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90章
第90章 地下研究所(2)

  好像早就猜到了來電的會是誰,杜文書嗤笑一聲,把手裡的文件扔在了旁邊的書桌上。

  他不慌不忙地走了過去,拿起話筒,漫不經心地開口問道:「喂?」

  阮白見狀,連忙跑了過去,緊緊貼著杜文書的手臂,想聽聽他們的對話內容。

  而如她所料,杜文書神色沒有絲毫异樣,就像完全不知道有她這個人一樣。

  電話那端也是個男人,聲音經過電波,顯得有些失常。

  阮白不知道這個陌生的聲音是誰,但杜文書顯然和他是熟人,那端的人幾乎是在杜文書開口的一瞬間,便言辭激烈地噴了過來:「……杜文書,我這次真的警告你,不要太把自己當一回事,我們賞識你,才把項目交給你,你莫非以爲你仗著那點能耐,就能不把我們看在眼裡,就能爲所欲爲了?!」

  杜文書聽了這段話,直接笑了出來。

  「沒錯,」他說,「看來你還挺懂我的,我確實沒把你們放在眼裡。」

  「你……」

  對方似乎沒料到他會這麽說,聲音頓時一哽。

  足足過了三秒後,他才硬生生地繼續說了下去:「……杜文書,我不是故意針對你,只是你一聲不哼地就要帶走研究成果,給我們帶來了非常多的麻煩!」

  杜文書態度依舊懶散:「麻煩?有困難就去找警/察,找我幹什麽?」

  「可是這困難是你引起的!」對方駡道,「你爲什麽要私下研究那些東西來針對我們DSAS公司?你知不知道你把你父親杜先生都氣出病來了!」

  他應該是察覺到了杜文書對他們根本無所畏懼,於是選擇了用孝道來壓迫杜文書。

  只是,杜文書和他父親的關係,似乎幷不好。

  「那就麻煩您替我轉告他一聲,」杜文書淡淡地說道,「祝病魔早日戰勝他。」

  對這種無意義的對話感到了無趣,說罷,他顧不上另一端憤怒的男人,乾淨利索地把話筒扔了回去。

  整個辦公室隨著一聲清脆的「咯噠」聲,再次陷入了安靜。

  之後那座機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但杜文書却沒有去接了。

  他重新走到書桌旁,拿起那叠文件,繼續翻閱了起來。

  和之前吵架時的神態完全不一樣,他此時的姿態,沒有絲毫慢悠悠的迹象,反而十分嚴肅,帶著一絲說不出來的虔誠和堅毅。

  阮白抓住機會,瞥了幾眼他手裡的紙張。

  她發現裡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專業性詞匯句子,她完全看不懂。

  她唯一能看明白幷且記在心裡的,只有標題下方的一小行黑字——

  人類基因融合假想以及現有工程技術。

  基因和融合?

  這是什麽東西,杜文書爲什麽要看這些玩意?

  阮白很困惑,然而站在她面前的,幷非真正的,可以解答她疑惑的杜文書。

  他只是一個永遠活在記憶裡,活在「過去」的NPC。

  她目前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跟在杜文書的背後,看著他走完這段記憶,幷給逃生游戲系統一個合理的「秘密」答案,讓它把那700多名宿主給放了。

