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8章
牛郎織女的故事

王鬍子說著,又打了一個酒嗝,繼續說道:“老子正憋得慌呢,看到這場景哪裡還忍得住,邁開牛蹄就衝上去,將她穴裡的白蘿蔔拔出來,兩口吃下肚,對著騷穴就是一陣猛舔,廖寡婦還來不及反抗就臣服在老子的牛舌下了。後面的事順其自然就發生了,老子牛鞭可不是放著玩的,騷娘們儿曠了那麼久的騷穴見了老子的長鞭哪裡忍得住,浪叫著叫著乖牛兒,進洞來。”

劉奇聽著受不住了,解了褲腰帶,摸起棒子來。

王鬍子笑眼瞇瞇,啜飲了一口酒,繼續說道:“這是老牛第一回睡女人,那滋味,嘖,和人的滋味不同,總體來說還是一樣的爽極。”

“第一次是這個,然後呢?”劉奇催促他說道。

“兄弟你也知道沒女人的日子有多難熬,先前沒試過牛身也就還能忍忍,可有過一次之後,第二次是如何也忍不住了。”

王鬍子說著,又喝了一杯酒,似在回憶什麼,說道:“後來天氣漸漸熱了,因為牛棚的臭味,掌櫃在鎮側面的小河邊搭了一個新的牛棚,那地方好呀,每天天不亮就有婦人來洗衣裳,時間久了他們把我變成老黃牛的事淡忘了不少,有時候天色早,她們不小心弄濕了衣裳,見沒人,就會稍稍解開衣裳讓風吹乾,這時候我就能瞧見她們因為不停敲打衣裳時跳來跳去的大白奶子。”

“操!然後呢?”劉奇手中速度加快了不少,要說更精彩的地方呀!

“在牛身上,舌頭遠比身下那玩意兒好用,那天一大早,有個小婦人來洗衣裳,那人我認識,是大高娶的填房,外面嫁進來剛兩月,可能也是不信村里傳我的事,洗著洗著她尿急,竟走到了我牛棚這裡來撒尿,起身系褲腰帶的時候,肥嘟嘟的肉蚌掛著透明的水珠兒就在我眼前,腦袋還沒想明白,舌頭就從門縫裡舔過去了,把小婦人嚇了一大跳,褲子都沒提就要跑,一跑就摔了個狗啃泥,老牛想也沒想,就衝出了牛欄,牛蹄壓住小婦人的背,不讓她起來,牛腦袋就往她雙腿之間鑽,濕乎乎的牛舌頭瞬間就給她的珍珠蚌給舔濕了,一盞茶的功夫不到,小婦人就不再反抗,乖乖夾著牛腦袋,好讓牛舌頭舔得更深。第一回我只用牛舌頭,給她伺候得欲仙欲死便走了,接下來便是守株待兔。”

王鬍子猥瑣地比劃了一下,招了個姑娘過來給他舔棒子,這才繼續說起了那個守株待兔的故事。

“老牛一連等了半月,那日清晨天微微亮,遠處就走來一個小婦人洗衣裳,小婦人衣裳剛泡上水,就小心翼翼地打量打量四周,見四周無人,便輕手輕腳走到了牛棚門口,偷偷往裡面看老牛,老牛故意捲捲舌頭,小婦人腿就軟了,紅著臉兒解了褲腰帶,撅著屁股給老牛看穴,這回不用老牛舔,珍珠蚌濕成了一眼泉,滴滴答往外面淌著水兒。”

“王少爺這是說什麼呢?說得那個好聽,聽得奴家的珍珠蚌也濕成了一眼泉,王少爺您摸摸。”王鬍子腿間的女人說著,拉著王鬍子的手往兩腿之間放。

“是是是,你是黑珍珠蚌。”王鬍子一邊摸一邊笑道。

這話惹來女子輕哼,作勢打了他一下,哼道:“王少爺可還沒說剛剛說的是什麼呢?”

“這呀,牛郎織女的故事呀,你沒聽過嗎?”

女子還想說什麼,被劉奇打斷了:“姐兒別鬧,我這兒還等著哥哥牛郎織女的故事使勁兒呢!”

女子瞧著他腿間的硬物摀嘴笑道:“奴家幫幫公子。”說著俯下身,張嘴含住,熟練地吞吐起來。

王鬍子手在女人腿間戳弄個不停,繼續說道:“小婦人送上門來,豈有放過之理,老牛如了她的願,一根牛舌讓她爽得直叫娘,身子抖如糠篩,騷水兒灑了一地,老牛這回可不客氣了,趁著小婦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將硬邦邦的牛鞭一口氣插進了珍珠蚌,當即舞了一套盤龍棍法,將珍珠蚌攪得天翻地覆,爽得小婦人直翻白眼,一直到天大亮,擔心有人來,老牛才草草結束,在小婦人珍珠蚌裡灌滿了牛精。 ”

“媽的,這麼牛逼的嗎?”劉奇說著,扶著窯姐兒的頭,快速進出起來。

王鬍子也不遑多讓,入了窯姐兒的黑珍珠蚌,兩人一前一後鬧了起來。

一人一炮結束,兩人繼續喝酒,窯姐兒領了賞錢,便扭著腰兒走了,滴了一路精水。

洩了火的劉奇突然想到什麼,問王鬍子道:“那個九姑娘是怎麼回事?我瞧著她怎麼對先生不一般呢?”

“那什麼,我那會兒就是欺負她的時候,被先生懲治了,英雄救美,美人就想以身相許不是麼。”

說到九姑娘,王鬍子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劉奇不動聲色灌了他兩杯酒,這才問道:“哥哥可是有什麼說不得的?”

王鬍子擺擺手,說道:“能有什麼說不得的,就是後悔當初放過了九姑娘。”

“哦?此話怎講?”

“九姑娘雖說當時被先生救下了,但她還是被我徹徹底底的親了摸了一遍,頭一次春潮還是在我手中洩的,後來變成大黃牛,我好幾次撞見她在自瀆,若不是怕先生,這三年我早給她調教好了。”王鬍子說著,又喝了杯酒,臉上滿是可惜。

劉奇來了興致,刨根問底道:“哥哥仔細同我說說。”

王鬍子也不藏著,乾了一杯酒就開始說了。

“農忙的時候大家都會把耕牛帶到地裡來,牛一多,他們乍一下認不出我來,那天太陽猛得狠,我實在受不住了,悄悄躲去偷懶,躲在角落裡的一棵大樹下乘涼,剛待了沒多久,隱約聽見幾聲小小的呻吟聲,我當即來了精神,輕手輕腳摸了過去,就見這小妮子趴在一棵樹杈上夾腿,小臉紅撲撲的,咬著手指嗚嗚呻吟著,只要嚐過一回這種極樂之事的人誰能忍住不第二次呢,這小妮子自己玩上癮了。”

“那是我第一回看到的,第二回是在她家院子,她家里人都不在,她靠著院子裡的石桌在磨穴,若不是忌憚先生,我早就用牛鞭給她開苞了!”王鬍子最後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

“誒,女人嘛,都一樣,睡哪個不是睡,何必盯著一個小丫頭,她不願意,自然有人願意。”劉奇寬慰他道,可隨後話鋒一轉,說道:“哥哥想睡那丫頭也不是沒有辦法,九天神女動了春心都忍不住想找男人,何況那小丫頭,哥哥你想辦法勾她一勾,她自個兒就能主動獻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