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03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五十九】

寧舒曜下馬車時,耳根紅的通透。

好在天色昏暗,其他人也並未發覺他的不對,只是翠映疑惑的瞥了他兩眼,欲言又止。

黎莘先回了書房,寧舒曜便回屋洗漱。

待身上的偽裝都取下來,他坐在銅鏡前,望著披散了頭髮的自己,一時恍然。

翠映見他神色不對,便輕聲問道:

「公子……?」

寧舒曜沈吟片刻,對她道:

「你先退下。」

翠映愣了愣,雖心中疑惑,到底不敢違背了他的意思,垂首乖巧的退下了。

寧舒曜摸了摸自己的長髮,心念一動,忽然拿起木梳,將滿頭青絲盡數輓了起來。

他從妝龕的最底部取出了塵封已久的發冠,束起發。

他雖時常恢復男子打扮,如此正經的卻是第一回,他也摸不清心中的想法,總覺著那份迫切,更逼近了一些。

換好衣衫,再走向鏡前,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傾城容色的美人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白衣玉冠的翩翩公子,他觸了觸自己的面龐,揚了唇,輕輕一笑。

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輝光。

這一幕,恰好讓推門而入的黎莘瞧了個正著。

說來也巧,今日是要吃藥的日子,她正尋思著拿了藥來,讓寧舒曜替她看看,是否攙了別的東西。

否則每回吃下去,嗓子都和火燒火燎的一般,疼的緊。

她真擔心自己有一天就被毒啞了。

她也不曾料到,她會碰上這副畫面。

兩人目光相觸,俱是怔怔一愣,黎莘手裡的藥瓶子啪嗒一下摔在地上,黑乎乎的藥丸子滾落了一地。

「你——」

寧舒曜見狀,張口欲言。

「等等!」

卻被黎莘一個手勢剎了動作,緊接著,他就見她把門往內拴了,提起寬大的衣衫,蒙頭衝進了內室。

他蹙了蹙眉,不覺蹲下身子,拾起地上的藥丸子來。

方才黎莘的嗓音有些似男似女的怪異,應當是吃藥的時日到了,只是不知,她緣何要拿到這裡。

說起這變聲的藥,他頭一次嗅到時就猜到了盈妃的心思,若黎莘再吃上個半年,也就真成了啞巴。

前不久,他藉著拿她衣物的光景換了一回,雖有些壞嗓子,總不至於讓她啞了。

也是那時他摸不透她身份,抱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出了手。

出神的工夫,黎莘又提著裙擺從內室衝了出來,風風火火的,面上的水漬還沒乾。

「你火急火燎的,就是為了更衣?」

寧舒曜直起身,不免好笑。

她已將一身的累贅褪了去,面上妝容也洗的乾乾淨淨,露出一張白嫩的小臉,儼然是個清麗的美人兒。

可惜一開口,嗓子就壞了事:

「我……哎呀,這嗓子,又來了。」

她抱怨的撅了撅嘴,容顏生動,透著少女的嬌俏。

寧舒曜骨子裡還是個男人,她這副情態,不免就比男裝時讓人心旌動搖,更惹他憐惜。

當初可不是被她這般迷惑了,一步錯,步步錯。

他倒了一杯茶水給她:

「喝了潤嗓,不然我聽著彆扭。」

黎莘衝他哼一聲,手上卻不客氣的接過來,一口飲盡了。

登時喉間一陣清涼,舒暢無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