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2章
長公主的桃春宴

在兩人的合謀下,這才有了冥婚一事,才有了後面一系列事,林大公子被鬼纏身,不敢回家,夜宿暖香閣,卻還是沒逃過鬼魂索命。

其中的因果不說個上下百年是說不清楚的,並不是所有的來報怨的孩子都是敗家子,林家有此一遭,不僅僅是這輩子的因果,林家與餘家做過的缺德事,正一件一件報應在後輩身上。

此時再觀整件事,所有的一切都是以林小公子為核心發展開來,至於林小公子是不是轉世來報怨的,又是報的什麼怨,便無從得知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林家和余家倒了,自然有其他人頂上他們原來的位置,時間還在繼續,慢慢地這件事便會被大家遺忘,百年後或許只會在奇聞野志裡等人發現。

天氣漸漸暖和,屋頂上的雪不知何時都化了,秋軟軟收到了長公主的請柬,長公主邀她去參加桃春宴,顧名思義就是去賞桃花,這桃春宴分兩次,一次是桃花剛開的時候,一次是摘桃的時候。

請柬送來的時候劉奇正好也在,聽到桃春宴三個字差點把剛喝進嘴的茶水噴出來。

一邊咳嗽一邊朝秋軟軟擺手道:“夫人萬萬不可去。”

秋軟軟本來也不會去,可聽他這麼說,倒是起了好奇心,問道:“為何不能去?”

劉奇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莫離,說道:“長公主這個宴會只宴請那些成了親,丈夫在外鬼混的夫人參加,長公主認為男人能恣意玩女人,那女人也能和他們一樣玩男人。”劉奇想不明白,國師對夫人這麼好,又沒出去亂搞,為何長公主會發請柬給夫人?

秋軟軟想到什麼,看了眼莫離,怕是那天他們從暖香閣出來被長公主誤會了。

莫離面上仍是無悲無喜沒有表情,看向秋軟軟問道:“軟軟想去嘛?”

秋軟軟趕緊搖了搖頭,將請柬塞給了劉奇。

劉奇好笑的看著這小夫妻倆,他敢打賭,國師一定是生氣了!

其實知道這個事的不多,那些夫人參加過了都心照不宣的把這事爛在了肚子裡,第二年巴巴等著長公主的帖子。

劉奇當時也是好奇長公主不宴請小姐們宴請夫人們做什麼,才偷偷溜進公主府,知道了這內情,當日他也混在那些男人中,沒少用大棒子戳那些整日找他麻煩人的夫人,當晚離開的時候,他走路都是飄的。

要是夫人被長公主忽悠去參加桃春宴,可以想像國師殺人的情形。

關於桃春宴莫離也是知道的,此事在人間瞞得好,在其他幾界都傳遍了,京城發生的種種事情,當地地仙都會整理成冊,記錄進當地縣志,他每年都會查閱地仙呈上來的各地縣志,知道此事不足為奇。誠然他喜歡長公主明媚的笑容,但僅僅只是喜歡她的笑容罷了,除了這個,長公主其他很多事情都是他接受不了的,比如這個桃春宴就是其中之一。

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劉奇,桃春宴當天劉奇一如往常那般混進了那群用來給夫人們洩慾的男人裡,他今日來不僅僅是來鬼混的,還是來開眼界的。

國師告訴他,今日來這兒,讓他注意看公主府中的那棵老銀杏樹。

辰時左右,各家夫人的馬車陸續來了,和平常的宴會差不多,夫人們聚在一起聊著,辰時中,公主府關了大門,去年來過的夫人們忍不住夾了夾腿了。

辰時末,長公主來了,大家齊齊行禮,如同往常一樣,她們開始看戲。

這戲可不同一般看的戲,這戲是長公主特意讓人排的,開場是一對夫妻倆,丈夫三妻四妾,在外鬼混,女子勞心勞力打點家中的一切,還要容忍長輩的挑剔,丈夫的冷落,還得照顧一後院的小妾庶子,在場夫人們一個一個抹起了眼淚,不知不覺就成了戲中人。