  房間的另一端,那邊的電話足足響了好幾次,響了五六分鐘。

  直到對方確認杜文書不會再接後,才消停了下來。

  這期間,杜文書置若罔聞,對其沒有絲毫反應。

  阮白實在看不懂杜文書手裡的資料,在嘗試了幾分鐘後,她就放弃了。

  她仔細打量著旁邊的青年,回想起剛剛那短時間裡發生的一切,大腦漸漸活躍起來。

  在一旁聽完了全程的對話內容,聯繫到自己先前在地下莊園發生過的劇情,阮白差不多可以把目前發生了什麽,事情進度到了哪裡都猜出來了。

  她還記得自己當初在地下莊園那個游戲副本裡時,在人魚鈴的提示下偷聽了秦柔的電話。

  借此,她知道了杜文書私下研究出了個什麽東西,幷且發現秦柔和杜文書的關係非常惡劣。

  秦柔偷了杜文書的一代試驗品,送去了莊園,這一項行爲,導致杜文書和DSAS公司高層關係愈發緊張。

  當時阮白在游戲裡的身份,就是杜文書的一代試驗品。

  之後,爲了獲得杜文書的信息,秦柔還找機會特地帶走了她,私下告訴過她一個事情——

  「……就在剛剛,我們接到了來自總部的信息,杜文書提出了要孤身一人,帶著他那從未現世的,我們都不知道的研究成果,前往某個山區村落裡進行實地考察……」

  如果沒有錯的話,現在的劇情,就是這一塊了。

  雖然游戲會改掉很多劇情,但那條信息,顯然不是錯的。

  杜文書在失去一代試驗品後,意識到自己在這裡,群狼環伺,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著他,盯著他背後的研究成果,根本不會給他任何鬆懈的機會。

  哪怕他是DSAS公司老總的兒子,也一樣。

  阮白心裡清楚,那個要被杜文書帶走的研究成果,八成是阮白爺爺筆記裡曾經記過錄的那個成果。

  顯而易見的,那個成果被很多人覬覦著。

  而它的所有者杜文書,幷沒有足够的能力去保護它。

  所以他要離開。

  好在,他最後也成功離開了這裡。

  想到這裡,阮白心中頗爲感慨。

  大致猜出來事情的來龍去脉後,阮白便從沉思中抽了出來,安靜地等待後面的劇情發現。

  她把注意力重新移到了杜文書身上,觀察起這個妄圖憑藉一己之力對抗逃生游戲系統的男人來。

  失去了和別人爭執時的尖銳刻薄,整個人氣質都沉了下來。

  當他全神貫注地看資料時,還會不經意地流露出讀書人特有的文雅。

  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完全想像不出來這樣的他,能和別人吵成那樣。

  但是,曾經和不少人打過交道,還和中介公司大吵起來的阮白却清楚,很多時候,刻毒的言辭和極具攻擊性的行爲,往往是人們面對艱險環境時,不得已的自我保護。

  杜文書看文件看了大概半個多小時,他的神色非常堅定,好似將要做出什麽重大的决定一樣。

  而在這段時間過後,辦公室的門外,傳來了幾聲輕輕的敲門聲。

  與此同時的,還有一位研究員恭敬的聲音:「杜老師,外面有個姓阮的人找您。」

  姓阮?

  阮白的心微微一動。

  她的身邊,杜文書聞言,抓著文件的手鬆了鬆,頭也抬了起來。

  「帶他進來吧。」他說。

  過了大概五分鐘後,門就被推開了。

  一位看著大概四五十歲,頭髮已經有些發白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他身材不高,身形偏廲,穿著一身灰色簡單的衣衫,戴著一副眼鏡,看起來脾氣溫和,平易近人。

  是阮白的爺爺,阮建國。

  阮白看清楚了他的臉,和她童年記憶裡的爺爺幾乎沒有區別,只是他遠遠沒有當初在病床上那樣蒼老,反而還透露出一股勃勃生機。

  她從未想到過,有朝一日,她還能從游戲裡,再次見到已經死去的親人。

  「老師,您來了。」

  杜文書放下了手裡的文件,原本不佳的神色也緩和了不少。

  「我當然要來,我爲什麽不能來?」阮建國的態度异常强硬,「那是我和你兩個人的研究成果,是我們獨自創作出來的,按理來說,它的主人有一半還是我,他們憑什麽要搶走我的東西?」

