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1章
引魂幡

“道長,你這不會傳染吧?”劉奇一張嘴就招來一屋人的視線,這才訕訕閉了嘴。

莫離給秋軟軟取了幕笠,指著相山說道:“軟軟瞧瞧相山道長的運勢。”

秋軟軟點點頭,看向相山,只一下,秋軟軟便收回了視線,說道:“相山道長面帶死氣,氣運極低。”

“軟軟再瞧瞧他手。”

秋軟軟依言看去,不解問道:“看他手作甚?他手雖黑氣縈繞,但有褪去的趨勢,應是無恙。”

“看來香爐灰有效果,若依軟軟所說,相山道長這一生死劫還沒過。”莫離說著,伸手掐算了一番,相山看著他的動作,不由得屏住呼吸。

突然莫離停下,問了相山他的生辰八字,又繼續反反复复掐算了好幾次,才說道:“從你八字上來看,你陽壽未盡,測你現在卻是九死一生的卦象,附近陰魂為何齊聚你無極觀?相山道長想必心中有數,若你還不如實告知,我們便告辭了。”

莫離說完,給秋軟軟戴上幕笠,拉著她就要走,相山面露為難之色,還不欲說。

“什麼東西竟比道長你的性命還重要?”劉奇好奇問道。

相山沒回答,反倒是莫離先替他答了,“自然是絕世的寶物,靈太老人的引魂幡。”

相山臉色陰沉,不說話。

“相山道長早就知道那是靈太老人之墓,故意不說,編個瞎話騙我等,一個是為了讓我替他醫手腳的潰爛,一個是想藉軟軟的純陰之體將外面的陰魂邪物引去,相山道長,我說的可對?”

他這話,讓劉奇和秋軟軟俱是一愣,難怪他們當時在院子里大聲呼救,竟沒有一個道童來問情況,感情都是這老道算好的!

“臥槽!臭鼻子老道真他娘的狠毒呀!國師你救這麼個白眼狼作甚,我們這就走,看他怎麼死的!”劉奇憤憤說著。

劉奇話音剛落,相山突然狂笑起來,笑得猙獰又恐怖,惡狠狠道:“我死,你們也別想逃!”

說著從懷裡拿出一面黑旗子,念念有詞。

秋軟軟掀開幕笠,看向莫離和劉奇,看他們的運勢沒有變化,這才安心。

莫離任由他念,就那麼瞧著他念,只劉奇嚇了一跳,觀國師神情無恙,這才放心,想不明白為何國師還不動手,就這麼等著被人欺負嗎?

又等了一會兒,莫離還是一臉鎮定,反而是相山神色越來越急促,額上見汗,劉奇心中這才大定,想來國師早早就做了防備,遂學著莫離那般站著,看猴戲似的地瞧著相山折騰。

相山又念了好一會兒,才停了嘴中的咒語,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莫離打開房門,秋軟軟退了幾步,輕聲告知一旁的劉奇道:“別亂說話了,黑白無常來了。”

劉奇下意識往莫離身邊瞧,什麼都沒有,再看相山面露驚恐之色,就知夫人沒有騙他。

“我陽壽未盡,你們不能勾我魂!”

“爾等亂用引魂幡,招來無數怨魂邪物,禍及無數無辜百姓,所欠下的因果又豈是你這點壽命能抵消的。”憑空出現的這句話讓劉奇嚇了一跳,不明白為何這次能聽得到他們說的話。

這話音剛落,就見相山神情驚恐地握著身前空氣,手中的引魂幡突地憑空消失了。

一陣風過,相山便倒地氣絕。

“走吧。”莫離本欲拉著秋軟軟走,突然想起什麼,又將她抱起來,問道:“腿還軟嗎?”

秋軟軟顧不上劉奇在一旁看熱鬧,搖了搖頭。

劉奇現在正好奇呢,怎麼黑白無常會來?還來的這麼及時?若黑白無常不來,他們不就完了?

劉奇沒忍住,開口問了莫離,莫離便給他們說起了這事的前因後果。

因他純陽之體,邪物都避著他,所以他們到無極觀之時,並沒見陰魂包圍無極觀,當時並未多想,還真信了相山的話,直到聽到劉奇他們呼救,他趕過去,聽他們說了陰魂,才察覺不對勁,以他對相山的了解,不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那是靈太老人的墓,靈太老人以一柄號令鬼軍的引魂幡出名,相山不可能不知,加之這麼多怨魂包圍無極觀種種跡象來看,他才會猜測相山得到了靈太老人的引魂幡。

靈太老人的引魂幡據大有來歷,據說是靈太老人從十殿閻王秦廣王的桌案旁取來的,能號令地府鬼軍,是世間難尋的寶物,靈太老人亦是憑這一柄引魂幡對戰秦廣王打出了名頭。

無極觀被邪物包圍,無非是因為他元氣大傷,又控制不住引魂幡,這才引來了許多邪物。相山得知他們從這兒經過,便想藉秋軟軟的純陰之體禍水東引。

莫離察覺有異,保險起見,聯繫了一下地府,一個是因為收拾這類陰魂最快的辦法就是請黑白無常來一趟,再者是靈太老人的引魂幡與地府頗有淵源。

趁他們不注意,他一道黃紙燒去地府,送到了秦廣王的面前,靈太老人的引魂幡再現人間,當即引起了地府的重視,剛剛來的並非只有黑白無常,那句憑空出現的話,是能改生死簿的判官說的。

判官都來了,可見地府對這事的重視程度,看來傳聞靈太老人的引魂幡是地府的東西是屬實的。

靈太老人死後並沒入輪迴,消失在三界中,其魂魄極大可能還留在墓裡,莫離有心去相山說的那兒去查探一番,可想著完全沒有自保能力的小媳婦和劉奇,他還真不敢將他們兩人帶去冒險。

不過這事還真拖不得,誰知道靈太老人的墓裡還有什麼機關,現在被相山打開,若被人闖進去,不定會出什麼么蛾子,既然這事給他碰上了,自然不能不管。

秋軟軟瞧他緊皺的眉頭,就知道他有心事,想到相山這事,便明了了,她心中雖擔心,但還是說道:“你無需顧慮我,我同劉奇還是在之前那個客棧等你,你萬事小心,注意安全便是。”

莫離伸手摸摸她的頭,保證道:“嗯,最遲半月,我一定回。”

莫離將他們送回客棧,在客棧四周佈置了一番,同當地的地仙妖精們都打了聲招呼,讓它們關照一下,這才放心離去。

靈太老人的本事自是不必多說,這麼多前輩高人都拿他沒辦法,連秦廣王都奈他不得,他此番去,把握並不是很大。

墓口被破壞得慘不忍睹,地上許多身著無極觀道袍的骷髏,莫離四處看了一番,看來相山並未說假話,他當真只在墓口,就遭了算計,引魂幡想必是這一關的鎮物,相山取得引魂幡,便破了這一關,只是他想不明白為何靈太老人會將引魂幡這等寶物放在墓口,是他對自己的佈置太過有信心還是這不過是他最佈置最簡單的一關?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