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49章
黃粱一夢

“軟軟還沒記起我嗎?我是展憲,是你相公。”

“呸!”秋軟軟下意識呸了他一口,他怎會是她相公!她相公可是……可是……可是什麼呢?秋軟軟說不出來了,總之他肯定不會是她的相公!

“軟軟,你別這樣,我一定想辦法休了那女人將你扶正。”那男的說著就要抱她,秋軟軟趕緊躲開了,他絕不會是她相公,她相公懷中是淡淡的檀香味,混著硃砂的清香味,因為他隨身帶著香火和符咒,絕不是這男人身上一股子女人的脂粉味和汗臭味!

“軟軟……”展憲又把她拉過來,作勢要親她的臉,秋軟軟慌了,趕緊推拒著,著急道:“你要是敢碰我,我相公一定會弄死你!我相公,我相公可是連倀鬼都殺得了的!”

是了,她相公明明前不久還斬殺了一隻倀鬼,連那麼囂張的劉奇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剛想到劉奇,就听見有人敲門說道:“少爺,國公爺來了。”

傳話人的聲音未落,劉奇就踢門進來了,合乎他一貫的囂張作風,你瞧,劉奇都不懼他,他又怎會是她相公!

“就知道你小子甩下我們又是為了這鬼女,有異性沒人性,你要是真喜歡她就休了你夫人,我奏聖上給你賜婚,聖旨在手還怕你母親不同意嗎?”

展憲想也沒想就拒絕了,說道:“喬兒亦可憐得很,若將她休了,展府她便不能再待了,父母雙亡的她不就無家可歸了?”

“嘖,您可真是個大聖人。”劉奇嫌棄道。

展憲正欲反駁,被秋軟軟打斷了:“你可是劉奇?”

“正是本大爺,小娘子何事?”

“救我!”秋軟軟說著,趕緊從展憲手下溜了出來,躲到劉奇身後。

“軟軟!”展憲臉色不善。

“小娘子有求,本大爺肯定會答應不是……”劉奇話音未落,就見展憲抽出了隨身佩劍,差點咬到舌頭,劉奇繼續說道:“大將軍不就在這兒麼,小娘子該找大將軍救命才是。”說著將秋軟軟又推了過去。

刀劍無眼,劉奇可不敢再待下去,十分有眼色地給兩人關了門。

她明明記得劉奇,卻始終記不起她相公究竟是何人,總之肯定不會是眼前這男子,他若是敢胡來,她就撞死在他面前!

展憲見秋軟軟一直警惕她,心裡頗不是滋味,也只能走了,也不知她什麼時候能恢復記憶。

見他走遠,秋軟軟才鬆了一口氣,將門鎖死,方才坐下來止不住的抹眼淚,哭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什麼,趕緊收拾了個包袱,決定偷跑出去,這次僥倖逃過那男人的侮辱,下次可不一定有這樣的運氣了,她還是有多遠跑多遠吧,她一定要找到被她忘了的相公。

許是他們真沒想到她會一個人逃跑,竟還真讓她偷溜了出來,秋軟軟混進人潮裡,用一隻手摀著紅瞳,一隻手護著包袱,往城門口走,她得在城門關閉之前出城。

京城地方大,她小心跟著人群走了一個時辰才到城門口,城門快關了,秋軟軟顧不得猶豫,趕緊小跑過去,哪知剛走到城門下,一隊兵馬從城外疾馳而來,秋軟軟剛想躲,可看著眼前高頭大馬上的人,不是她相公又是誰!

“相公!相公!”秋軟軟顧不得遮擋紅瞳,趕緊朝他揮手,妖異的紅瞳一露出來,頓時嚇跑了身邊的所有人,秋軟軟成功的讓馬上的人停了下來。

見他們停下來,秋軟軟趕緊衝過去,卻被他們抽出來的刀劍擋住了。

“相公……”秋軟軟委屈得直掉眼淚,相公也不記得她了嗎?

“殺。”他薄唇輕啟,微涼的夜風讓這字顯得更為肅殺,秋軟軟下意識退了一步,心中疑惑,他不是相公嗎?

“宋淮,刀下留人!”是展憲。

秋軟軟還是被展憲帶走了,這次大鬧長安城門口,將軍府是出盡了風頭,第二天以宋公公的義子宋淮帶頭彈劾護國大將軍其長子豢養鬼女,擾亂京城。

茲事體大,妖惑人間,皇帝下令宋淮速速斬殺鬼女秋軟軟。

剛剛想起一切的秋軟軟此刻正在糾結,她相公明明叫莫離,剛剛那人展憲喚的是宋淮,難不成她認錯了嗎?可是她記得她相公就長那般模樣啊。

直到宋淮的劍沒入她體內,她才知道自己是真的認錯人了,她相公怎會殺她呢。

還沒死透地秋軟軟就被人扔去了亂葬崗,她躺在無數屍體上,被亂葬崗數不清的冤魂圍著,感受它們穿過她身體的感覺,她還沒找到相公呢,看來是沒機會了。

秋軟軟正想著,突然所有冤魂四處逃散,秋軟軟依稀能聽到他們逃跑時的尖叫:“快跑,純陽之體那小子又來了!”

純陽之體?那一定是她相公了,這是秋軟軟昏過去之前唯一的想法。

等她再睜眼,是在一家義莊里面,守莊子的年輕人喚作秦宋。是了,莫離是她爹爹後來給他取的名字,後又用作他的道號,秦宋才是他的本名,他爹姓宋,母親姓秦,他爹是上門女婿,所以隨母姓,他與宋淮長得十分相像。

他說,幾年前他就開始每夜做同一個夢,夢見一個老頭告訴他,讓他去這個亂葬崗等一個紅眼睛姑娘,那是他媳婦兒。

他本不信,卻受不住天天晚上做這個夢,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他晚上來這個亂葬崗瞧了瞧,沒想到這一瞧就是這麼多年,這麼多年他從未抱有任何希望,亂葬崗等紅眼睛姑娘,亂葬崗有姑娘就不得了了,何況還是紅眼睛姑娘,他一直覺得不可能,卻沒想到還真撿到了一個紅眼睛姑娘。

秋軟軟強忍著傷口的疼痛,抱著莫離不放,嬌哼道:“你可知我找了你多久?”

莫離托起她的背,好讓她舒服些,說道:“我亦等了你很久。”

秋軟軟是笑著在莫離懷裡醒來的,醒來天已經大亮了,雨還在下,卻是比昨晚小了很多,劉奇和越傳在喝茶,春宵跪在一旁,見她睜眼忙喊道:“夫人醒了!”

秋軟軟醒來可顧不上他們,趕緊抬頭去看自家相公,抱著莫離脖子不撒手,委屈道:“夢裡面我找了你好久,差點就死掉了。”

莫離安撫地摸摸她的背,給她抱得更緊了。

秋軟軟趴在他肩頭,看不見他的臉,不知道自己這話一出,春宵又挨了自家相公幾個眼刀。

春宵趕緊開口解釋道:“夢是由我編造的,只為吸食夫人在夢中的喜怒哀樂等情緒,夫人不必當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