  很明顯的,阮建國如今過來這一趟,目的就是爲了杜文書的研究成果。

  看樣子,這個成果幷非是屬DSAS公司的,反而更像是杜文書和他的老師阮建國私下製作出來的。

  杜文書聽了阮建國的話,笑了笑,却什麽也沒說。

  他知道,老師過來這一趟,是特地過來幫他撑腰的,哪怕面對的敵人是一個大型勢力集團。

  這樣毅然决然的情緒,連一旁的阮白,都情不自禁地被傳染了。

  捨小雪當初接收到阮白的指示後,就立刻按照阮白的吩咐,安排了人手去調查過東雅科技有限公司和韓秋文等人,還把阮白的聯繫方式給了他們。

  因此在阮白進入游戲之前,就已經通過郵箱裡的文件,充分瞭解了這個公司的情况。

  在上世紀的時候,東雅科技有限公司輝煌過很長一段時間,內部的研究員們也開發創新了不少先進技術,自主研發了很多藥物。

  當時的東雅科技有限公司,在國內和國外,都有相當大的市場。

  而等到21世紀來臨,全球進入信息化發展後,東雅科技有限公司便逐漸銷聲匿迹。

  不,與其說是銷聲匿迹,不如說它是選擇了低調地退居幕後。

  對於現在的大部分普通人來說,它的名字對他們而言,只是略微有點眼熟罷了。

  可在業內,它依然掌控著不少核心研發項目,是許多大型企業公司唯一的合作夥伴。

  這些事情暫且不提,至少目前來說,DSAS公司的特殊地位導致了它在外界鮮爲人知,可它的力量,却從未被削弱過。

  阮建國是杜文書大學時的老師,他非常賞識杜文書,後來兩人也聯繫頗深。

  對於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說,針對一個沒有背景的大學老師,實在再容易不過了。

  阮白在恍惚之際,總算是明白了爲何自己的爺爺,會退隱到那樣一個偏僻孤立的小山村裡了。

  而現在,阮爺爺在氣勢汹汹地說完那段話後,馬上又擔憂地看向了杜文書。

  「文書啊,我過來的時候,聽說你已經和他們撕破臉了?」他嘆了口氣,道,「DSAS公司的水太深了,你這麽早就和他們鬧翻,確定不會有什麽問題嗎?」

  杜文書聽了他的話,慢慢搖了搖頭。

  「不用了,我已經找到了一個能幫助我們的外援,我不用再留在這裡了,」他平靜地說,「老師,實驗現在就開始吧。」

  阮爺爺聞言,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連聲說道:「好好好!」

  他欣慰地看著自己的學生,頗爲遺憾地感嘆起來:「可惜了,文書,以你的天賦,本該能在這裡混得很好的……」

  阮白知道爺爺爲什麽要這麽說,畢竟,她拿到的資料裡,除了東雅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還有韓秋文的。

  對於他,阮白可謂是非常瞭解了。

  韓秋文,也就是游戲副本裡的杜文書——

  他是一個實力相當出衆,堪稱爲「天才」的理想主義者。

  他失踪,或者說死去的時候,只有二十七歲,但他的論文却多次在權威學術期刊上發布,提出過不少匪夷所思的假想,幷且獲得多項獎狀。

  而等他畢業,來到DSAS地下研究所裡後,也主導了不少項目的開發,帶領著團隊研製出了許多新型藥物。

  如果他不是爲了與DSAS敵對,爲了忤逆逃生游戲系統,他一定能在現實生活裡大放光彩。

  權利,地位,名聲,財富,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伸手可得,他明明能成爲聞名海外的著名人士,而不是像現在這般,不明不白地死在某個角落裡,徹底被時間的洪流埋沒。

  但這,偏偏是理想主義者性格的魅力所在。

  他有他一生都要信奉的理念,他有著近乎於偏執的堅韌,他會爲了達成自己的理念而付出一切,即使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老師,你不要想太多。」

  杜文書見阮爺爺這樣,也忍不住嘆了口氣,安撫了起來。

  他對著阮爺爺笑了笑,開玩笑似的說道:「也許他們不待見我,根本不是因爲我不斷地針對他們,而只是單純因爲我性格不討喜呢,這麽想,您會不會好受一點?」

  阮白:「……」

  出來了,這種熟悉的、和白蓮花系統如出一轍的腔調!

  她算是明白了,白蓮花系統那股莫名的、讓人無話可說的神奇語言能力,絕對是來源於杜文書!

  杜文書嘴裡的那個「外援」,要不是白蓮花系統,她就把她的名字倒過來寫!

  比起無語的阮白,阮爺爺的反應就正常多了。

  他無奈地笑了出來,點點頭,打趣一般地回道:「好啊,那我就這麽想吧。」

  他看出來了學生的堅定,也知道對方怕是根本不會在意那些東西。

  與其在這裡感慨一些毫無關聯的東西,不如認認真真地去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

  兩人再閒談了幾句後,杜文書就提出要帶著阮爺爺去實驗室了。

  阮白這才想起來,剛剛杜文書在見到爺爺後,確實說過,希望他們的實驗「現在就開始」。

  實驗?什麽實驗?

  阮白好奇地看了過去,却見杜文書將手裡的資料帶上,站起來就往門外大步走了過去。

  阮白見狀,連忙邁開步子,緊緊跟了過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