也就是林小公子的夫人,林小公子會殺他不足為奇,林小公子若未殺人,便未觸犯陰間律法,何談緝拿?”

劉奇楞楞地點了點頭,心中臥槽,原來如此,怪不得林小公子要殺他哥,感情是那小子睡了弟妹。

林小公子殺了人,黑白無常自然會緝拿他,這會兒才是真的說通了,只是國師既然早就知道,為何不救林大公子?

劉奇嘴裡憋不住話,當即就問了。

“天道好輪迴,殺人者人恆殺之,林大公子是自己找死,若他命不該絕,就算我不救他也會絕處逢生,若他命數盡了,我救他亦是無濟於事,行了,你不要糾結這些,回去歇息吧,至於他們兄弟倆結局如何,自有判官處理。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積德向善,好運自來。”

莫離說完,便擁著秋軟軟走了,劉奇念叨著莫離最後那句話,滿頭冷汗,想到了自己以前幹過的不少缺德事,趕緊跑回家,把自家管家從被窩裡挖出來,讓他明兒一早就去城門口弄個粥舖和茶水鋪,免費讓路人,窮人吃喝。

劉奇一邊說著,一邊盯著管家新收的小妾,瞧著小騷貨故意露出的大奶子,忍不住伸手揉了兩下,想起林家那事,他只過了手癮就收了手,交代完就走了。

劉奇走了好一會兒,管家還覺得自己這是在做夢,那混世魔王竟然要做善事了?管家掐了一把大腿,才確定這不是夢,突然想到什麼,轉頭罵道:“不要臉的騷貨,見著別的男人也不知躲,挺著騷奶子給人家摸,是不是還想給他操啊!”

女人咯咯笑道:“奴家要是要臉,又怎麼會改嫁給你這麼個冤家,你背著奴家原先那相公操奴家的時候,怎不說奴家不要臉了?”

管家被女人噎得說不出話來,只得欺身壓上女人,一桿肉棍子橫衝直撞進了女人身體,撞得床一陣搖動,管家狠狠說道:“老子操死你這個騷貨!”

他越罵女人越興奮,浪叫著:“奴家是騷貨,奴家是騷貨,國公爺揉揉奴家的奶,奴家就濕透了,奴家好想被國公爺的雞巴操操穴… …”

夜還很長,劉奇難得沒有找女人來陪,獨自一人躺在床上不知想些什麼,好一會兒他才閉目睡去,臨睡前他突然想到,莫不是林小公子的死有蹊蹺?

林家只有兩個兒子,明明是同一個爹,然大兒子平庸,小兒子卻聰明,林老爺從小便喜歡小兒子一些,甚至還給小兒子的生母提做了平妻,眼看著兩個兒子都大了,林老爺要挑接班人了,一個平庸,一個聰慧,任誰也知道該怎麼選,林老爺也是一樣,選擇了更為聰慧的小兒子。

他這個選擇讓大兒子頗為不平,明明他才是家中的長子,為什麼爹爹處處偏向弟弟一房?為什麼他就一定要娶父母雙亡的表妹,弟弟就能娶家底豐厚的余小姐?他曾遠遠見過這個還未進門的弟妹,不僅家世好,長得也好,上天什麼都眷顧著弟弟,這讓他心中十分不平衡,有時他發瘋似的想,如果弟弟死了,這一切是不是就是他的了?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發現了他家的不公平,餘家慢慢不行了,這讓他心中振奮不已,可當他聽到父親說要給弟弟解除餘家的婚約,改娶王尚書家的庶女,這無疑是給了他澆了一盆冷水,王尚書近幾年官途順暢,他家的庶女比商家嫡女只好不差。

他氣得當晚去喝了一晚上酒,他醉醺醺地走在街上,不知怎麼走到了余家,在餘家門口碰到了一個古怪的人,那人是瞎子,駝著背,看著就不像是好人,可他知道他心中所有的事情,他告訴他,他可以幫他,幫他拿回自己應得的一切。

瞎子此時也魔障了,林家的事和他當年的事太像了,他和這個林大公子的境遇太像了,餘家現在的女主人,那曾是與他指腹為婚的未婚妻,現如今卻成了弟弟的夫人,弟弟的一切本該是屬於他的!

下半夜,林大公子稍稍醒了酒,這才搖晃著回了家,他擔心自己夜不歸宿會被父親責罵,照常從後門進,可不曾想,今夜後門鎖了,他想了想,記得西牆那邊有個狗洞,便從狗洞鑽了進去。

夜風吹得人很舒服,讓他又清醒了幾分,他正準備回自己的院子,突然聽到了聲響,是男女交歡的聲音,他有些納悶,西院這個院子之前住著一個姨娘,姨娘難產死了,這個院子便一直沒住人。

林大公子剩下的幾分醉意也徹底醒了,偷偷去瞧這是哪對狗男女。

林大公子見到了此生最不不想見到的場景,他的妻子,那個時常說他不如弟弟的女人,此時正在弟弟身下快活的浪叫著。

他那時才知道,自己的妻子,這個好表妹,在還未和他成親的時候就和弟弟勾搭上了,林大公子腦子一熱,從院子裡拿了根棍子就衝進去,給狗男女一陣好打,卻不料失手打死了弟弟。

死人了,他們兩個都慌了,林大公子紅著眼威脅妻子不准說出去,不然把她也殺了。

林大公子去找了瞎子,在瞎子的幫忙下,將此事偽裝成了意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