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55章
戲精老祖宗

他敢這麼直白的告訴他們他的打算就是吃準了他們拒絕不了,也是,他可是流照無上神,他們不過一介凡夫俗子,哪裡奈何得了他。

秋軟軟還是想不明白,為何他不能直接修煉,硬是要他們女兒做陰陽雙修?

秋軟軟想不明白,只有問自家相公了。

莫離解釋道:“每個人體內都有仙骨,都能修行,仙骨越好,其身越顯貴,仙骨弱的人,或被抽去仙骨之人一生注定碌碌無為,最不易修行,祖師爺方才說的那句話可還記得?”

秋軟軟點點頭。

“中庸調和折中與道家講究的陰陽平衡是一樣的,中庸之人至善、至仁、至誠、至道、至德、至聖,中庸之體可做仙骨這我也是頭一回聽說。”

莫離摸摸小媳婦皺起的眉頭,輕聲道:“行了,別想了,既來之則安之,他對我們不具威脅,天快亮了,抓緊時間再睡一會兒吧。”莫離儘管這樣安慰秋軟軟,但自己心裡卻是還過不去,他總算是知道為何流照無上神沒有什麼門徒了,入門嚴格是一回事,祖師爺本事大卻不靠譜是另一回事。

他現在心中懷疑小媳婦的純陰之體是否是師父按照祖師爺的吩咐故意為之的?不過據他這些年對師父的了解來看,師父是真心疼愛軟軟這個女兒的,當初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師娘為何會棺內產子?還恰恰好是在陰年陰月陰時,以師父的道行絕不會不知道這個,這一切未免也太過巧合了。

不過再怎麼想也只是猜測,師父已死,所有的事情都隨風而逝了,就算知道了又怎樣,事已成定局,知道也無法改變。

秋軟軟渾然不知莫離在想這個,本就被他鬧了一回,累得不行,又折騰了這麼久,稍稍一放鬆就睡著了。

莫離一下一下摸著小媳婦的黑髮,又嘆了口氣,總之目前來看,總體還是好的,只能順其自然,隨遇而安了。

第二天劉奇從妓院回來,瞧著多出來的奶娃娃納悶問道:“國師,這娃娃是哪來的?”

莫離看了眼埋頭喝粥的祖師爺,隨口答道:“撿的。”

劉奇打個哈欠,坐下來和他們一塊兒吃早飯,說道:“沒想到國師您還有撿孩子這種愛好。”

劉奇說著伸手摸了摸一旁胖娃娃地腦袋,說道:“這娃娃還怪好看的。”

莫離瞧著他的動作眼皮直跳,張了張嘴,想提醒他,又不知該從何說起,只得又閉了嘴,他自求多福吧。

胖娃娃扭頭打開他的手,皺著鼻子說道:“叔叔,你手上有股騷味兒。”

“胡說……”劉奇說著有些心虛,昨夜那個花魁確實帶勁兒,水兒不要錢的噴,劉奇仔細聞了聞手,他從怡紅院出來可是特意洗了澡的,沒道理還留著味兒。

莫離一瞧他這模樣,還有什麼不明白,當即拉下了臉,想呵斥他別教壞小孩子,可轉念一想,流照無上神哪裡是什麼小孩子,叫老祖宗都不為過。

莫離閉了嘴,他還是好好吃飯吧,祖師爺的事還輪不到他管。

莫離三兩口吃完飯,每一樣都拿了些,上樓給小媳婦送飯去了,臨走交代劉奇看著些今朝。

“今朝有酒今朝醉,這名字好。”劉奇這回不用手去摸他的頭了,改用筷子輕輕敲了敲他的額頭。

“叔叔,怡紅院好玩嗎?”胖娃娃這話問得劉奇差點把手中的碗打翻了,趕緊將碗放下,雙手抱胸打量一下面前的奶娃娃,說道:“臭小子小小年紀就知道怡紅院了,莫不是想學你劉叔叔做個混天混地的逍遙人兒?”

胖娃娃將碗底的粥一飲而盡,站起來,雙手背在身後,學著大人的模樣,搖頭晃腦說道:“女人都是禍水,百害而無一利。”

“嘁,這話一定是哪個酸腐書生教給你的,那些個偽君子虛偽地很,等你以後嚐過女人的滋味便知你劉叔叔說的有多正確了,其滋味,妙!妙不可言!”劉奇說著,端起粥喝了一大口,若不是他是個奶娃娃,他現在就能帶他去怡紅院見識一番。

今朝沒和他繼續耍嘴皮子,嗤笑一聲便要走,被劉奇揪著衣領又拎了回來,問道:“國師好端端地怎麼會撿個孩子,你究竟是什麼來歷?”

今朝眨巴眨巴大眼睛,奶聲奶氣道:“岳父大人見我長得好看,說配他閨女正好,就將我帶回來了。”

“臥槽!喪心病狂呀!”國師能力也太逆天了吧!看一眼就知道這娃娃是他以後女婿了?

莫離一不小心背了鍋,他要是有這能力,昨天那天雷就該是來劈他的了。

多了個小娃娃一起趕路劉奇便不無聊了,有事沒事逗娃娃,最喜歡掐小娃娃的肉臉蛋,每每這時候莫離瞧著都心驚肉跳的,恐祖師爺將劉奇就地活撕了。

這不又來了,莫離輕咳一聲,說道:“劉奇不要胡鬧,放開今朝。”

莫離發話了,劉奇不敢不從,鬆開了手,還不忘給今朝揉揉捏紅的臉蛋,對莫離說道:“國師,這小子細皮嫩肉的做女婿不好,保護不了我幹女兒。”

莫離嫌棄地看了他一眼,什麼時候成他幹女兒了?

秋軟軟也無語呢,女兒還沒影,一個兩個就惦記上了。

莫離正要說話,胖娃娃突然抱住了他的腿,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可憐兮兮地問道:“岳父大人也是這麼覺得的嗎?岳父大人是嫌棄小婿了嗎?”

莫離眼皮狂跳,很想把這戲精老祖宗扔出去,偏偏拿他還沒有辦法,只得硬扯起嘴角寬慰道:“怎會,你不要聽劉奇胡說八道。”

“岳父大人這話說得一點都不真誠。”今朝抽抽鼻子,委屈巴巴地小模樣極招人疼,秋軟軟看他這模樣還挺想哄哄他的,但一想到他的真實身份,瞬間沒了想哄他的念頭。

哪裡知道,這老祖宗欺負莫離還不算,小腰一扭,又抱住了秋軟軟的腿,癟嘴委屈問秋軟軟道:“岳母大人您給小婿評評理。”

被點名的秋軟軟只得硬著頭皮上了,剛要說話,被劉奇打斷了,“奇了怪了,夫人在這臭小子麵前怎麼沒有戴幕笠?臭小子不怕紅眼睛嗎?”

秋軟軟心中一咯噔,倒是忘了這茬了,求助地望向自家相公,不待莫離找藉口,今朝小胖手擦了擦臉上的淚花,說話了:“為什麼要怕?紅眼睛像小白兔一樣多可愛,今朝也想有紅眼睛,這樣岳父大人就會愛屋及烏不嫌棄小婿了。”

今朝說著又開始抹眼淚了,瞧著莫離黑透了的臉,劉奇不由得捧腹大笑,這人小鬼大的臭小子究竟是哪裡弄來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