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22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七】

刺客一事過去後半月,黎莘手臂上的傷已結了痂。

然而箭羽離弦時雖偏了方向,卻終究是寧舒曜使了力出來的,要想痊癒,並不容易。

起碼這些時日,傷口仍在隱隱作痛。

轉念想想,這大抵就是懲罰吧,不管如何,她也是從各種意義上傷透了寧舒曜的心。

「傷可無大礙了?」

盈妃入的殿內,見她怔怔坐在桌前,不知想些什麼,便出聲打破了沈默。

黎莘撫了撫手臂:

「不過是皮肉傷罷了。」

盈妃瞥了她一眼,將唇一挑,嗤笑道:

「本宮竟不知,寧家那小子對你還有幾分情,捨得饒你一命。」

黎莘聞言,不覺抬眸望向她:

「他如此,母妃不歡喜嗎?」

她話中難免透出幾分譏諷,卻並不會惹怒了盈妃,黎莘這敢怒不敢動作的模樣,才是她想看見的。

她要的不過是一把刀,替她沾染鮮血,而不是一個孩子。

「你倒似本宮幾分,只不過終究年輕,太過優柔寡斷。」

盈妃居高臨下望著她,撕破臉皮之後,再沒那所謂的「慈母」作態,而是顯出本來面目:

「隨本宮過來。」

黎莘沒有反抗,默默直起身。

她想,是到了時候了。

盈妃帶著她入了密室,裡頭一如既往的窒悶,彷彿個暗無天日的牢籠,將所有秘密都禁錮起來,無人可知其中真相。

黎莘來到了那張孤零零的床榻前,見到了那位傳聞中的皇子。

像,的確像。

雖有男女之別,卻和她極為相似,只是一個輪廓分明銳利,一個攜了女子的柔美溫婉。

黎莘沈默了許久,再開口時,嗓音微微的透著啞:

「母妃,這便是……」

「你的孿生哥哥。」

盈妃在床邊坐下來,伸手輕輕握住了三皇子的掌心:

「他昏迷至今,不過約莫再過些日子,便能清醒過來。」

黎莘不知該如何回話,便問道:

「若他醒來,母妃打算如何處置我?」

盈妃面上的神情微微一頓。

黎莘緊緊的凝著她。

她嘆一口氣,松開他,似有眷戀的再瞥了他一眼:

「他不會醒了。」

黎莘一愣,不明所以。

這話不是前後矛盾麼?明明她上一句便是,他快醒了。

不等她明白過來,盈妃已轉了身,籠在黑暗下的面孔辨不清神色,唯獨一雙眼睛透著些許亮色。

這般場景下,就顯得格外詭異。

思考間,盈妃的一雙柔夷已輕輕撫上來,溫柔的攥住了她的:

「本宮只會有一個孩子,也只能有一個孩子。」

她將黎莘緩緩牽引至床榻前,讓她看著那個同她一母同胞的哥哥:

「若你想活著,便得除掉一個,可知曉了?」

黎莘悚然一驚,下意識將手從盈妃手中抽了出來:

「母妃!」

盈妃似乎是有所預料她的反應,並未驚訝,而是慢條斯理道:

「你同他生下時就從未見過面,因著他,你隱姓埋名,終不見天日,如今還要女扮男裝為他收拾殘局,難不成,你不恨他嗎?」

她咄咄逼人,一字一句皆戳到黎莘,或者說是原身痛處。

而黎莘步步後退,脊背冷汗涔涔。

她懂了,她全懂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