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56章
肉身成聖,轉世封神的誘惑

瞧著小人兒又抹眼淚了,秋軟軟不好繼續視若無睹,給胖娃娃從地上抱起來,放在一旁坐墊上,用帕子給他擦了擦眼淚。

“還是岳母大人待小婿好。”今朝拖著秋軟軟手臂不撒手。

莫離無奈地揉了揉眉心,將臭小子拎到自己這邊,塞了包果脯給他,道:“安靜吃你的,別說話了。”

他算是想明白了,他越敬著他,他越蹬鼻子上臉,還不如像劉奇一般,待他如常。

對於弟子欺師滅祖的態度,老祖宗也沒生氣,委屈巴巴地吃東西,不逗他們了。

劉奇瞧著臭小子這委屈的可愛模樣就想欺負他,長手一伸,在胖娃娃腦袋上一陣揉,哈哈笑道:“臭小子小小年紀這麼聰慧,難怪國師要給你撿回去做女婿。”

胖娃娃聽他誇自己,一邊嚼著果脯,一邊朝他咧嘴笑,劉奇見不得這臭小子嘚瑟,話音一轉,說道:“臭小子你可別太得意,你媳婦兒現在可還影都沒有呢,等你劉叔叔努努力,明兒就生個弟弟來給你搶媳婦!”

“劉叔叔你只管生,搶得著算我輸。”

“嘿,臭小子口氣不小啊!”

那是,你這注定無妻無子的命格能生的出孩子才有鬼呢。

今朝笑而不語,將手中的果脯袋子遞給秋軟軟道:“岳母大人,小婿借花獻佛了。”

秋軟軟尷尬笑了笑,給面子地伸手捏了個蜜棗。

“國師,這臭小子究竟多大年紀?說話一套套的,懂得比七八歲孩童都不差。”

莫離默了默,與天地同壽,說萬歲都算少了。

話到嘴邊,只說道:“他瞧著小罷了。”

同今朝處了幾天,瞧著他鬼靈精怪地娃娃模樣,倒也漸漸讓人忽視了他原本的身份,尤其秋軟軟,對招人疼的奶娃娃沒有招架力,戲精老祖宗又慣會做戲,沒幾天就真把他當娃娃來疼了。

莫離每每不悅,將他扔給劉奇折騰,可沒一會兒這小不點又跑秋軟軟面前抹眼淚了,控訴他的惡行,還惹得小媳婦埋怨他欺負孩子,莫離還真是有苦說不出,他要是孩子,那天下人又算什麼?

多了個戲精老祖宗,這一路歡快多了,哪怕連綿大雨下個不停歇亦不覺得心煩,莫離算算路程,再有一天便能到蘇州了,依這些日子的降雨量來看,再下個幾天,估計就不成了。

若要避禍,沿江地區都得要疏散開來,這可是個大工程,莫離憂心掐算了一番雨勢,算得明晚便會停雨,五日後才會繼續下,這才放心,若明晚停了雨,便無需擔心大江決堤,至於後面的降雨量,他現在還算不出,只能靜觀其變了。

雖掐算無事,但莫離心中仍是惴惴不安,想了想,又起了一卦,算一下江南的氣運,仍是大凶之兆,不由皺了眉頭,難不成天罰一事還不是主要災禍?

“上道天書吧。”稚嫩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莫離抬頭一看,是老祖宗,他不是和劉奇在趕車玩水嘛。

“上天書作甚,又沒有用。”莫離說著,伸手給小媳婦掖了掖蓋在身上的毯子。

今朝一噎,確實沒用,只會知道這場災禍會持續多久,會死多少人,知道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全憑個人造化,除非是有大功德之人才能逆天改命。

今朝看著他給秋軟軟輕輕掖被子的小心模樣發楞,好一會兒說道:“若沒有她,你會更好。”

莫離眼都沒抬,回道:“若沒有她,不會有現在的我。”

今朝又愣了,對喔,若沒有她,莫離又怎會成為國師,今朝拍了拍腦袋,完了完了,他怎麼越來越蠢了,被抽去仙骨的身體果真不行啊!

為了證明自己不蠢,今朝又說道:“要想避過這次災禍也不是沒有辦法,你若救下這麼多人,其功德不可估量,肉身成聖,轉世封神都是有可能的。”

莫離一頓,手不自覺地微微一顫,只聽今朝又說了:“不過你放得下如今的一切嗎?”今朝說著朝秋軟軟努努嘴。

莫離沒說話,於公於私他都該選擇救人的,於公他是國師,該救百姓,於私,肉身成聖,轉世封神,哪個修行之人不想如此?

可他死了軟軟該怎麼辦?

“你告訴我這個作甚?軟軟現在可還沒懷孕,我死了你可就沒有仙骨了。”

“畢竟本座是無上神,若為一己私慾不將辦法說出來,那還配做無上神嘛,大不了本座再等個幾百年罷了,修煉一事強求不得,現在告訴你法子了,交給你選擇了,救與不救都是你的選擇了,於本座沒有關係了。”

莫離聽完他這話只想說無恥,這麼坑弟子的祖師爺可真是古往今來頭一人!

說話的兩人沒注意秋軟軟已經醒了,將他們的話聽個正著,秋軟軟睜開眼,看著車頂好一會兒,從莫離腿上起來,說道:“相公該答應的,無需擔憂我。”大不了她也隨他赴死罷了,只他們永生永世的諾言就做不到了,以後可能就永遠天人永隔了。

秋軟軟想到這些,忍不住紅了眼,趕緊低了頭,掩飾住自己的淚眼。

今朝正欲退出去,給他們倆夫妻自行商量,憑空出現了一個蒼老的聲音:“你們恩恩愛愛多好,這種救國救民的事還是交給老夫吧!”

是靈太老人。

莫離無語,倒是把他給忘了,他既然願意,就讓他來唄,他主要是想救人,誰救都是救,至於肉身成聖對他而言吸引力並不大。

秋軟軟把頸間的小玉瓶拿出來,一陣冷風吹過,靈太老人憑空現了形,拱手對今朝行了個大禮道:“白華山靈太見過流照無上神。”

今朝打了個噴嚏,往莫離身邊靠了靠,凡人身體可真弱。

“你就是盜了秦廣王大旗的靈太老人?”

“正是小道。”

今朝繞著他轉了幾圈,說道:“鬼修一門知者甚少,也難為你自行修煉進了門。”

“還望無上神指點一二。”

“這有何難,機會擺在眼前,剛剛我說的你也聽見了……”今朝還未說完,被莫離打斷了,“不可,你與軟軟簽了生死契,同生共死。”

“這有什麼,解除契約便是了。”靈太老人說著,手上多了一物,是當日他們籤的契書。

靈太老人手掌一翻,契書便灰飛煙滅了。

莫離嘴角微抽,八字還沒一撇,十年道行說毀就毀了,也真信得過他這不靠譜的祖師爺,不過這是他自己選擇的,傷不到軟軟就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