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46章
清水縣事件前因

正如靈太老人所說,莫離是想將它生擒,沒救胡大崮是因為胡大崮已經獻祭給他,並非是人了。

又鬥了小半個時辰,邪神已是強弩之末,莫離再一擊,將他打出數米,它便現了原型,再無力還擊。

莫離用劍挑了一個酒壇,倒了酒,將其裝進了酒壇裡。

劉奇屁顛屁顛地湊上來看了看,問道:“國師,這就成了?”

“不然你還想怎樣?”莫離反問道。

“這條蛇精能否拿來泡酒?”泡出來的酒是不是有延年益壽的作用?劉奇心中打著如意算盤。

莫離正欲回答他的問題,明淨突然冒了出來,朝莫離磕頭認罪:“國師饒命,小仙是被縣官逼迫才不得已隱瞞了邪神一事。”

這事倒奇了,縣官區區一介凡夫俗子如何能威脅到一方地仙呢?

還不待莫離說話,劉奇就搶先說了:“放你娘的屁,你可是地仙,縣官還能威脅你了?”

“國公爺有所不知,地仙同人間的縣令差不多,縣令是縣衙,我等是廟宇,廟宇香火越多,則小仙法力越大,反之亦然,那縣令威脅我若不與他們同流合污,他便毀我廟宇斷我香火,小仙勢單力薄,實在反抗不了,這才欺瞞了國師。”

竟是這樣,看來神仙也不好過呀。

“你這事我會一一奏明天帝,至於怎麼發落就看你的造化了。”莫離說著,扯下一旁裝飾用的絲綢,長長的絲綢像長了眼睛一般,飛向明淨,將他捆了個結實。

清水縣地仙原身是松鼠,膽子小,怕那等惡人也不足為奇,若換個其他地仙,不至於怕得連向他告狀都不敢。

接著又從背囊裡拿出筆墨紙硯,在一張黃紙上寫了什麼,蓋上國師印,用火折子燒了,沒多久,憑空出現了兩個士兵。

“左前,右後見過國師大人。”

“二位免禮,罪仙在此,勞駕二位了。”

劉奇眼睛睜得大大的,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兵天將吧?瞧著和人間普通士兵沒有什麼不同,就是難掩的一身正氣是尋常人模仿不來的。

他們帶了明淨便走了,劉奇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問道:“國師,蛇精不交給他們嗎?”

莫離搖頭,說道:“本該送與妖界,但他殺了凡人,便能由我處置。”若送與妖界,恐怕那本瞧不起凡人的妖王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那國師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封存它的本體,取它魂魄入輪迴,等它還盡它的因果,便能再回本體,繼續修煉。蛇妖,這處置你可服?”

好一會兒,酒壇子裡才悶悶傳來一聲:“多謝國師。”

“喲嘿,小樣這是不服嗎?”劉奇敲了敲酒壇子。

蛇妖沒搭理他。

“國師,我看他不服,還是拿來泡酒吧。”

劉奇話音剛落,蛇妖趕緊說道:“別別別,國師仁義,我服我服!”

莫離這處置已是寬大處理了,不然就一命抵一命,它若是想再修成現如今的本事不定還有沒有機會,現在並未廢它修為,不過是讓它魂魄去輪迴,給它封存本體,因果還了便能繼續修煉。

靈太老人看完他處置蛇妖便回了小玉瓶,他突然有個念頭,莫離任國師一天,三界便能太平一日。

這一瞬,靈太老人突然想到什麼,他現在在鬼修,一旦奪了秋軟軟的捨他便不能繼續鬼修了,秋軟軟半點修為都無,他豈不是又要重頭再來?

靈太老人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還好沒奪她舍,不然可得後悔死,如此看來,只有盡力在她有生之年,借她純陰之體加緊修行才是!

莫離早就想到了這個,所以才無懼他的小九九。

解決完蛇妖的事,幾人便啟程離開了清水縣,至於何家和知縣,他們的因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沒有蛇妖從中作亂,一切慢慢又會回到正軌。

二日後,他們剛在林子裡升好火,一人憑空出現,劉奇嚇得差點一腳踩進火堆裡,虧得莫離正好站在一旁,拉了他一把。

“清水縣新任地仙亦照見過國師。”

“可還有什麼事?”

亦照趕緊搖手道:“無事無事,小仙前來是特意來告知國師關於明淨的處置,與此事的前因後果。”

明淨日前已經被貶下凡,蛇妖原是清水河裡修行的一條小水蛇,修煉到了瓶頸,遲遲突破不了,正好碰上幾年前何家小公子的相好被沉塘,蛇妖便起了壞心,將本命不該絕的兩人害死,吞食了兩人的魂魄,蛇妖修為大增,這才修煉出了半個人身。

嚐到了邪法修煉的甜頭,蛇妖豈會還像從前那般苦苦修煉,便化作邪神,騙來不少信徒,誘哄他們自願獻祭。

蛇妖為了籠絡當地大戶何家和縣令為他所用,這才給何員外改了命格。

蛇妖喜陰涼,暖香閣的鴛鴦浴是為它修煉特設的,鯉魚精只是一個噱頭遮掩其真相,那晚劉奇去,冬畫擔心他會發現什麼端倪,鯉魚精才會突然出現,卻不想弄巧成拙了。

至於何員外他家的事,牽涉的因果就太多了。

亦照說完便走了,莫離三人圍坐在火堆旁烤饅頭,劉奇嘴閒不住,問道:“國師,樹能成精,蛇也能修煉,是否世間萬物都可以? ”

莫離點頭,說道:“按理說都成,就像門口的石獅,時間久了亦有道行,再說最尋常見的銅錢,不也能製成銅錢劍斬妖除魔嗎。”

“這麼看來修道的方法五花八門,我還是搞不懂要如何做。”

“大道三千,皆可成聖,能不能入門還得看你有沒有修行的緣分,你好奇這個,我便同你說個另類修行的傳說。”莫離難得有心情和他嘮嗑。

劉奇來了精神,趕緊端坐好洗耳恭聽,秋軟軟在繡新的幕笠,之前那個被蛇妖弄壞了。

莫離加了些柴火,把火勢添得大些,給小媳婦照明,這才說道:“萬物有靈,黑貓尤其,大家都說貓有九條命,其實不然,貓同其他動物修行不一樣,傳說貓一生要經過九次劫難,每渡過一次劫難,心智便大開一些,等九次都渡過後便能言人語,但不會在人前開口,只會獨自自言自語。

說到貓,貓鬼是一定得說的,所謂貓鬼,通常是讓貓從小吃食腐屍,久而久之貓就會染上屍毒,屍毒對貓無礙,卻對人致命,一些心術不正的道人,會特意養貓鬼為其做事。

比貓鬼更陰毒的是造畜,造畜多用在小孩子身上,殺一隻同小孩差不多體型的牲畜,生剝其皮,趁熱裹在小孩身上,便再也脫不下來了,然後再用各種手段將其馴服,便能帶出去賣藝,不論是翻牌識字,還是跳圈、作揖、翻跟頭,都不需要去刻意訓練,所以常常能聚引觀眾,獲利頗為豐厚,這種通常只能持續一年半載,孩子就會被活活困死在裡面,死狀慘不可言。 ”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