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50章
痴漢小文鳥【四十四】(H)

溫熱緊致的內壁富有彈性,方才還讓人寸步難行,這會兒已經略略放鬆了一些,讓兩人都有了喘息的空間。

只是這樣的姿勢終歸是難受的,黎莘輕輕攀著他的肩膀,在他耳際道:

「換個位置。」

她疼的狠了,這時已經不想再動彈了,換白啾啾做主力。

他正是躍躍欲試的興奮段,聞言自然求之不得,將玉莖抽出來,牽連出一抹晶瑩絲線。

黎莘下身的小口微張,隨著她的小腹不自覺的翕動著,更像是無聲的邀請,亟待他的再次進入。

白啾啾喉頭一陣乾渴。

他忽然明白了人類為何對交配樂此不彼,這的確是一件讓人感到十分快活的事。

身下橫陳了赤裸女體,纖腰款款,呈現出裊娜姿態,是與男人截然不同的豐潤和柔美。

白啾啾俯身上去的時候,恍然有種自己成了電影中的男人的感覺。

她的身子軟綿,柔若無骨,全然的包裹著他,手臂也纏上了他的頸項,兩人的身體密密貼合,沒有縫隙。

微沁的汗水粘膩,附在摩擦的皮肉上,於撞擊之中發出膠著的聲音。

遠遠瞧去,黎莘雙腿屈起,腿間嵌著男人緊窄的腰胯,花瓣似的貝肉牢牢包裹著粗碩的玉柱,來回抽動間裹挾出濕滑水色。

淫靡至極,卻因為兩人的身體都賞心悅目,愣是碰撞出奇異的美感。

最原始的結合和律動,靈與肉之間的交融。

時間久了,黎莘的疼痛逐漸遠去,殘留的便是逐漸升騰的快感,小腹火燒一般,熱意湧動,久燃不息。

白啾啾的額際掛了汗珠,順著臉龐的輪廓蜿蜒而下,恰好掛在了下頜的位置。

待黎莘迷離著眼望過去時,心中不由湧現出一句話。

果然只有這時候才像個男人。

他平常就是個大男孩的模樣,甚至還要在懵懂單純些,興許是沒有被人類世界的煙火氣熏染,眼神還乾淨的像不問世事的少年。

當然,如果他能稍微收斂一點,不要天天拉著她喊著要交配,她會更開心的。

黎莘暈暈乎乎的想,鼻腔中已經充盈了他身上的味道,不是初聞時香甜濃郁的巧克力味了,而是更為醇厚,近似於焦糖和咖啡的混合體。

白啾啾托起了她的腰肢,看著她圓潤的肚臍眼被拉的修長,腿內側的嫩肉伴隨著抽動輕微顫抖,原本凹陷的一條細縫,現下都撐的鼓鼓的,像一圈附著在玉莖上的黏膜。

他撞擊的速度漸漸加快,如雨打芭蕉,發出羞人的蜜水聲,和著黎莘或輕或重的呻吟,浸入骨髓的銷魂。

小腹直起一陣酥麻,猶如電流竄向四肢百骸,他莫名變得迫切,動作更猛更烈,彷彿是在本能的攀登著某處高峰。

近了,更近了。

就在白啾啾快要觸摸到頂點的剎那,黎莘先一步撐不住,揪著他的胳膊,整個身子都緊繃住了。

一股熱流從她體內湧出,連帶著原先溫柔的內壁驟然緊縮,緊緊的卡住了馳騁的玉莖。

白啾啾猛一咬牙,用力往前挺身,整個人都松了下來。

他喘著粗氣,低下頭吻住黎莘。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