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49章
痴漢小文鳥【四十三】(H)

本以為白啾啾會及時過來查看她的情況,然而現實十分殘酷,白啾啾幾乎是同時和她一樣慘叫了一聲:

「疼!」

嗯,叫的比她還響。

如果不是體內的異物依舊雄赳赳氣昂昂的杵著,她幾乎要以為自己把他的小小啾給坐斷了。

「你叫什麼叫……」

黎莘一臉黑線的望著他,竟然覺得身上的疼痛不是那麼深刻了。

白啾啾的臉擰巴在一塊,聞言才緩緩抬起眸看向她,眼裡竟然還含著兩泡淚:

「夾的好疼。」

不可否認,進入的瞬間是暢快的,有那麼一瞬間白啾啾渾身都飄飄然,如墜雲端。

但是下一秒,過於緊致的推擠感就帶著他下了地獄。

黎莘作勢要從他身上起來,她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好不容易到手的雌性,白啾啾哪能輕易放過,見她隱含了怒意的動作,趕忙伸手拉住她,向下一拽。

黎莘還未全部抽離,就被迫又跌坐了下去,甬道被重重一撞,疼痛伴隨著輕微的快感,說不出是享受還是受罪了。

反觀白啾啾,竟然輕輕的低哼了一聲,原先緊皺的眉舒展開,雙眸輕眯,似乎回到了飄飄然的狀態。

好像……又舒服了。

他不自覺的去細細體會,目光滑過雙頰微紅的黎莘,她發絲凌亂,身上衣衫不整,間或露出一抹春色。

兩條白嫩的腿分開在他身側,包裙滑下來,遮住了結合的部位。

他忽然反應過來,掀起裙子去看她:

「你疼不疼?是不是很難受?」

他分明聽見黎莘也叫了一聲的。

黎莘沒來得及阻止他的動作,就讓他看見了大腿內側的血漬,事實上,這還是她難得流這麼多血。

自作孽。

白啾啾心疼的摸了摸那片柔嫩的肌膚:

「為什麼人類交配還會流血呢?」

他無法忽視那抹殷紅,

「不做了,不能這樣,我弄疼你了。」

白啾啾實在於心不忍,只能咬咬牙放棄到嘴的肉,要把她從自己身上扶起來。

黎莘深吸一口氣,按住他的手:

「第一次都會這樣,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繼續下去,我還能稍微好過一點。」

她說著,擰著眉心,慢慢的抬起臀。

身下火辣辣的痛,說白還是她方才太過心急。

白啾啾扶住她的腰,將大部分力道放到自己身上:

「我來就好。」

他將腦中相關的記憶都蒐羅了一遍,套用電影男主角的方法,一點一點,溫柔纏綿的親吻她。

即便不知道如何讓她放鬆,他本能的動作多少舒緩了她緊繃的身體。

衣物從沙發上滑落下來,白啾啾的手掌按在她纖細的脊背上,鼻尖輕貼著她的肌膚。

灼熱的玉莖小幅度的在甬道中研磨,試圖讓它適應自己的存在。

白啾啾腰腹用力,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她身上,等到她面上的表情松快了一些,就稍微加大了一些動作,緩緩的抽動起來。

他長歪的耐心大概也就在這時發揮了作用。

粘滑濕軟的貝肉被分於兩側,當中潛藏的珠蕊也漸漸探了腦袋,如同微綻的嬌花,初顯艷麗姿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