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7章
為虎作倀之倀鬼

秋軟軟對劉奇手裡的紙條好奇,問道:“劉奇,你這幾日接二連三收到信鴿可是有要緊事?”

劉奇兩手一攤,說道:“夫人你可真抬舉我了,我能有什麼要緊事,不過是掌櫃夫人託我幫她找個安生之地,我讓人傳了信給我。”

“哦。”秋軟軟應了一聲,便不打算繼續問了,車搖的她暈乎乎的。

劉奇還等著她繼續問呢,眼看著她閉眼要睡著了,坐不住了,說道:“夫人,您就不想知道掌櫃的他們如何了?”

秋軟軟知道他這是嘴巴閒不住了,配合他問道:“他們如何了?”

劉奇瞬間來了精神,說道:“那小子後悔合離了!”

這倒是勾起秋軟軟的好奇心了,從莫離懷裡坐起來,問道:“怎麼回事呢?”

“當時合離的時候,那小子還爽快的很,當夫人離開抱柳鎮就坐不住了,客棧都不要了,追著夫人一塊兒走了。以前夫人再怎麼勾搭男人,他都不當回事兒,現在倒又想管著人家了,生怕夫人同別人好上,同別人成親了。是自己媳婦兒時不碰,合離了倒是巴巴地貼上去,不准她瞧別的男人,死皮賴臉的要鑽人家被窩,男人就是犯賤!”

秋軟軟無語,這不是把他自己都給罵了嗎?不過,他好像確實有點犯賤。

“感情你每日接十來次信鴿,就是為了看他們後來如何了。”秋軟軟說著,又懶懶的倒進莫離懷裡,掩嘴打了個哈欠。

“可不,這可比戲園子里大戲還精彩,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呀!”

秋軟軟點點頭,頗為認同他這話。

莫離打斷他們,捏捏小媳婦的臉,輕聲道:“累了就睡吧。”

秋軟軟點點頭,剛閉上眼,突然想到什麼,問道:“那那個柔娘呢?還有那個孩子,他們又如何了?”

劉奇聳聳肩,說道:“這是個誤會,柔娘的孩子不是掌櫃的,掌櫃和柔娘早就沒啥關係了,是他夫人想多了。”

秋軟軟這才安心睡去。

一連幾天他們都沒找到能歇腳的地方,都是在林子裡生個火堆圍著睡,都沒怎麼睡好,莫離和劉奇倒還好,秋軟軟受不住,白天就窩在莫離懷裡補​​覺。

莫離掀開車簾看了看天,瞧著要下雨的樣子,今晚上若還遇不到能歇腳的地方,就只能在馬車上待一晚了。

好的不靈壞的靈,一下午還在林子裡,酉時不到就開始下大雨了,趕車的紙人打了個濕透,一會兒就被打回了原狀,莫離只好停了馬車,將馬車趕到空地上去,將馬匹解下來,趕到背風的岩石底下,怕待會兒起了雷電會驚了馬兒。

做完這些,莫離身上已經被大雨淋得濕透了,他一上馬車,秋軟軟就趕緊遞上手帕和換洗的衣裳。

劉奇瞧著他換衣,說道:“國師,你這般有本事,我都快愛上你了。”

莫離淡淡道:“我今兒示範一下,下回再碰到這種情況,就勞煩國公爺了。”

“國師,您可真無情。”

雨下個不停,三人在馬車裡隨意吃了些乾糧,聽著擾人的雨聲閒談著,劉奇又滔滔不絕地開始侃大山了。

劉奇還能說什麼呢,半句話離不開女人,他情史多得很,說個三天三夜都不帶重樣的,秋軟軟之前就見識過了。

莫離閉眼打坐,秋軟軟趴在他盤起的腿上,聽劉奇吹他的牛逼事蹟。

今兒他說的是和護國大將軍的長子展憲一起大鬧軍妓營的事。

劉奇架勢做的足足的,只是剛起個頭就被莫離冷聲打斷了。

劉奇和秋軟軟都莫名其妙,這是怎麼了?

“時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莫離說著,也不打坐了,將秋軟軟摟進懷裡,靠著車壁睡了。

秋軟軟沒想太多,倚著他的胸膛閉了眼。

劉奇直覺不對勁兒,可仔細回想一下剛剛事兒又想不出自己哪裡說錯了,什麼原因能讓國師這麼大的反應?

劉奇哪裡知道,其實秋軟軟的今世的緣分並非是莫離,而是他口中護國大將軍的長子展憲,如今的先鋒將軍!

和他雖是正經緣分,但是這段緣並不美,秋軟軟的命格極差,一生孤苦,不然當初她父親就不會費盡心機找到莫離與她強行做配了。

而莫離也是孤家寡人的命格,他倆能成親是逆天改命的結果,這一切都是秋軟軟父親以生生世世為代價換來的。

莫離雖然知道這事在他們成親的時候就成了定局,那人也有了自己的婚配,已經相安無事過去了這麼多年,但還是忍不住擔心,擔心他們的以後。

就算現在他們並未圓房,沒有做成真正的夫妻,莫離也絕不會讓那人有一絲一毫接近秋軟軟的機會,更何況他們已經完完全全屬於了彼此,更不可能給他一點機會。

雨在半夜的時候停了,劉奇迷迷糊糊睡著,隱約聽見有人在喊救命,他擦了擦眼睛,仔細聽了聽,真有個聲音在喊救命,還是個女人的聲音。

美人落難,他劉奇可不能見死不救。

劉奇整了整衣裳,還特意拿著秋軟軟的小鏡子瞧了瞧,瞧著一切都完美這才下了馬車。不料剛下車就一腳踩在稀泥裡,不由懊惱,倒是忘記剛剛下過一場大雨了,這下不美了,把鞋子弄髒了,想到這兒他不由納悶,這個時候怎麼會有個女人在這種荒郊野嶺?

怎麼想怎麼不對勁,可那姑娘的聲音聽著勾人的很,在路上奔波好幾天了,他也憋了好幾天了,萬一對方真是個落難的姑娘呢?

劉奇瞬間腦補了一番英雄救美,美人無以為報以身相許的戲碼,哪裡還忍得了,尋著聲音深一腳淺一腳尋著聲音就找過去了。

聽著越來越明顯的聲音,劉奇心中激動,想著一定是個美人兒,嘴角的淫笑還沒落下,差點被嚇得尿了褲子,眼前哪裡有什麼大姑娘,只有一隻大老虎,老虎的嘴一張一合,隱約可見其嘴裡有一人臉,隨著老虎的張嘴發出女人的呼救聲。

劉奇一句臥槽剛要叫出來,被人摀住了嘴,是莫離。

老虎並未發現他們,莫離輕手輕腳帶走劉奇。

回了馬車劉奇才趕緊問道:“國師,剛剛是什麼情況?”

“那是倀鬼。為虎作倀可聽說過?所謂倀鬼就是被老虎咬死的人變成的鬼,這個鬼不敢離開老虎,反而給老虎做幫兇,給老虎勾來其他的人。”

“臥槽!”劉奇這句臥槽終於說了出來,連連搖頭,說道:“這次真尼瑪開眼了!”

“聲音小點。”莫離提醒他道。

秋軟軟還是被他這聲臥槽吵醒了,迷迷糊糊睜開眼,問道:“怎麼了這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