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蝶園驚夢(NP)》第180章 暖夜(H)
“從猜到是你在門外那刻,我就告訴自己,只要你肯進來見我,說什麽話我都信,讓我做什麽我都應。”

這不像公子能說出來的話,偏就是他說的。

凝視他好一會兒,鳳兒才確信自己沒聽錯,滿腹搜刮半天,才道出一句:“我知道錯了。”

按常理,他該反問“錯哪兒了”,接著等她再認遍錯,懺悔一通,最後發誓永不再犯。

答對他的話,鳳兒都準備齊全了,然而公子沒按她計劃的路子走,滿目誠懇盯著她,說了聲:“我也錯了。”

意料之外的態度,始料未及的認錯,十幾年識過的字全飛出腦子,鳳兒乾呷了好幾下嘴,半個字沒崩出來。

場面回到最初,氣氛增幾絲玄妙。

明明隨便嗯一聲都可打破沉默,偏偏誰都垂眸不語;

明明誰稍前挪一步就能貼上身,偏偏誰的膝蓋都崩得筆直;

明明執拗多日的冷戰眼看破解,偏偏誰也沒給出關鍵一擊。

燈燭似對這曖昧又別扭的氛圍忍無可忍,芯撚兒一崩,炸出一聲“啪”。

這聲兒炸得小心翼翼,卻在鳳兒耳道中化作一聲驚堂木。她上前一步踮腳,胳膊一伸環過公子脖頸,使勁兒夠到他耳邊。

“過去了,沒事了。”

重重擁抱做回應,熱熱低喘做應答,無需隻言片語,他所有反應即是最好的證明———這頁故事翻篇了,新的一卷開始了。

頭一章回便是場好春光,不負暖夜,不負相思。

解衣帶的手熟練得很,吻落之處就那麽準,不用睜眼瞧,不用手摸找,憑著記憶和本能,即可穩準觸碰。

鳳兒比公子還急切,興致從沒來得如此快,甚至高過初次踏進關雎館那天,也從未這般渴求,像灌了整壺助興春藥酒。就是急,就是想,仿佛這一晌貪歡過後,前塵舊事皆可一筆勾銷。

什麽控欲啊,在他面前丟了也罷,他自己都管不住褲襠了,幾乎失態地挺著下體,隔著衣料往她腿間用力頂送,像是想用這杆粗肉把她架起來。

“你好急啊。”

她還有臉說人家,褲襠已經黏糊糊了。

“你除了我,還能用旁人,我除了你,沒旁人可用,自然急。”

這話聽著可酸。

酸就酸吧,她正念這口酸來開胃,再酸些也不怕。他有多酸嘰,便有多在乎自己,有多想重新開始。

還是那張古怪躺椅,人卻換了位置。公子衣衫半敞躺偎在下,軟綿綿宛若剛蛻變人形的白蛇精,皎皎月色打上胸膛,嫩白皮肉泛著晶亮。鳳兒不客氣,橫跨過騎穩了,俯身下去,舌尖挺挑慢掃,想把他滿身星碎卷入口中。

一反常態,公子這會兒頗有點任人宰割的模樣,絲毫不見從前那種想把人掰開揉碎、所有反應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架勢,被鳳兒騎在身下哼哼,嬌滴滴羞噠噠,比她還像個小姑娘。

看著更騷浪了!

被他風流相激出獸性,鳳兒活似小母狼,胡亂扯剝開彼此下身遮擋,扶穩肉莖懟到穴口,屁股緩緩向下用力,生吞至沒根。省略旖旎綿長的前奏,直接了當地操乾,跟他還未有過,滋味新鮮又刺激!

淫窟多日無人踏足,終迎欲龍入洞,撐開那一瞬鳳兒整個人登時飄忽,腿根打了半天閃,連連倒抽幾口氣才沒當場交代。

難得反客為主,她可不想現在就丟人,忙撐穩身子開始起伏套弄,越過緩慢研磨步驟,直接大開大合,反正足夠濕潤,不怕磨擠得穴肉痛,也能順手欺負欺負身下難得浪出騷媚的家夥,偏要夾得他想射又不好意思這麽快射,肯定好玩。

公子真好看,騷起來更好看!鳳兒不敢眨眼,色眯眯盯著他浪叫承歡的模樣,鉚足勁搖擺腰肢,拿小小赤珠頭撥弄龜冠鈴口,看他表情還能否再賤幾分,嘴裡嗯哼浪調能否再高幾度。

她撇出一點清醒去慶幸:虧得鬧這一回別扭,讓他心裡覺著虧了自己,惦記滿足與補償,否則不知猴年馬月才能見他這賤樣呢。

但凡是個男人,都扛不住龜頭受這等刺激。宮口吸吮,肉壁夾擠,又壓抑多日,公子下腹很快便生酸熱感,也看出這壞孩子故意為難他。早早射了,惹她笑話,堅持久點,爽利的還是她,兩頭不吃虧,小算盤打得精明。

公子哭笑不得,明知他不算持久的,這不是欺負他嘛!讓她痛快總好過自己交代得快,他只能拿出看家本事。

一手反伸向後緊緊扳著椅背,另一手插進鬢邊揪緊一抓青絲,腰身顫抖,背脊輕拱,鳳目半眯,眉心微蹙,舌尖探出粉唇邊一掠,門齒微微咬點下唇再一松,長長一聲輕吟婉轉過,嬌顫動靜兒從齒縫裡綿綿飄出來。

“好孩子,饒了我,受不了……”

溫柔刀子一出,滿盤皆輸。

這聲求饒出口即成魔咒,飛入耳道直衝四肢百骸,鳳兒頭皮一緊,脊柱一麻,腰腿仿佛不是自己的,全不聽她使喚,前後畫圈又快又重抽套,把極樂肉丘陵抵在龜冠下方使勁兒剮蹭,嘴裡嗚亂淫叫聽不清個數,腿根因過度發力隨時可能抽筋,卻無法自控繼續加重,終至癲狂臨界!

眼眶和下體同時失控,各湧各的水,哭腔也憋不住了,摻在呻吟聲裡躥出喉嚨。

見她差一步至情癲,自己還能撐一陣,公子滿意得很,收了妖媚神通回歸常態,剛想起身攬她入懷抱抱,卻被她鉗住雙手死在胸口無法動彈。

“我不要自己…我要一起…一起…”

以為她色欲亂神,公子嘴裡還挑逗:“一起什麽?告訴我。”

鳳兒沒回答,騰出一手探至交合處,抹上滿掌淫汁揉上卵袋。又癢又麻,公子享受得緊,任由她小手章法全無地揉捏玩弄,叫出她愛聽的動靜。

哼一聲,她一哆嗦,再哼一聲,穴都緊了,好玩,且爽!

爽是有代價的,待公子發現已太遲!卵袋上小手揉得正投入時忽然松開,就著濕滑溜到後庭口,僅戳了兩戳,便毫不猶豫擠了進去,毫不客氣抽插翻攪!

猛烈酸癢猝不及防,擾得公子渾身軟到徹底,想掙脫卻發不出力氣,心裡暗叫不妙。

“壞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