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71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十三】

她就像一隻瘦弱的小雞仔,整個人蜷縮成了一團,瘦骨嶙峋,不堪入目。

黎莘雖然自認不是什麼矯情的人,但深淵此舉顯然過分了,她緊緊護住身上的私密部位,眼眶泛了紅:

「你混蛋……」

她咬著牙,身子不停的顫抖著,不知是因為寒冷還是怒火。

黎莘恨不得跳起來指著他鼻子大罵一頓,但是此時的狀況,根本容不得她那樣的動作。

深淵的目光滑過她佝起的脊背,一整條的骨痕清晰可見。

「我對乾屍沒有興趣。」

他嗤笑一聲,用毛巾胡亂的把她裹起來,只露出一個腦袋和細長的脖頸。

黎莘倍感屈辱。

這條死蛇,總有一天,總有一天,她會讓他後悔的!

她頭髮還濕淋淋的披散在腦後,又長又密,竟也沒出現枯黃的模樣,是她渾身上下唯一能看的過眼的。

深淵很懷疑,她身上所有的養分都用來滋養這頭黑髮了。

「聽著,我沒有時間耽擱在你身上,」

他隨手一撥,就把那頭長髮撥在了她肩膀一側,露出還沾著水珠的頸項肌膚。

「你要做什麼?」

黎莘裹著浴巾,準備回頭看他。

不料斜里伸出一隻手掌,將她的腦袋牢牢按住了,動作算不上溫柔,甚至還有些粗魯。

她瞪圓了眼,脊背泛起寒意。

而在她身後,深淵已經張開了嘴,兩顆尖銳的毒牙逐漸從潔白的齒間探出。

「你……!」

黎莘預感到不妙時,只來得及短促的尖叫了一聲,頸部就傳來了一陣強烈的刺疼。

她痛苦的咬住下唇,眉間糾出深深的褶皺。

深淵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和他的呼吸一樣冰冷,彷彿數九寒冬的凜冽之風,讓她渾身的血液都不由自主的凝固起來。

似乎有什麼東西順著他的牙齒滴落,融入頸部湧動的鮮血,再循環往復,傳遞到了四肢百骸。

黎莘不知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渾身是麻痹的,心臟幾乎停止了,手腳變得僵硬,直挺挺的繃著。

然而等那股冷意淡去,身體竟然又回了暖,甚至有一股熱意驅散了體內的寒冷,原本郁結隱疼的胸口也略略松快了。

她動了動手指,身體的感知在慢慢的回復。

深淵松開手,毒牙離開她的頸部,只留下兩個細小的血洞。

黎莘猛的吸了一口氣,瑟縮著轉過身。

正對上深淵竪起的金瞳。

他舔去了唇邊的血漬,舌尖鮮紅,深藍近墨的發絲散落下來,悠悠垂在頰邊。

原始的血性,殺戮的美感。

這些動作像是慢鏡頭,在黎莘眼中一幀幀的回放。

她竟然沒忍住咽了咽口水。

上一秒還恨不能錘爆他的頭,下一秒就不爭氣的被他的美色勾引,黎莘實在是恨極了這麼飄搖不定的自己。

但是……真的……太誘惑了。

好比有一個移動的人性荷爾蒙,就這麼大咧咧的在她面前晃悠來晃悠去,把她饞的不行,偏偏又吃不了。

燙嘴還有刺。

更別提她現在這破身子,估計沒開始就要散架了。

吃肉之路任重而道遠。

黎莘惋惜的咽下的口中嘆息,將視線從深淵身上收了回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