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62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四】

撐著妖獸骨骼離開前,黎莘猶豫著看了一眼地上的烏鷲屍體。

最終還是俯下身,把它拾了起來。

在還未確定能不能找到食物前,靠這個還能頂一頂。

她並不熟悉這片叢林,不管是她還是原身,從小都被幽禁在黑屋子里,終不見天日。

如果黎莘是在原身死時接管的她的身體,或許她會更樂觀一些。

然而她現在跟著原身一起過了十餘年,無盡的黑暗已經徹底侵蝕了她的心靈,她的痛苦不是一個人的,是雙份。

沒有瘋,已經是奇跡的。

系統曾詢問她是否需要清除負面情緒,她沒有選擇此時此刻,而是選擇在結束本世界任務之後。

她需要這份恨。

帶著渾身的傷痕,前行都成了艱難無比的事,每走兩步,身體都是鑽心的疼。

甚至於在幾步路以後,她胸口翻騰發悶,猛的嘔出一口瘀血。

這樣的痛苦讓她刻骨銘心。

黎莘咬緊的牙關,在心中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會讓那些所謂的「父母」「族人」,將她受過的苦盡數經歷一遍。

她以極緩慢的速度向外走,時間流逝的飛快,轉眼間天就暗了下來。

而她筋疲力盡,卻在這幽深的叢林中迷失了方向,放眼四周,只有參天樹木和灌木叢,沒有一點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

黎莘咽下喉中的腥甜,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暮色虛攏,叢林中的獵食者逐漸顯出身影,她渾身上下都是腥味,而且基本是個殘廢,遇上體型稍大一些的妖獸,壓根沒有反擊之力。

她體內沒有元素力量,不能像大陸上的其他人那樣修行。

除了……毒。

這個將她置於深淵的罪魁禍首,如今卻成了她唯一的保命工具,何其諷刺可笑。

一路上,黎莘想了很多種可能,也許她會僥倖的在夜晚活下來,獲得多一天的機會。

也許她就會命絕於此,淪為妖獸的口糧。

她迷迷瞪瞪的想著,身體完全是麻木的向前走,已經疼的沒有痛覺的,只能一步又一步,踩在地上,宛若刀尖起舞。

索性,天無絕人之路。

當黎莘注意到周圍那些猙獰的視線時,她面前隱隱約約的出現的一片陰影。

依稀是某種建築,雖然破敗的,但勉強可以遮風擋雨。

她疲軟的身軀瞬間被某種力量充盈的,加快的速度,榨乾身體的最後一寸力量。

近了,更近了。

黎莘看見了那片廢墟,門前破敗不堪的堆積著大量的碎石,枯枝藤蔓爬滿了石壁,只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她同時聽到的身後窸窸窣窣的聲音,黑夜中,一對接著一對,密密麻麻睜開的幽綠瞳孔,全然圍堵的她的退路。

鬼面幽狼。

她緩緩的靠近廢墟,狼群也從灌木叢中露出了尖銳的獠牙,口涎冒著熱氣,從它們的嘴角淌落到地上。

但它們只將她逼到洞口,就止步不動,似乎是在懼怕著什麼,謹慎的站在那條分界線之外。

「嘶嘶嘶。」

不知何時開始,石壁上的「藤蔓」蠕動的起來,發出讓人戰慄的吐信聲。

黎莘猛的回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