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8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三】

「走啦!」

「出發出發!」

鬧哄哄的隊伍往前行進,經過東廂房時,黎莘忙蹲下了身子,等著腳步聲漸趨遠離,才又貼在了窗前。

安靜了。

黎莘舒了一口氣。

她摸著玉牌坐到了床榻邊緣,剛想躺下去休息,那陣熟悉而喧鬧的人聲忽而捲土重來。

她猛地直起身子,顧不上穿鞋,衝到了窗子前。

四人又背著大包小包回來了。

若是遇到了什麼事,導致不能野營,黎莘尚且還可以理解。

但是他們面上的神情和出門時一般無二,細細聽來,言談間甚至還在討論要在什麼地方安營扎寨。

可這不是野外,這還是老宅的內院。

黎莘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不停的繞圈圈,出門,回來,出門,回來,彷彿被上了發條的木偶,機械的重復著同樣的動作。

清冷月輝之下,他們的笑容彷彿凝滯在了臉上,空洞,僵硬,就像是貼在人皮上的笑臉面具。

黎莘緊緊攥住了玉牌,蜷縮在角落裡。

她開始嘗試呼喚系統:

「系統,系統,我究竟需要做什麼任務?」

她真是受夠了這詭異的世界。

系統冰冷的機械音一如既往:

【系統正在升級中,請稍等】

黎莘欲哭無淚:

「你倒是給指條明路,是死是活也得讓我清楚點。」

【系統正在升級中,請稍等】

不留情面。

黎莘無可奈何的放棄了詢問,轉而拿出手裡,給滕然發送信息。

她不敢打電話,生怕他在做什麼重要的事。

想當然的,她現在等不到回復。

黎莘長嘆了一聲,垂頭喪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回床榻邊坐下。

睡一覺吧,醒來就好了。

————

次日清晨。

黎莘一夜無夢,但睡的並不怎麼踏實,總是迷迷糊糊的聽見有人在屋外說話,似乎想進來,卻被什麼東西阻擋住了。

她睜開眼時,滕然並不在屋內。

手機上發給他的消息仍舊沒有回復,她頭疼的按了按眉心,躊躇再三,還是撥通了他的電話。

不在服務區。

黎莘接連打了幾個都無法接通,心裡不覺空落落的,瀰漫了無名的陰影。

如果連滕然都不在,她就真的只是一個人了。

屋外鳥鳴清啼,黎莘換好衣服推門出去,院子裡空無一人,但日光溫暖,一派祥和靜謐。

壓根瞧不出晚上的怪異。

她佇立良久,呼吸了幾口清鮮的空氣,剛想回屋,便聽見西廂房的門被人推開了。

郝安安走出來,神清氣爽的和她打了個招呼:

「莘莘,你今天怎麼起這麼早,我都沒聽見你起床了。」

黎莘愣了愣,乾笑一聲:

「可能是我動作比較輕吧。」

郝安安不疑有他,點點頭,視線下移至她雙腿:

「對了,你今天腿還疼嗎?」

由於黎莘穿著長褲,她不知她傷口的恢復程度。

黎莘摸不透她腦袋裡的是哪天的記憶,就模稜兩可道:

「好多了。」

郝安安輕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你昨天摔的那麼厲害,大家都很擔心的。」

……果然。

黎莘抿了抿唇,勉力忍住心中的不適感,強顏歡笑道:

「我沒事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