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70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十二】

潔白的床單和灰不溜秋的黎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深淵本想直接為她療傷的,目光觸及她被灰塵布滿的頸項,又覺得牙齒泛酸,下不了口。

他忍了又忍,還是沒能忍住,提溜起她,把她往浴室里一放:

「我希望你好好沖洗下身上的泥垢,你臭的像一具腐屍。」

他的表情絲毫不加掩飾,深濃的嫌惡直刺人心。

換了原身估計是當真受不了這樣的侮辱,畢竟她是個女孩子,而深淵的外形來說,是很完美的男人。

但黎莘只當做耳旁風聽了:

「我沒有換洗的衣服。」

她低頭看著身上破爛的黑色鬥篷,嘆了口氣:

「你應該不想看見我赤身裸體的走在你身邊吧。」

不得不說,這話扎心了。

深淵沈默了兩秒,發現自己並不想讓這樣的狀況真實發生。

「你只要閉嘴,做好該做的事。」

他抿了抿唇,從錢袋里拿出幾塊元素石,一轉身就出去了。

不出意外的話,是給她買衣服去了。

黎莘聳聳肩,自顧自的關上了浴室的門,走到了水鏡的面前。

這裡的一切是由小小的法陣提供能量,用水凝聚為鏡,人走後取走元素石,法陣會自然關閉。

有點類似現代房卡的作用。

黎莘和原身從小到大都沒能真正的看過自己,除卻暴雨之時,她被囚禁的小屋漏了水,水滴在凹凸不平的地面積聚,她才能模糊的看到一些倒影。

而現在,一切都被映照的清清楚楚。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無可奈何的笑了:

「的確……」

醜陋。

她知道原身有一個好底子,黎家人多是男俊女美,她那所謂的「父母」,也有一副很好的皮相。

可是再好的底子也禁不起十幾年的磋磨。

她明明該是含苞待放的嬌嫩少女,身子卻枯瘦如柴,一層慘白的皮肉裹著細骨伶仃的架子,不到巴掌大的臉,彷彿只剩下一雙大的可怕的眼了。

更別提這雙眼還是詭異的銀色。

嘴唇是青紫乾裂的,面色是透著灰蒙的白,她的胸脯平坦的和背部沒有差別,肋骨清晰可見。

變形之路任重而道遠。

黎莘嘆了一口氣,把破破爛爛的囚服和鬥篷扔在地上,慢慢走入熱氣氤氳的水池中,小心的搓洗身上的污垢。

房門外,深淵很快回來了,手裡提著一件比布袋好不到哪兒去的長袍,雖然衣料上乘,卻做成了極簡單近乎簡陋的款式。

他的目光在屋內逡巡了一圈,沒有發現黎莘,徑直往浴室的方向走。

門沒鎖,他隨手一擰就開了。

正浸泡在水中,半闔著眼眸的黎莘受到了驚嚇,猛地一轉頭徇聲望去,雙臂下意識的護住的胸口。

她對上深淵的視線,不可置信:

「你在做什麼?怎麼能隨便闖進來?!」

深淵側了側頭,抓起架子上的毛巾,劈頭蓋臉的扔到黎莘身上。

「我沒什麼耐心,你最好盡快出來,或者——」

他話語一頓,忽然邁開步子,兩步就跨到她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細瘦的胳膊,

「我幫你出來。」

嘩啦啦的一聲響,黎莘赤裸著身子,整個被他提出了水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