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81章
第81章 迷失游輪(19)

  【恭喜宿主,成功發現迷失游輪的秘密,游戲任務進度達成一半!】在想到這一點後,系統的提示音便傳了過來。

  阮白聽到這熟悉的機械音,心知她所想的,八成是沒有錯的。

  過去的一些細節漸漸在她面前展示,還有主人有意無意引導他們的舉止,也被她漸漸看破。

  她想到在進行抓凶手的游戲時,她就擔憂過這個游戲會對玩家造成的負面影響,認爲這個游戲要是不快點終止,會導致玩家內亂,心理出現問題。

  現在想來,當初那些活下來的孩子能在後面成爲殺人犯,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能從這樣的游戲裡活下來,三觀早就扭曲了。

  親手殺過人或者害過人後,再想依賴教育把他們思想掰回去,是很難的。

  主人的存在就很奇特,那些孩子在離開之前,怕也是從他這裡受到了什麽蠱惑。

  除開這些,這個游戲的很多設置,包括主人的安排,都在有意無意地把玩家帶進溝裡。

  比如刻意縮减的信息量,讓玩家把希望寄托在了新地圖,而减少了對游輪自身的探索。

  比如誤導玩家,讓他們忽略了兩隻船不一樣的設定。

  尤其是這個必須在島上待一天的命令,不僅繞暈了捨小雪,讓她懷疑游輪上是不是還有別的信息沒找到,還在某種層面上,拖延了相當多的時間。

  要是阮白沒有發現漏洞,醒悟過來,指不定他們接下來還會認認真真地在島上找一天的信息,最後無功而返。

  想清楚這一切後,阮白嘆了口氣,未免有些後怕。

  至於主人是怎麽出現的,爲什麽要對這些老師孩子進行游戲,等到十年後,他又還把他們召回來什麽的,阮白覺得,也不是很難發現。

  她還記得從行李箱裡搜出的邀請函,上面寫道要是她能活到最後,主人就能實現她的願望。

  人都是無利不起早的,哪怕這些孩子後來思想扭曲,但這不代表他們就蠢啊。

  阮白想,十年前,在三輪游戲裡最後活下來的十八個孩子,應當都從主人這裡得到了什麽。

  很有可能,他就曾幫這十八個孩子實現了他們的願望,以至於十年後,他們還對這種奇妙的能力念念不忘。

  殺人什麽的,應該是獲得邀請函的必要步驟。

  他們殺人的時間都太接近了,而阮白這個身份殺的人,和她絲毫關聯都沒有,根本不是有緣由的仇殺。

  要不是篤定了主人會出現,實現他們的願望,誰也不會冒坐牢的風險去殺人。

  所以一切信息,都有了來龍去脉。

  阮白想通後,沒有遲疑太久,就悄悄找了個藉口,把自己的猜想和顧不朝等人都說了。

  顧不朝看著神色平靜,好像早就有懷疑了,而捨小雪在聽完後,却露出了一臉若有所思的神色。

  「真的很像啊,」她輕聲說道,「海難人魚的故事,真的很像。」

  阮白一想,發現也確實是的。

  遭遇海難的人們,對應遇到了危機的老師學生。

  人魚,對應主人。

  人魚給人類的珠寶,對應主人實現孩子願望的能力。

  都是一群人遇上困難,被另一個存在幫助,幷且在最後贈給人類好東西的故事。

  不過海難人魚故事,是一個非常溫暖的童話。

  而主人和他游輪的故事,却冰冷且充滿血腥。

  不過,這些事情科學不科學,主人又有過什麽悲慘的過去,就不是阮白要關心的東西了。

  逃生游戲最擅長的,就是魔改現實經歷,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情節出來。

  要是真拿游戲劇情去現實生活裡查原型,幾乎是查不出來的,要不是有人魚鈴的輔助,阮白指不定也不會發現逃生游戲系統和現實還有聯繫。

  探索完游戲進度後,阮白和隊友們都感覺到了輕鬆。

  雖然現在才中午,但他們討論了一下,都决定現在這裡睡一覺再說。

  之前爲了通關游戲,他們幾乎沒有多少睡眠時間。

  反正島上八成只能消磨時間了,幾人就想趁這個機會休息休息。

  見阮白他們打地鋪準備睡覺,其他玩家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都這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睡覺???

