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38章
第38章 (補漏!)

  阮白不怕這裡的工作人員,也不怕所謂的客人。

  原因很簡單,只要她能仗著這些怪物,控制住一部分客人,自然也能間接地控制這裡的工作人員。

  畢竟,對於這些客人來說,性命,總比一頓虛無縹緲的肉更重要吧?

  出於這樣的想法,阮白帶著獸們出去找人質了,留下顧不朝一個人在後面給她打輔助。

  很顯然的,顧不朝也沒有讓她失望。

  顧不朝身爲游戲老玩家,真要攪起局來,手段成千上百,簡直讓阮白大開眼界。

  斷電這一個是不能再用了,可其他方面,他還能繼續折騰。

  一分鐘後,工作人員們驚恐地發現,他們的對講機出了問題,領班們已經聯繫不上其他服務員了。

  兩分鐘後,東通道那邊忽然冒出了大火,許多工作人員不得已跑過去疏通滅火。

  三分鐘後,廣播裡又出現了奇怪的聲音,衆人仔細一聽,發現是時下最熱的婚姻八點檔。

  其中女主角的扮演者聲音尖銳,悲痛凄厲,綿延不絕如同魔音灌耳:「爲什麽上天讓我們相遇,爲什麽我會深深愛上你,我已經付出了所有,可你却還讓我流泪……」

  衆人:「……」

  阮白:「……」

  以前顧不朝在她心裡,就是個冷靜沉著,時不時愛裝個X的逼王,沒想到,他私下裡對八點檔還有瞭解……

  雖然心裡很震驚,但阮白考慮到可貴的隊友情,是不會表現出來的。

  不僅不會表現出來,她還踩著八點檔「玩累了就回來吧」的配音,領著浩浩蕩蕩的怪物大軍去抓客人了!

  小怪物雖然未成年,却是這些怪物裡個體最大的,其他動物隱隱約約以它爲首,而它又非常聽阮白的話。

  再挨個進行投喂後,它們就徹底信服了阮白,對她言聽計從。

  因爲局勢混亂,工作人員人手不够,導致不少客人都擁擠在一起,漫無目的地四處逃竄。

  看到阮白等人後,更是嚇得連跑都跑不動,乖乖被阮白逮住了。

  幾乎用不了多久,阮白就抓住了十來位客人,將他們綁得嚴嚴實實地扔在一邊,讓十個怪物坐著看管他們。

  這其中,自然就有貉的五名成員。

  多虧了他們熱衷搞事的心理,在大廳裡出現意外後,他們不僅沒有慌亂,反而一夥人悠閒地四處逛著。

  阮白撞見他們時,他們還有閒心折騰漂亮的女服務員,把酒水都故意潑到了人家女孩子身上,弄得服務員有怒難言。

  見到他們,阮白想也沒想,衝過去就是一脚,直接把那領頭的貉給踹翻了!

  「你他馬的……是你!?」

  爲首的王哥异常憤怒,張口就要駡出來。

  可等他轉過頭,認出了阮白,又看到她身後的動物後,他的臉色霎時間就變了。

  「姐、姐!你這是在做什麽呢?」回想起自己之前坑阮白的行爲,他擠出一臉僵硬的假笑,緊張地問道,「大家都是玩家,都是一家人,我還和沈青雲那小子認識呢,姐你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們吧……」

  「大人有大量?」

  阮白冷笑一聲,一巴掌扇了過去:「老娘今天就是特地過來搞你們的!」

  這些玩意兒,讓她遇到了,不好好教育一下,她都對不起自己上過的思想政治課!

  將這些貉成員挨個踹翻後,阮白便將他們捆綁在一起,扔在角落裡,和那些客人擺在一起。

  然後,她擼起袖子就把他們胖揍了一頓。

  「你到底要做什麽!?」王哥等人見討好不成,又挨了打,頓時惱羞成怒。

  於是他們撕破僞裝,衝著她破口大駡出來,「你給我小心點,我們貉可不是好惹的,要敢動了我們,小心貉的報復!」

  他們看阮白心狠手辣,怕是要好好整他們一頓,於是拼命地掙扎起來,試圖將阮白嚇退。

  阮白見狀,笑了出來。

  她伸出手,從旁邊隨手拿出一把餐刀,不緊不慢地摁在了王哥的脖子上:「你們還想和我談條件?你們以爲自己有這個資本麽?」

  還敢嚇唬她?

  要知道,他們的小命可是在她手裡呢!

  看著臉色不佳的王哥等人,阮白的嘴角一勾,輕笑一聲:「我也告訴你們,接下來你們給我小心點,別動什麽歪心思,我保證,在我死之前,我是絕對有本事,帶著你們五個人一起離——」

  【滴!請宿主注意,你的形象即將崩塌!】然而阮白的話還沒說完,她的腦海裡就頓時響起了一陣尖銳的機械音!

  白蓮花系統不知何時冒出來,嚴重地警告了阮白:【如今現場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人認爲宿主行爲恐怖,行事歹毒,與白蓮花截然相反,請宿主儘快做出彌補舉動!】阮白:「……一起離開人世。」

  糟糕,她說嗨了,竟忘了這一茬了!

  白蓮花養成系統自從幷入逃生游戲後,爲了考慮到宿主生存問題,系統對她的言行舉止要求降低了不少。

  在遇到了生命危險,或者在一些玩家面前,阮白可以酌情不用扮演小白花。

  這樣做雖然會導致她最後行爲評價等級降低,能得到的積分變少,但總比她死在游戲裡强。

  可是不用扮演,不等於系統就能縱容她的形象崩塌。

  一旦阮白給別人留下了「陰險」、「狠毒」或「威猛」這種白蓮花形象天差地別的壞印象,系統照樣會對阮白提出警告,嚴重時甚至會進行生理上的懲罰。

  阮白:「……」

  這個白蓮花系統,又雙叒來給她找麻煩了。

  算了,就當是爲了積分,她拼了!

