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02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五十八】

寧舒曜顯然沒料到他如此膽大,咳了一聲,驚坐起來:

「你……!」

黎莘笑著挑了挑眉,陪著她現如今的男裝打扮,還真多出幾分風流倜儻的瀟灑:

「怎的,這便被我嚇著了?」

寧舒曜怔怔不說話。

黎莘倒是理解,也不催促他,掀開簾子賞了會兒夜景,過了繁華夜市,黑洞洞的沒甚好看的,便轉回身子。

「你究竟,是何人?」

寧舒曜是當真迷惑了,先前當她是不知情的棋子,可她方才所言,竟像是甚都知曉的。

黎莘撇撇嘴:

「是可憐之人。」

鬼話!

她說自己可憐,寧舒曜是決計不信的,原來還能當七分真,現下是一分不剩了。

「瞧瞧你,神色這般凝重,倒像我是個惡人似的。」

黎莘笑起來,在他眉心輕輕一點,

「你好生想想,我這枚暗棋,能不能助你,你身後之人,圓了心頭所想。」

她自然不敢妄自大話,一開始行事謹慎,多是因為初來乍到,事事都一頭霧水,難分敵我。

——雖然如今好不到哪兒去。

盈妃拿她做卒子,寧舒曜那頭,估摸著也要拿她做文章,兩邊都不懷好意,倒不如選個瞧的順眼的。

起碼她之於盈妃而已,是能隨時棄下的卒子,而寧舒曜嘛……

「晚間我宿在正屋裡,可好?」

她眯起眼,身子輕輕靠過去,在他耳畔輕聲低語。

只是話語之間,曖昧纏綿,撩撥的人心間一熱,渾身都暖了起來。

寧舒曜眉心都緊緊擰在一處:

「你分明告訴我,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滿嘴謊話的小騙子,當她是無辜可憐的,原是個內裡黑的,虧他還疼惜她處境。

「那你幫我記記?」

黎莘嘻嘻笑著,絲毫不覺自己有多膽大。

寧舒曜啞然無言,重重哼了一聲,偏過頭闔目,閉上眼養神去了。

只不過黎莘的話語到底在他心頭留下了痕跡,思來想去間,憶起那晚春宵一刻,他腦中自然而然浮現了某些畫面。

他呼吸一滯,猛的睜開眼,驅散那些讓人眼紅心跳的畫面。

回過神來,卻發現黎莘正托腮盯著他。

寧舒曜不免熱了耳根,好在天色昏暗,黎莘大抵是瞧不出來的。

「王妃,」

黎莘細細觀察了他半晌,忽而開口喚了他一聲,

「看你這模樣,在想壞事呢?」

她狡黠一笑,眉眼間還透著絲揶揄。

寧舒曜下意識的就反駁她:

「我不曾想你!」

嗯?

嗯???

此話一出,二人怔愣片刻,反應大不相同。

黎莘拍著腿直笑:

「不打自招,說的便是你了。」

寧舒曜又惱又窘,暗暗啐了自己一口,抬眸瞪黎莘:

「與其說我胡思亂想,倒不如說你淨說些似是而非的話。」

黎莘給他做了個鬼臉,吐著舌道:

「口是心非。」

寧舒曜氣的伸手要抓她過來,黎莘就身子往後仰躲他,兩人一錯身,黎莘滑溜的像條泥鰍,鑽到另一邊去了。

她身上塞了這麼多夾物,虧的她能如此靈敏了。

寧舒曜撲了個空,背後就是一重,原是黎莘壓了上來。

她勾住他脖頸,輕聲道:

「倒不如省點力氣,留著晚上‘胡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