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6章
抱柳鎮

這邊因劉奇無意一句話嚇了大家一跳,那邊卻因莫離一紙路引嚇了一跳。

莫離每三年都會隨機出遊視察一下,他是三界出了名的鐵面無私,做起事來公事公辦的很,絲毫不會留情面,各地小仙小妖都唯恐有什麼差錯被他抓到。

小仙還好,畢竟是當著差的,不敢太造次,小妖們可就沒那麼多規矩了,三年肯定有一些壞規矩的事,尤其是一些剛得道的小妖。

馬車剛出了京城地界,突然停了下來,只聽外面有人說道:“京城地仙純谷拜見國師大人。”

莫離下了馬車,劉奇趕緊也跟著下去了,他還是頭一回見神仙呢!

和他想像中差不離,是個慈眉善目的小老頭。

“何事?”莫離問道。

“小仙得知國師與夫人出巡,特來相送,恐夫人路上不便,特送來侍婢一名,以共夫人差遣。”純谷說著,往身旁一指,憑空出現了一個美人兒,把劉奇瞧得眼都忘記眨了。

“不必。近日你多留意些,有何狀況及時通知我便是了。”莫離說完便上了馬車。

劉奇眼神還離不開那美人,湊到純谷面前說道:“大仙,你可別聽國師胡說,夫人很缺侍婢……”

劉奇話音未落,就听莫離的聲音從車內傳來:“你若帶上她,你也不必去了。”

劉奇只得悻悻上了馬車,馬車走了好遠還戀戀不捨地從車窗往後看。

“國師,你與夫人卿卿我我,可有想過我這個孤家寡人,那美人兒你不要給我呀!”劉奇抱怨道。

莫離沒瞧他,說道:“你若捨不得,現在就可以回去。”

純谷那老滑頭心眼多得很,那侍婢確是他知道軟軟眼睛有異,給軟軟準備的,同時也是給劉奇這個色胚準備的。

秋軟軟盯著自己的手指不動,不知在想些什麼,好一會兒她抬頭看向莫離說道:“我終於知道你為何會來京城了。”

莫離一愣,嘴角上揚,說道:“軟軟倒是說說看。”

“是……是為了我!”秋軟軟一雙秋水眸睜得圓圓的,看著他的眼。

莫離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應道:“嗯,亦是師父的意思。”

秋軟軟是純陰之體,是邪物修煉的上乘爐鼎,以他一人的能力根本對付不了那麼多妖物,所以他才會千里迢迢去京城爭取國師一位。

國師乃是人間的職位,是皇帝聖旨任命溝通三界的職位,他在人間任職,也相當於被三界所認可,魏徵夢裡斬龍王便是如此,有些人不僅在凡間任職。

若有人敢動他夫人便是與三界為敵,還沒有哪個小妖敢這麼做,已成氣候的大妖不多,有也不會這麼做,純陰之體對於他們那等大妖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犯不著為了這個同三界為敵。

劉奇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來京城是為了夫人?

劉奇想問,可看兩人四目相對容不下第二人的情形,他還是識趣的閉嘴了。

路程上無聊得很,先前的新鮮勁兒一過,劉奇就悶得發慌了,看一看他們,國師在打坐,夫人趴在國師腿上睡覺,他只得去同趕馬車的大哥說話解悶,可令人無語的是,他說半天了,這大哥半句話都沒搭理他。

劉奇想擺國公爺的架子,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打狗還得看主人,國師的人他惹不起,只得又進了車廂。

“趕車的不是人,不會說話。”莫離好心告訴他一聲。

劉奇差點沒給跪了,不可能不是人吧?他剛剛可是離他那麼近,都沒瞧出什麼不一般來,再說外面艷陽高照,也不可能是鬼呀,難不成是個妖精?

莫離扶了扶小媳婦,給她換個舒服的姿勢,才給劉奇解惑,從懷裡拿出一張人形狀的紙,說道:“是紙人而已。”

“國師,您就教教我吧!”劉奇一把拿過莫離手中的紙人,看了又看,就是看不出有何不同。

莫離搖頭,說道:“你不是學這個的命,老老實實做你的國公爺便是了。”

劉奇洩了氣,不能學他還跟著來做什麼呀?不對,誰說他來是為了學這個的?他明明是為了江南的美人兒來的!

劉奇想到這兒,瞬間又恢復了精氣神,一想到各種花枝招展的美人兒他就氣血翻湧。

莫離瞧他那模樣,就知他想開了,他的命格富貴閒散,桃花朵朵開,不用想,他這一路女人不會少。

莫離沒再理他了,扶了扶懷中的小媳婦,便繼續打坐了。

三天后他們進了個小鎮,小鎮叫做抱柳鎮。

莫離領著他們去了鎮口的一家客棧,掌櫃一見他們,頓時一喜,迎上來笑道:“先生當真又來了。”

劉奇和秋軟軟瞧著他們這老熟人的模樣俱是一愣,秋軟軟沒想太多,劉奇的心神都被一旁的掌櫃夫人勾去了,掌櫃夫人胸前那一對奶兒是他這麼多年來見過最大的,不過看國師與他們甚是熟稔,他也不好對人家夫人下手,過了下眼癮便收回了視線。

“那頭黃牛這三年表現可好?”莫離問道。

“甚好,吃得少干的多,很是不錯。”掌櫃話音剛落,只聽一個興奮地女音插進來,喚道:“先生!”

劉奇眉頭一跳,以他縱橫情場多年的眼光一看,這女子和國師的關係肯定不簡單!

莫離微微頷首,同她打了聲招呼:“九姑娘。”

秋軟軟也感覺到了不對勁,看了看莫離,她是絕對相信他的。

劉奇還等著秋軟軟宣示主權呢,誰知她只看了看他們倆就沒下文了,劉奇可不干了,伸出黑手推了一把秋軟軟,秋軟軟腳下不穩,跌進莫離懷裡。

“國……先生,夫人舟車勞頓,想必身子受不住了,你快些帶夫人回房休息吧。”

莫離看了一眼他,並沒搭理他,低頭問:“軟軟可是身子不舒服?”

秋軟軟想搖頭的,可一想劉奇都這麼幫她了,她搖頭似乎不好,便順勢點了點頭。

“掌櫃,勞駕開間上房。”說完便抱起小媳婦去了樓上,掌櫃的拿起鑰匙趕緊追上去給他們開門。

劉奇瞧著九姑娘失落的臉,故意走到她身旁刺激道:“先生和夫人感情極好,任何人都是插不進去的,我勸小姐您還是死了那顆躁動的少女心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