  不過,要扮演純潔善良的小白花麽……

  這樣一來,對於如何處置這幾個人這一點,她倒是有些思緒了。

  見阮白幽幽地盯著他們看,王哥的額頭上出現了一抹冷汗。

  他扯了扯嘴角,對著阮白討好地笑了起來:「姐,剛剛是我錯了,不該駡你的,現在我道歉怎麽樣?你讓我做什麽都成,放過小的我一馬吧。」

  刀刃抵在脆弱的脖子上時,那冰冷的觸感讓王哥忐忑不安,生怕面前這女人一個不耐煩,就把他脖子給抹了。

  他算是認清楚了,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哦?只要我放過你們,你們做什麽都行?」

  阮白聽了,饒有興致地問道:「你們確定?」

  「確定,我們確定。」

  「我們向來一言九鼎,從不說假話!」

  「對,沒錯,姐你不管做什麽,我們都盡全力配合你!」

  地上的貉們一見有機會,連忙狗腿地點頭,紛紛應和起來。

  爲了活命,臉皮算什麽,能讓這個女魔頭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阮白見他們這麽聽話,臉上的笑意越來越大。

  「那好,」她開心地拍了拍手,「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一起去維護愛與和平吧!」

  正好,她現在就需要有人配合她一起扮演小白花,來扭轉衆人對她的印象呢!

  貉們:???

  ……

  地下場裡的其他工作人員們,此時正在焦頭爛額地奔波著。

  東邊發大水之類的事情,如今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小問題了。

  他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這那本該愚蠢不堪的野獸們,不知爲何奇迹般地變得團結起來,還弄走了不少的客人!

  要知道,這些客人各個來歷不菲,身世絕佳,背後的勢力團體可是他們萬萬得罪不起的。

  更別說,如今被野獸們咬走的,還不止一個客人!

  沒有辦法,工作人員們只得儘快把剩下的客人保護起來。

  同時,他們招來有木倉的保鏢和一些馴獸員,遠遠地同那些獸對峙起來。

  只是這是30個獸,幷不是一個獸,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害怕打傷了一隻,會引得其他獸暴動起來,傷到被它們護著的客人。

  考慮到這一點,工作人員們猶豫不决,足足遲疑了近一個小時。

  而在一個小時過後,那些獸忽然動了。

  它們向兩邊散開,露出了一位身材小嬌,模樣可愛的小姑娘。

  之前,她躲在小怪物的龐大的身軀背側,一直沒被人發現。

  而現在,她主動走了出來,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是2049!」秦女士率先認出了來自自家公司的异種,驚呼了出來,「她爲什麽在這裡?」

  其他人被秦女士點醒,也跟著議論起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一次有獸逃走,也是因爲她進了籠子吧?」

  「莫非這些獸,是被她放出來,幷且被她驅使的?!」

  「她現在出現了,到底是要做什麽?」

  他們的目光警惕又好奇地打探著阮白,尤其是阮白的現身,必然是有所圖謀的。

  她的目的是什麽?

  是錢財,還是權利?

  大家在見到這一幕後,已經不再認爲阮白會是一個普通的,從實驗室裡出來的异種了。

  有些心思活絡的,甚至開始把她當成了那些混進來的外人。

  她處心積慮地混進來,甚至還冒充了DSAS的試驗品2049,哪怕面臨著會被野獸打死的危險……她想要的,必然不會簡單。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這樣認爲著。

  頂著所有人的視綫,阮白開始動了。

  她緩緩地離開了獸們,從客人的座位上拿出一個話筒,幷在做完這些後,對著在場的人們微微一鞠躬。

  她抬起頭,泪水順著臉頰滑落,小臉蒼白,眉頭微蹙,仿佛一朵不勝風吹雨打的清水芙蓉,惹人憐惜。

  「大家好。」許久後,少女開口了。

  因爲情緒激動,她的嗓音微微顫抖起來。

  她終於,要說出自己的目的了麽。

  她想要什麽?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暗自揣測起來。

  有些禿頭大肚腩的客人甚至開始苦思,自己有沒有一個流落在外的私生女長這個樣子。

  緊接著,每一個屏住呼吸,嚴正以待的人們,都聽到了她沉重悲憫的聲音——

  「你們知道嗎,幾天後,便是10月4日了,這是世界動物保護日,是爲了紀念義大利傳教士聖方濟各,爲了保護動物才建立的。」

  「無數動物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需要人類的救濟和幫助,身爲共産主義和党的接班人,請你們不要再傷害這些可憐又無助的動物了,讓我們從現在開始,一起投入到動物保護的行列中來吧!」

  整個大廳,霎時間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向臺上少女,似乎完全沒想到她會這麽說。

  「對不起,大家,軟軟知道這樣做,會讓大家因此而受傷,但爲了愛,爲了和平,爲了正義,軟軟不得不這麽做!」

  看著面色各异的人們,少女輕輕地說。

  她的神色無比悲痛,即使面對如此衆多的非議,那雙單純清澈的眼睛裡,滿是一往無前的堅定。

  「請大家記住,動物和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們不要再互相殘殺了,也不要再做出這些害人害己的事情了!」

  說完,她低下頭,將話筒遞到了自己脚邊躺著的客人嘴邊,溫柔一笑,道:「王先生,你說是嗎?」

  鼻青臉腫的王先生聞言,眼泪瞬間流了下來:「嗚嗚嗚……是的沒錯,太感人了,我愛動物……嗚嗚嗚,姐,我自願加入保護動物組織,我永遠支持你!」

  衆人:「……」

  衆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