  阮白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麽想的,但通過他們的臉色,她也能模模糊糊地猜出來,他們怕是認爲自己已經放弃掙扎了……

  她是不在乎別人看法的,在和其他人商量了如何輪流看護睡著的隊友後,就先躺著睡覺去了。

  其他玩家見狀,雖然無語,但也沒停下搜索的動作。

  可惜的是,道觀內能搜的東西,確實不多,而道觀外,他們又不敢出去。

  外面的雨還沒有停,雨聲依舊清晰,那兩個不斷走來走去的鬼怪,一雙深黑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玩家們,一看就非常具有攻擊性。

  只是它們忌憚著道觀,所以才隻敢在外面盤旋,而不靠近這裡。

  目前來看,他們躲在道觀裡,才能讓他們安穩。

  它們在過來的路上,幫了玩家的忙,但同樣的,它們也會對玩家造成威脅。

  阮白不清楚其他玩家想做什麽,她和顧不朝他們找了個角落,鋪好衣服就依次躺下了。

  因爲太過疲憊的緣故,睡得很快,幾乎一閉眼就睡著了。

  半睡半醒間,阮白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沉淪在一片昏黑中。

  「軟軟……軟軟,醒一醒,輪到你了……」

  不知睡了多久,阮白迷糊地感覺到,有人在呼喚她。

  等阮白被寧柔徹底叫醒後,她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游戲倒計時,才發現自己居然睡了三個小時了。

  他們幾個人爲了安全,是分了工,幾個人輪流守著其他人睡覺得,寧柔是第一個守的人,接下來就輪到阮白了。

  把阮白叫醒後,疲憊的寧柔沒和她多說話,閉著眼睛就睡著了。

  至於其他玩家,他們在經過一段時間毫無成果的搜索後,也都躺在地上,閉著眼睛入睡,看著像死了一樣。

  整個道觀內靜悄悄的,外面的雨不知何時停了下來,世界頓時陷入一片沉寂。

  阮白甚至覺得,自己的呼吸聲都響亮得可怕。

  阮白坐在女孩子們身邊,發了一會兒待,漸漸也覺得有些無趣了。

  她抬起頭看了看道觀,又看了看旁邊的神像,不知爲何,竟有種對方也在看她的感覺。

  她摸了摸脖子上挂著的人魚鈴,思緒慢慢飄遠了。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之前她來到這個廟裡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人魚鈴發了一下燙。

  阮白想,主人既然有實現願望的能力,那必然,他的來歷非常玄幻。

  根據孩子們的日記可以得知,他和他的游輪出現,是老師跪拜神像後的結果。

  所以,主人的來歷,八成和這神像有關。

  他能有這種能力,阮白也不覺得稀奇,在第一個人魚村世界時,那個小村子裡供奉的小神人魚阿媽也能驅使鬼怪。

  逃生游戲系統,好像一直都很認可神祇的能力。

  在它布置的游戲世界裡,不少神祇都擁有著非常强大的能力,哪怕是類似主人或者人魚阿媽這種,早就被信徒們拋弃了的神。

  根據海難人魚的故事逆推,主人在很久以前,怕是無私對待所有求助的人的。

  世事無常,他如今差不多快變成邪神了。

  正在她想到這裡時,她突然見到,神像發出了一陣淡淡的白光。

  她脖子上的人魚鈴像是在呼應神像一樣,也跟著一起發起了光。

  這是怎麽了?

  阮白茫然地睜大眼睛,却見自己脖子上的人魚鈴掙脫了繩子,獨自飄了起來。

  它浮在半空中,來到了神像的面前,然後,把神像的光芒吸收了!

  源源不斷的白色光電脫離了神像,陸陸續續來到人魚鈴周圍,被它融合。

  隨著人魚鈴融合的光點越來越多,它身上的血色紋路愈發明顯,而那原本就灰撲撲的神像,開始慢慢崩塌。

  先是身子上出現了蛛絲一樣的紋路,緊接著是其他部位,最後神像從頭部開始剝落,跌落在地上成爲一堆碎屑。

  「系統,這是什麽情况?」阮白看著這一幕,心裡有些惶恐,下意識在心裡問了一下系統。

  但是系統幷沒有回復她。

  阮白也不敢打斷人魚鈴的行爲,只好眼睜睜地站在一旁,看著人魚鈴一點點吞噬了神像的光,將其徹底變成廢墟。

  伴隨著一聲轟隆碎響,神像最後的光暗淡下去。

  直到這個時候,人魚鈴才仿佛饜足了一般,重新飄了回去,落在了阮白的手上。

  它的光不閃了,但身子的溫度非常高,差點燙到了阮白的手。

  它這是……吞了一個神的能量麽?

  也是,人魚鈴是人魚阿媽的心製成的,它應該也有人魚阿媽一樣的能力。

  就在阮白看著手裡的人魚鈴,這麽想著的時候,下一秒,阮白就感覺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隨即,是一群人焦急的呼喚——

  「軟軟!快,快醒過來!」

  阮白猛地睜開眼,只見寧柔等人正劇烈地搖晃著她的身體。

  他們所有人都是清醒的,那些路人玩家也一樣。

  阮白見狀,懵了兩秒才反應過來。

  原來,她剛剛居然是在做夢?

  但那個夢也太真實了吧……

  然而還不等她回味一下自己的夢境,寧柔便一把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匆匆地說了下去。

  「軟軟,起來,快走!」她慌張地說,「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道觀外面的那兩個鬼怪好像已經不怕道觀了……它們現在離這裡越來越近了,馬上就能闖進來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