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23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八】

為何她明知醫女是寧家之人仍放任她,甚至讓她留在昏迷的三皇子身側伺候。

三皇子,從來不是她捏在手裡的籌碼。

黎莘才是。

「母妃……為何……為何……」

她已經退的貼在石壁上,雙腿似是發軟,瑟瑟的讓她站不住身子。

盈妃捏住了她的臉,剎那間就換了一副面孔,方才的溫柔不過是曇花一現,這般冷漠,狠戾,才該是她面上出現的:

「寧家人當本宮是個蠢貨,只會使些低級的陰毒法子,皇帝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以為本宮不知曉那寧家的‘啞女’,就是他的孽種。」

她說著頓了頓,忽而又笑了,

「他們當本宮如此,本宮便做給他們瞧瞧,他們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實則不過是一群夜郎自大的蠢蛋,被本宮肆意玩弄。」

越說到最後,盈妃的嗓音便愈是低沈,濃郁的怨憤,恨意如同實質,讓人難以想象,她究竟經歷了什麼。

黎莘屏住了呼吸。

「要成大事,何必非得靠他們?」

她話鋒一轉,隱隱攜了幾分蠱惑,

「只要你將這個廢人殺了,從今往後,你便是本宮唯一的子嗣,本宮會讓你坐上這天下最尊貴的位置。」

「你不願麼?」

若黎莘不是黎莘,而是原身,只怕這時已嚇得神志不清,單單聽盈妃命令行事。

幸而,黎莘雖被這些真相炸了個好歹,卻不至於徹底喪失理智,反而還能示弱著同她拖延下去。

「母妃,」

她咽了咽唾沫,

「若我當初,隨了寧家人呢?」

要知曉,一開始她是同寧舒曜坦白所有的,甚至公然與盈妃作對,這一切的一切,她不信生性多疑的盈妃會原諒。

盈妃聞言就笑了。

笑的頗有幾分輕狂傲慢。

「區區寧家,一個國公之位罷了,真能讓本宮懼怕?」

她輕蔑的望著黎莘,

「你可知曉,站在寧家身後的是誰?」

黎莘連連搖頭,表示不知。

盈妃側過身去,從發髻上緩緩抽出一根細長的珠釵:

「當今天子。」

轟的一下,黎莘大腦又開了花。

這些消息太過駭人,而且是接二連三的轟炸她,饒是她心志沈穩,也難免白了面色。

盈妃,究竟是什麼人?

「本宮懼的不是寧家,是皇帝,然而即便是皇帝,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處置本宮,你當為何?」

大抵是隱藏了太久,在「叛離」寧家的黎莘面前,盈妃難得的說了許多,

「但凡他敢傷本宮一根寒毛,他的龍位,就坐不穩了。」

黎莘深吸了一口氣:

「母妃,這是何意?」

盈妃直視著她的雙眼,緩緩的俯下身子:

「他有的,我赫連家,也有。」

當初他奪天下,靠的是金戈鐵馬,她暗中布線這些年,論兵力,並不怵這所謂皇家。

音落,她就把那根珠釵放在了黎莘的掌心:

「殺了他,抑或是自我了斷,你若聰明,就得知道該怎麼做。」

黎莘慢慢捏緊了手中珠釵。

盈妃退後一步,就那麼平靜的望著她,唇角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彷彿勝券在握。

黎莘扶著牆站了起來:

「母妃,說的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