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7章
如此毒誓

九姑娘怒氣沖沖地瞪他,劉奇卻還不知好歹,繼續說道:“先生的本事您也知道,先生可是親自查了姻緣簿,先生和夫人是有著三生三世的姻緣,一生一世一雙人,那是天造地設的一雙璧人。”劉奇編著瞎話。

九姑娘是哭著跑了的,劉奇聳聳肩,女孩子還真是脆弱,臉皮不厚還想和人搶男人?

劉奇心中是不想有人破壞莫離和秋軟軟的,在歡場混久了,他早不相信真愛了,是國師和夫人讓他對男女之情稍稍又有了那麼點期待。

劉奇慢悠悠地晃蕩到樓上,莫離剛剛把秋軟軟安頓在床上,劉奇倚在門口,問道:“國師,你們剛剛說的黃牛是怎麼回事?”

莫離摸摸小媳婦的額頭,覺得不燙才收回手,給她掖了掖被子,才說道:“三年前我路過這兒,這兒有一惡霸,淫人妻女,宰人耕牛,無惡不作,我便出手懲治了他一番,抽了他一魂三魄出來禁在一頭老黃牛身上,罰他耕地三年,若是表現好方才給他恢復人體,不然就讓他一生為牛。”

劉奇嘖嘖搖頭,沒想到還能這樣,默默離國師遠了點,淫人妻女這事他也沒少干,光是皇帝表哥的后宮都被他嚯嚯了不少。

若莫離知他所想,也許會好心解釋一下為什麼,原因無他,他雖淫人妻女,但卻是花言巧語哄得人自願獻身的,再說這惡霸是手上沾了血債,他上次剛到抱柳鎮,那些被他殘害過的生靈都來找他告狀,要個公道,其中以耕牛的魂靈最多,那人愛吃牛肉,殺了不少人家的耕牛,所以他才將他變做黃牛懲罰一番。

莫離見小媳婦沒什麼大礙,便說道:“軟軟在這好好休息,我去鎮上轉轉,核實一下掌櫃說的是否是真的,若是真的,我便將那人恢復過來。”

秋軟軟一聽他要走,趕緊拉住他的手,說道:“我想和你一塊去。”

本來就是假裝的,她在馬車上早就睡夠了,現在哪裡還睡得著。

“國師,夫人難得出遠門,你不在她身邊她會害怕的,還是我替你走一趟吧。”

莫離搖搖頭,說道:“這事必須由我親自去確定,等軟軟好些了我們再一起去吧。”

秋軟軟擔心會誤了他的事,顧不得繼續裝了,趕緊坐起來,說道:“現在就去吧,我沒事。”

莫離這時若還察覺不到有異可真就見鬼了,沉聲道:“軟軟可是在騙我?”

秋軟軟一陣心虛,正要承認,只聽劉奇高聲道:“胡說!夫人怎麼會是裝的呢!若是裝的,我右腿第一排第八根腿毛就分叉!”

莫離嘴角微抽,他這算什麼毒誓?

秋軟軟朝他感激一笑,趕緊下了床,戴上幕笠。

莫離拿他們倆沒辦法,一個是自己女人,打不得罵不得,只能哄著,一個臉皮厚得沒邊,任你怎麼說都油鹽不進,說也是白說。

趁著天色還亮,三人在街上轉了一圈,得到的答案都是和掌櫃一致,便回了客棧,在客棧後院找到那頭老黃牛。

“王鬍子,我查得這三年來你表現不錯,現將你恢復成人。”莫離說著,從袖子裡拿出一張黃符貼在老黃牛身上,口中念念有詞,不一會兒老黃牛便倒地不起,咽了氣。

劉奇一驚,忙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莫離拿下黃符,解釋道:“老黃牛大限早就到了,其肉身借來給我封印王鬍子,我抽出王鬍子的一魂三魄,老黃牛這具肉身便是無用了。”

莫離交代掌櫃好好將老黃牛的肉身埋葬,便又出去了。

劉奇沒想到莫離這次去的會是縣衙,知縣老爺和夫人早早在門口等著了,見著莫離趕忙走過來作揖說道:“先生可是帶我兒回來了?下官這些年如先生所言,每年鋪路搭橋,造福百姓,先生一查便知我有無假話。”

“嗯,今日我來,就是為你兒還魂的。”

“多謝先生!多謝先生!”知縣連連拱手道謝,讓劉奇看得嘖嘖稱奇,原來王鬍子是知縣的兒子,對付一方土皇帝,想來國師當年做這事沒少費力氣。

莫離手持黃符,嘴中念念有詞,突然掌心一翻,黃符燃了起來,等黃符燃盡,坐在椅子上留著口水的癡兒神情便慢慢恢復了正常,當即跪下朝莫離磕了幾個響頭,說道:“多謝先生!”

知縣想留他們在府上用飯,被莫離婉拒了,三人回了客棧,等三人用了飯時候已是不早,便各自回了房。

沒多久,一間房門輕輕打開了一角,一個黑影輕輕摸了出來,是睡不著的劉奇。

今下午出去打聽事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小鎮上有一家規模尚可的妓院,他自然想去體驗一番小鎮春色。

劉奇輕手輕腳往樓下走,經過莫離房門時只聽房間內傳來莫離的聲音:“不要惹事。”

劉奇捂著被嚇得怦怦跳的心臟應了聲:“曉得了!”

劉奇輕車熟路去了妓院,姑娘還沒摸上,倒是瞧見了熟人,剛剛恢復人身的王鬍子!

王鬍子一見劉奇,雞兒就軟了,趕緊推開身下的女人,解釋道:“我可沒惹事,是出錢玩的女人,您可千萬別告訴先生!”

劉奇突然想到什麼,猥瑣的笑了,湊到王鬍子身旁坐下,拍拍他的肩,說道:“鬍子哥安心,我不會告訴先生的。”

王鬍子對他這句話將信將疑,劉奇又繼續說道:“鬍子哥別不信,我當年也是犯了事,被先生罰了,這才成了先生的跟班。”劉奇編著瞎話套近乎。

王鬍子一聽,頗有了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劉奇再接再厲,沒兩句話就將他忽悠住了,兩人一人拿了一壺酒對飲起來,聊的甚是投機,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又喝了一輪酒,劉奇見他有些醉了,心知差不多了,便說道:“說來不怕哥哥笑話,兄弟想知道哥哥變作牛時可會有慾望?可會想操女人?不可能硬生生憋了三年吧?”劉奇繞了一大圈,這才問到他真正的目的上了。

“自然是有的,怎可能忍得住。”王鬍子說著,打了個酒嗝。

“那哥哥是怎麼解決的?”劉奇說著,又給他斟了一杯酒。

王鬍子仰頭一飲而盡,朝劉奇勾了勾手,劉奇會意附耳過去,只聽他說道:“剛開始時我只會自己往牆上磨棒子,後來有一次,掌櫃的小兒帶我出去吃草,他把我放那兒人就去放風箏了,我在草叢裡發現了好些覆盆子,一路吃,無意闖進了山腳廖寡婦的菜園,正好撞見騷娘們儿在自己玩穴兒,握著一根白蘿蔔動的飛快,騷水流了一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