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5章
探花郎之死

第二日秋軟軟是被某人鬧騰醒來的,剛睜眼,就見某人趴在她胸前,咬著一個乳珠嘖嘖吸舔。

“醒了?”莫離見她醒來,便欺身親了上去,秋軟軟半推半就回應起他的熱情……秋軟軟沒想到有一天她會用熱情二字來形容他。

“軟軟,休息好了嗎?”莫離一邊親一邊問道。

秋軟軟下意識點點頭,突地想到什麼,又搖了搖頭,把他推開,拿過一旁的衣裳掩在胸前,紅著臉輕聲道:“這可是白日,不能白日宣淫。 ”

“這有什麼?”莫離拉過她,就要奪她手中衣裳,正要得手,有人敲門喊道:“國師,出人命了!”

又是劉奇。

“你快去吧!”秋軟軟把衣裳從他手裡扯出來,推推他。

莫離扶了扶額,他明兒個就得在大門口掛個牌子:劉奇與狗不得入內!

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莫離也就沒再說什麼,起床了。

秋軟軟起身才發覺身子難受得厲害,尤其是腰部以下,膝蓋以上,感覺都不是自己的了。

莫離穿戴好正欲出門,見小媳婦一臉難受,想到什麼,把她又按回被窩,親了親她額頭,說道:“你再躺一會兒,我吩咐下人備好浴湯你再起來,泡泡熱水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我曉得了,你快些去吧,正事要緊。”秋軟軟輕聲應下。

莫離又親了她一下,這才出門。

劉奇一見他,便不懷好意地朝房間內擠擠眉,猥瑣道:“夫人今日怎麼還沒起?”

莫離沒搭理他,問道:“何事讓你清早來我府上大吼大叫?”

劉奇一拍大腿,想起了正事,趕緊說道:“長公主中邪了!還殺了人!你快些隨我去,這事我還壓著,​​鬧開了就完了!”

“你仔細說說經過。”莫離一邊問他,一邊同他去事發現場。

“昨夜龜公通知我你們離開了,我便追了下來,沒瞧見你們,卻看見長公主和探花郎在大門口行苟且之事,雖說長公主養面首是人盡皆知的事,可這麼明目張膽在大街上行苟且之事也太放肆了,我好說歹說才把這小姑奶奶哄進去,給他們安排了一間房我便走了,可一想小姑奶奶一個侍從都沒帶,我不放心,就在門口給她守著,別說,那探花郎床上功夫不賴,一連一​​個時辰都不帶喘的,肯定是磕了藥,我沒忍住好奇心,在窗紙上戳了個洞往裡瞧了瞧,乍一看什麼也沒瞧見,裡面黑乎乎的,我納悶了,他們辦事怎麼還吹了燈了,我又往裡瞧了瞧,奇了怪了,怎麼裡面又點好燈了,就看見長公主在上,掐著探花郎的脖子,坐在探花郎胯上搖擺,我當時還在想他們可真會玩,便沒看了。

又坐了一會兒,睡意上來了,我就打了個盹,醒來天已經亮了,房門還是關著的,裡面隱隱還傳來交歡聲,沒想到他們還在繼續,這可就不正常了,探花郎再怎麼嗑藥也不至於能一晚上金槍不倒吧!我想著再從洞裡看一眼,可在那扇窗戶上怎麼也找不到原先戳的那個洞了,我還納悶是不是之前的一切都是我在做夢,可轉身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根本不是之前我安排的那個房間!

我當即踹門進去,只見他們還是剛才那個姿勢,長公主呆楞楞的,不停地在他胯上起伏,可她身下的探花郎睜著眼睛已經絕氣了!身子都硬了!被長公主掐死的!任我怎麼喚長公主她都沒反應,只呆愣愣地在探花郎屍體上起伏,我想把她弄下來,她就又哭又鬧,我不敢多待,這不趕緊來找你了。 ”

劉奇一口氣說完經過,倒了杯水,一飲而盡。

莫離掀開車簾往外看了一眼,又要下雪了。

他可不認為劉奇會願意給長公主當門神守一整夜,怕是想等他們完事,自己也來一回吧。

他第一回看到漆黑一團就已經著了道,後面的一切都是夢,他前些日子剛撞過邪,運勢低,若不是身上帶著符咒,恐怕也得交代了。

這事是針對探花郎來的,問題肯定出在他身上,說起這探花郎他也有印象,說是老家在江南,上回名落孫山後便留在京城苦讀,三年後一雪前恥,成了探花郎,因他相貌出眾,當時打馬游街的風頭甚至還蓋過了當時的狀元郎。

前前後後的事一對上,不難想這探花郎之前在京三年苦讀是在哪兒,高中後對這事也閉口不提,這事起於他,為何會針對他,實在讓人不得不多想。

長公主性命無礙,莫離在她眉間畫了道符便回了心智,只是這探花郎到底是就不回來了,讓劉奇去找了暖香閣的老鴇子。

剛天明,正是剛開始熱鬧的時候,花街不同,此時正是他們休息的時候,劉奇找到老鴇子的時候,老鴇子在兩個壯漢的懷裡睡得香甜,壯漢的巨物一前一後插在老鴇子的洞裡。

劉奇將老鴇子從床上拎下來,失去堵塞的兩個洞淅淅瀝瀝地往下滴著乳白色的液體,可見昨晚有多激烈。

老鴇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劉奇強行帶走了。

“哎喲,我的國公爺,您這是做什麼?莫不是還要奴家陪你玩?”老鴇子同劉奇打趣道,完全不在乎自己渾身赤裸。

“玩?呸!玩個鬼!”劉奇恨恨道。

老鴇子正欲說話,可一見面前的門,瞬間就變了臉色,往後退了幾步,驚恐說道:“國公爺您怎麼把這間房打開了!”

“這間房怎麼了?”劉奇拉著她不讓她走。

“沒什麼,這間房封了幾年了,髒亂地很,莫髒了國公爺的衣裳,國公爺要玩,還是去香檀那兒玩吧。”老鴇子說著就要拉著劉奇走,劉奇若看不出有鬼就怪了,把老鴇子拖進了房裡。

老鴇子尖叫著被劉奇拖進房,一進房就雙手合十拜了拜,嘴裡不知嘀咕著什麼,好一會兒才看清楚房間內另外三人,嚇得坐到了地上,盯著死去了的探花郎哆嗦著竟是失禁了。

給封口費的人都已經死了,老鴇子哪裡還敢隱瞞什麼,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探花郎家境不好,來京趕考的銀子都是村子裡的鄉親父老湊的,上回名落孫山,自覺無顏回去見他們,便打算留在京城,再苦讀三年,參加下一次的科舉,因身上銀錢不多,他便住在城外山腰的一間破廟內,因此認識了住在山腳下的羅娘。

羅娘的父親好賭,母親受不了家貧跑了,留下父女倆相依為命,羅父見探花郎才識不錯,人也斯斯文文懂禮地很,便動了心思,只想著等他高中,羅娘便能做上官太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