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5章
特別篇•陰緣【四十】

她想好好的和滕然解釋自己的意思,可惜不等她開口,滕然就搶先截住了她的話頭:

「你不討厭我?」

黎莘嘆一口氣:

「不討厭你,可是……」

滕然聽見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沒有再給她說下一句的機會:

「那就行了,吃飯吧。」

黎莘忍不住抗議:

「你這人,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我的意思是,咱們這樣太親密了,不太好。」

滕然一挑濃眉,反問道:

「為什麼不行?」

黎莘一懵:

「我們……」

什麼關係都不是吧?

當然這句話她沒有說出口,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小心為上。

「你不會想做我男朋友吧?」

她歪了歪頭,開玩笑似的打趣道。

她說這話本就不是真心,只以為滕然是因為昨晚的事才如此作態,可是讓她始料未及的是,滕然沒有否認。

他甚至煞有介事的沈思了幾分鐘,然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好。」

黎莘:「……」

好你個錘子!

她一把甩開他的手,狠狠剜了他一眼:

「就知道說胡話。」

滕然聞言,輕嘆一聲,眼中不覺流露出無奈之色:

「我是認真的。」

黎莘吐了吐舌,對他扮了個鬼臉:

「我信你個邪。」

她壓根沒覺得他會認真,即便他再純情,都9012年了,還會有這麼耿直的男人嗎?

不存在的。

滕然揉了揉眉心:

「信不信由你,我說到做到。」

他語氣如此堅定,倒讓黎莘來了興致,她上前一步,用指尖戳了戳他結實的胸膛:

「你才認識我兩天,連我是什麼樣的人都不清楚,就敢口出狂言嗎?」

滕然握住她纖細的手掌,在她怔忪的目光下,輕揚唇角,一字一句道:

「我早就認識你了。」

「上輩子。」

————

黎莘被拉進屋子里的時候還迷迷糊糊的。

她反復斟酌著滕然的那句話,越想越覺得,他是在開玩笑。

上輩子,可能嗎?

她上輩子不知道在哪個世界快活,或是在哪個世界受虐,從來也沒見過他。

莫非,他說的上輩子,根本不是指她,而是原身?

那他怎麼會有前世的記憶,一開始為什麼沒把她認出來?

她現在的大腦像極了十萬個為什麼,滿滿的都是對滕然的疑問,偏他已經緘口不言,恢復了先前的沈默寡言。

加之其他人都在場,她更不好多嘴。

進門之前,滕然和她有過短暫的談話,事關前一晚。

「你要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他叮囑道,

「有些事,以後我會告訴你。」

黎莘沒有拒絕他的提議,只是心中頗覺古怪:

「昨晚你離開的時候,我找過他們,但是他們根本聽不見,而且門都被反鎖了。」

滕然略一頜首:

「我知道。」

黎莘撇撇嘴:

「你什麼都不知道,就是什麼都不說。」

滕然點了點她的額心,動作輕柔,眼含笑意:

「你很快就會明白的。」

黎莘拍開他:

「昨天我已經這樣了,我就不信今天他們不走。」

就算孔嘉文和高子毅願意留下,武蕊昕和郝安安也鐵定忍不住的。

滕然輕瞥了那房門一眼,目光幽深:

「他們不會走的。」

或者說,走不了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