慢慢地,戲中的女子開始反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應景的樂曲聲和著女子的唱詞十分有感染力,場中的夫人無一拍手叫好。

戲中的女子開始紅杏出牆,學著丈夫那般恣意妄為,戲中演繹地十分真實,甚至戲中的夫人當著眾人的面脫得赤條條,與情夫在台上顛鸞倒鳳,幾個頭一次來的夫人們看得驚呼不已,忙用手中的團扇遮臉,卻看其他夫人都見怪不怪,沒事人一般,甚至還有幾個膽大的入了戲覺得自己就是台上那個女子,無懼眾人的目光,鬆開了衣襟,自己揉著奶兒哼哼了起來。

見此,長公主站起來,摸著懷中慵懶的貓兒,輕輕說道:“各位夫人難道不想學男人一般放縱一回?出了公主府誰也不會知曉,只會是一場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綺麗春夢罷了。”

往年來過的夫人們一聽長公主這般說,便是出聲附和了:“長公主說得有理,憑什麼他們男人能眠花宿柳,左擁右抱,我們女子就要恪守婦道! ”

附和的人一多,那些頭一回來的夫人們也動搖了,心中被她們的話語說得激情澎湃,對呀,憑什麼呀?憑什麼她要為那個不愛她的男人生兒育女?憑什麼她要為那個有無數女人的男人守身如玉?

看她們大多數同意了,長公主輕輕拍手,便跑進來了幾十個赤身裸體的男人,一個個地甩著硬邦邦的肉棍子,招搖極了。

長公主挨個套弄了一下肉棍子,輕聲說道:“夫人們做什麼都可以哦。”

長公主話音剛落,那幾個膽大的,往年來過的就迫不及待撲了上去,衣裳都還未脫完,就著急地將肉棍子吞進肉洞裡套弄起來,其他的也就不端著了,唯恐心儀的被搶走,只有頭一回來的夫人們還遲遲不敢動,還是壯漢們主動的,一把撕了她們只有正室才能穿的華麗衣裳,用唇舌伺候起她們早就動情濕潤的花穴,給她們送上無休止的快樂。

沒一會兒整個桃花林就成了交歡場,夫人們被一個個壯漢用棒子磨著穴兒,摸著奶兒,爽得魂兒都飛了,哪裡還記得家中那個臭男人。

劉奇抱著御史老頭的孫媳婦操著,一邊操一邊往桃林邊上走。

公主府他熟悉得很,國師說的那棵老銀杏樹就在桃花林邊上,說是已有千年了,所以當初建公主府的時候沒有將其鏟去。

銀杏樹下有一套大理石做的桌椅板凳,那兒已經有人佔了,女人在桌子上挨著坐了一圈,都大張著雙腿,男人轉著圈圈輪著操,一人十下,然後換人,玩的不亦樂乎,劉奇瞧著都心動了。

劉奇在不遠處,一邊操著女人,一邊注意著那邊,看了一會兒,心中納悶,這也沒情況呀?國師是讓他看什麼呢?

劉奇搖擺著腰,突然想到什麼,趕緊朝那邊看去,是了,那裡多了一個男人!

長公主這宴會上都是多少個女人配多少個男人,辰時中就封鎖了門,不會放人進來。他可沒看見有落單的女人,那裡憑空多出的男人是誰?

劉奇左右一琢磨,心裡有了答案,那個多出來的男人恐怕是那老銀杏樹成精變化出來的!

好傢伙,這些夫人們不僅玩了男人,還玩了妖精!

劉奇觀察了許久,終於找出了那個樹精,半個時辰了,那兒一處人來人往,只有一個男人從頭到尾沒離開過,也沒有女伴,只去蹭別人懷中的女人,其他人也都沒察覺到異樣,彷彿就該如此一樣,應是銀杏樹精用了妖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