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63章
渡劫飛升

莫離雖擇詞還算溫和,但面上神情卻是不善,佘家老祖也斂了笑,點頭道:“若真是我輩做得好事,我一定親手將其押來,任憑國師處置。 ”

佘家老祖說完便化作一道黑氣走了。

“國師,這就讓它走了?它肯定會包庇自家人的呀!”

“擔心什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莫離說著,伸手招來馬夫,扶著小媳婦上了馬車。馬夫還在納悶,怎麼少了一個人了?剛剛那個黑衣裳公子哪去了?怎他打個哈欠的功夫就不見了?馬夫倒是沒往其他方面多想,只以為那人先走了。

“倒也是。”劉奇抱著今朝也隨後上了馬車,一行人回了客棧。

第二日一早,莫離從房間出來,便看見化作人身的佘家老祖坐在樓下大堂。

莫離不急著去見它,招來小二打了熱水,與小媳婦洗漱完,給小媳婦叫來飯菜,方才下樓。

“夫人不一道用飯嗎?”佘家老祖一邊問道,一邊給他斟了杯茶。

“軟軟戴著幕笠,不方便在人前用飯。查出來了嗎?可是你的徒孫犯的錯?”

佘家老祖放下手中的茶壺,點頭道:“是那小蛇的父親做的,我已將它帶來,任憑國師處置。”

佘家老祖說著,手指朝面前空杯一指,杯中多了一條通體雪白的白蛇。

莫離輕輕抬眼一看,說道:“快有五百年道行了,倒是不易。”

莫離說完這句便不說話了,只慢慢喝著手中的茶水,佘家老祖與小白蛇都等著他的下文,看他是如何處置的。

莫離喝完手中的茶水,這才說道:“張方成無意害死你兒,你讓張方成不舉已是兩清,然,張氏無辜,你害她一生實屬可惡,本座現罰你轉世為張氏之子,贖清罪孽才可再行修煉。”

莫離說完,伸手蓋在裝有小白蛇的茶杯上,片刻拿開手,杯中的小白蛇便不見了。

下午張方成如約來客棧找莫離,莫離燒了一道符水,讓他們夫妻分別服下,這才對他們說清楚這前因後果。

張方成與妻子呆愣愣地坐了半晌,俱是淚眼婆娑,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拜謝莫離。

莫離並沒告訴他們白蛇會轉世為他們儿子的事,只給他們分別解了咒。張氏解了淫毒後便斷了與其他男人的牽扯,專心同張方成過起了日子,張方成知是自己連累了妻子,身體好後也並未嫌棄張氏,洪期結束,張氏便懷上了,他們回了沭河村,幾月後,張氏生下一個大胖兒子,自這娃娃出生後,張家便一直順風順水,娃娃也聰明伶俐地很,開口說話,學步走路都比同齡人要早,一切回了正軌。

此是後話,暫且不表。

解決完張方成這事,莫離專心研究著水災,這幾個堤壩幾年沒有修葺過了,能支持這麼久想來也是快到極限了,思索了一番還是沒有什麼頭緒,最後還是佘家老祖提供了條消息說,白沙水壩有一鯉魚精快要渡劫了,若不出差錯,想來就是這幾天的事。

這就對得上了,想來四日後的雨會和此事有關,根據這些,莫離卜了一卦,算得鯉魚精這劫九死一生,下下簽。

水禍的起因找到了,得想法子阻止,可究竟是幫鯉魚精渡劫還是阻止它渡劫呢?這讓他陷入兩難。

莫離更傾向於阻止,靈太老人卻說要幫牠,鑑於靈太老人才是當事人,莫離讓他做主,選擇幫鯉魚精渡劫。

鯉魚精與佘家老祖本是同門,都是鸞君上神的門徒,後鸞君上神隕落,鯉魚精轉投了霧島上神門下,因為這個緣故,佘家老祖雖和鯉魚精同在蘇州修煉,卻並不交好。

莫離本欲聯繫一下鯉魚精,同它說一聲,豈知它在修煉的緊要關頭,根本不理外事。

莫離這幾天都沒怎麼睡,掐算了一遍又一遍,機會只有這一次,若是錯了,便是持續三月的大災,會死幾千人,實在一點馬虎都出不得。

秋軟軟瞧著他這模樣,也跟著揪心,唯一無憂無慮的就是沒心沒肺的劉奇了,小酒喝著,小美人抱著,每天玩的樂不思蜀。

待到了算的那天,早上起便開始烏云密布,晚上戌時二刻開始下雨,電閃雷鳴,莫離與秋軟軟一早就到了白沙堤附近,沒讓劉奇和今朝跟來。

戌時三刻,莫離瞧著不請自來的佘家老祖。

“國師看我作甚,我見你帶著夫人恐有不便,特意跟來看有什麼能不能幫上忙。”佘家老祖說著化作了人身,打著傘立在雨中。

莫離沒做聲,盯著它瞧了許久,見它並無惡意,遂收回視線,轉身取下秋軟軟的幕笠,兩人披上蓑衣。

他本不願帶小媳婦來冒險,但擔心待會兒亂了,會有其他不懷好意的邪物趁虛而入,只好帶上小媳婦一塊兒來了,雖說正主是靈太老人,但若是靈太老人失敗了,他是一定要頂上去的。這事他沒和軟軟說,他知道軟軟心中也是清楚的,只希望靈太老人能一舉成功。

他們在白沙堤旁站了許久,眼看著白沙堤裡的水漲上來,一下子又到了五日前的高度,莫離不由得憂心這長年未修的堤壩撐不撐得住。

急雨下到亥時一刻,雨慢慢小了,莫離不喜反憂,真正的災難馬上就要來了。

眼看著要停的雨突地又下大了,亥時三刻,本不算平靜的水面開始激盪,閘門被水撞得悶悶作響,不過一會兒,水面不住往外開始冒泡,彷彿被煮開了一般。

“天雷要來了。”莫離對一旁靈太老人道。

靈太老人魂靈狀,漂浮在空中,仰頭瞧著不時被閃電劃破的天際,好一會兒問道:“若我不成功,當如何?”

“千人同葬,孤魂遍野。”

“看來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了。”靈太老人話音剛落,一條通體鮮紅比成人還大的鯉魚破開水面,像空中飛去,正是此時,一道驚雷炸響,閃電直直從黑壓壓的天空劈下,朝鯉魚精劈去。

這麼大的鯉魚若是從高空砸下,本就水滿失修的堤壩,哪裡受得住,這個閘門一破,下游就得全完了!

“我去也……”靈太老人的這聲話音未完,他已運足了法力,朝閃電衝去,倆倆相觸那一剎那,靈太老人頓時魂飛魄散,天雷透過靈太老人再打到鯉魚精身上,已是威力大減,只燒糊了鯉魚精一層鱗片,鯉魚精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的莫離等人,微停了片刻,便頭也不回衝上了雲霄。

佘家老祖知道鯉魚精肯定認出莫離與秋軟軟了,可能也是天意吧,命中註定該是鸞君上神渡它。

鯉魚精飛升成功,雨便慢慢小了,雷聲也停了,原本激蕩的湖面慢慢平靜下來,莫離掐算一番,確認劫難過去才鬆了口氣,保險起見,他還是從懷中拿出一個蟾蜍擺件,將定水符放進蟾蜍嘴裡,扔進水里,這才離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