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4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九】

黎莘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回去的了。

睜開眼時天已大亮,烈日當空,讓素來涼爽的老宅都多出一絲燥熱。

她渾身上下都軟塌塌的,稍微動一動就扯到傷處,腿間酸疼,後背刺疼,就連後腦勺都起了個腫包。

要多淒慘有多淒慘。

更慘的是,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她胃里空空如也,什麼都沒剩下。

「咕嚕嚕——」

肚子十分應時的發出了抗議。

黎莘無力的摸了摸乾癟的小腹,扶著床邊坐了起來。

身上已經被人沖洗過了,套上一件寬松的男式T恤,她腿間空蕩蕩的,沒有穿內衣。

嗯,沒記錯的話,她的內褲已經被滕然撕成破布了。

正當黎莘煩惱著要怎麼「真空」出門,到隔壁拿回自己行李的時候,房門吱呀一聲響,滕然推著一個她無比熟悉的箱子走了進來。

恰好和黎莘來了個對視。

他怔了怔:

「你醒了。」

黎莘抓了抓頭髮,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便有意躲避他的視線:

「嗯……」

她把目光落在行李箱上,

「這是我的箱子嗎?」

滕然輕輕頜首,推著箱子放在了床榻邊緣:

「我想你應該要換下衣服。」

他閉口不提昨晚發生的事,倒讓黎莘輕鬆了一些。

黎莘笑了笑:

「我正想自己去拿呢,多謝啦。」

她故作語氣輕快的模樣,伸手去夠行李箱。

滕然幫著她一起打開,眼見她從箱子里拿出兩件單薄的蕾絲內衣,腦中就不自覺的閃回了昨晚的畫面。

他呼吸微滯,倏的直起身子,啞聲道:

「你先換衣服。」

音落,就迅速的轉身離去了。

觀其背影,頗有幾分落荒而逃的狼狽。

————

黎莘洗漱收拾完出來,直覺身體恢復了一些,亟需食物補充能量。

結果一打開門,迎面就看見滕然像塊木頭似的,頂著太陽站在門口,眉心緊蹙,不知在想些什麼。

她躊躇片刻,還是輕拍一記他的肩膀:

「不吃飯嗎?」

房裡的時鐘告訴她,如今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半了。

滕然被她拍的一個激靈,如夢初醒,順手就牽住了她:

「我帶你過去。」

黎莘看著他無比自然的與她十指相扣,掌心乾燥而溫熱,不由呆了呆,語無倫次道:

「這,你,我。」

她費解不已。

滕然偏過頭,用疑惑的目光望著她:

「怎麼了?」

黎莘趕緊把兩人交握的手舉到他眼前,希望他能發現這個不妥之處。

不料滕然恍若未聞似的,將她的手按下去,平靜道:

「沒事就吃飯吧。」

黎莘:「???」

有事啊!有事啊哥!

她用腳來了個緊急剎車,逼得滕然不得不停下了前進的步伐:

「走不動我可以抱你。」

他以為黎莘是行動不便,便作勢俯身,要將她橫抱起來。

黎莘連忙按住他的手:

「不用,我自己能走,你突然拉我,怪彆扭的。」

雖說昨晚他們不得不「來了一髮」,但細細算起來,這才是認識的第三天罷了,未免過分親密了。

滕然聞言,薄唇輕抿,似不悅,又似失落:

「你不想看見我?」

黎莘未料他會想到這一層,當下哭笑不得道:

「你在胡說什麼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